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被套路的姥姥6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345 2019.07.17 19:18

  游然这下问到了点上,春白立马苦着个脸说道:

  “……小姐你是忘了吗?是你要我去给方丈大师送饭的呀!”

  ……你别说,她还真给忘了……

  昨日方丈回房后一直没出过门,她才要春白去送了点清粥小菜。

  游然:“额……这确实个误会,先把她给松开吧。”

  只听耳边传来一阵嗤笑,像不小心碰到了一块鼓,闷闷的还有些回响,她猛地回头瞪了那人一眼,那人也不生气,只用弯弯的眉眼对着她,一副赖皮模样。

  庭中春白的绳子已经解开了,她正要退下,就听到燕赤霞在叫她,于是又折了回来。

  燕赤霞:“春白姑娘稍等,我想问问你,昨日进方丈房间时看到了什么?”

  对哦,差点忘了向春白打听方丈的消息,游然立即把注意力转到了案情上。

  就听春白回忆道:“嗯……昨日小姐命我去送晚饭,我便到后厨端了几道青菜和两碗粥,给方丈大师送去了。“

  “大概是什么时候?”燕赤霞打断她的话。

  “如果奴婢没记错……大概是申时。”

  春白略微思索了一阵,又补充道:“我去的路上还碰上了一阵小雨,便在屋檐下躲了会儿,不过并未耽误很长时间。”

  游然:猪猪,申时是什么时候?

  猪猪:按照古代的算法,申时应该是下午三点到五点之间。

  燕赤霞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于是春白接着说:“我进房的时候,看到方丈在与他的徒弟讲学,反正我也听不懂,把菜搁桌上就离开了。“

  游然:春白的话如果没问题,就说明方丈是在申时后死的。

  黑山老妖突然说话了:“那他的徒弟去哪儿了?为何今日不在场?”

  一旁站着的门房答道:“那位小师傅不知何时离开的,只留下一封书信,说是回山上去通知住持,来处理他师傅的后事。”

  黑山老妖:“饶是如此,那小师傅也该先通知府上再做打算呀……罢了,许是他太过情急一时忘了。”

  游然:“那春白先下去吧,换下一个人。”

  众人的视线便落到了下一个人身上。

  那是一个皮肤晒得有些黑的男孩,年龄约莫在十五、六岁左右,手腕虽被绑着,但身子却坐的很直,看起来十分老实。

  “你叫什么名字?”游然问道。

  男孩抬头看着她,过了一会才慢慢回答道:“我叫阿福。“

  “好的,阿福,”游然接着问,“你昨日为什么会去方丈房里?”

  阿福听完了她的话,把脑袋一歪,慢吞吞地吐出几个字:“去,找姐姐。”

  燕赤霞:“那你是什么时辰去的?”

  阿福又把头一偏,但这次他皱着眉头,好像无论如何都记不起,最后居然哈哈大笑起来,弄得众人云里雾里。

  这下游然算是看出来了,这阿福就是个傻的。

  “阿福!”

  此时人群里冲出来了一个女子,她扑到阿福身旁一把将他搂进怀里,阿福才逐渐恢复正常。

  游然一看,她不就是刚刚在方丈院里,被众人嚼口舌的那个女子嘛!

  “想必你就是阿福的姐姐了吧?”燕赤霞问道。

  那女子点点头,泪眼婆娑地说道:“没错,我叫小桃,阿福是我弟弟,他是听到后厨吩咐我去给方丈送茶水,才想着去找我的,他和这件事无关。“

  她哭的时间太长,眼睛都肿成了桃子,不过还是能从她身上看出一种柔弱的娇美,也难怪有人骂她“狐媚”了。

  游然都要被她哭的心软了,燕赤霞却还是冷冷地问道:“你弟弟去方丈房中找你,为何你弟弟被侍卫看见了,你却没有?”

  她摸了把眼泪说道:“因为奴婢……最后没有去方丈房中。”

  “奴婢在去的路上,临时被春白姑娘叫走了,说院里的昙花很快就要开了,小姐晚上便要去赏,要我好生照顾着。”

  众人的目光又齐齐转向了游然。

  游然:我……我冤枉啊我,要赏花的那个是聂小倩,又不是我!

  游然看向了一旁的聂阡,心想:都是你的锅,还要我帮你背!

  由于府上众人只知道游小姐,不知道“聂小姐”,她只好讪笑着说:“确,确实有这么回事,不过我吩咐的是春白。”

  “春白?!你怎么转交给别人了!”

  好不容易退到后面的春白,又重新走了上来,不好意思地吐了个舌头:“小姐……那是因我昨晚有些腹痛,便随手从路上拉了个人顶替,也没注意那么多啦……”

  这次黑山老妖都看不下去了,“那就罚你三个月的月例,好好长长记性!”

  春白丧着个脸又默默退下了。

  燕赤霞一直在观察着小桃,判断她话语的真假,便问道:“你被要求送茶水是什么时候?”

  小桃思索了一下,谨慎的回答道:“约莫在酉时,因为正值太阳落山,茶水都被映的火红,所以奴婢深有印象。“

  游然和燕赤霞对视一下,都觉得小桃没有嫌疑,毕竟她去都未去过方丈的房中。

  见小桃的嫌疑洗清,地上跪着的另一个人连忙大声呼喊道:

  “还请小姐明查啊!这女人绝对是杀害方丈的凶手!而且、而且她还是那个吃人的妖怪!”

  吃人的妖怪?!

  此言一出,众人刚放下的心又都提了起来。

  游然定睛一看,认出此人就是之前指认小桃是凶手的壮汉。

  只见壮汉说道:“就因她是妖怪,所以来去无踪,侍卫才没看到她的!肯定是这样!“

  “啊,这么一说她不会真是妖怪吧!”

  “妈呀,我和她一间房住,会不会沾上什么邪祟啊!”

  “……”

  燕赤霞皱眉听着下面的传言越来越离谱,便大声呵道:“都安静!”

  等场间重新安静下来,他才转向那个男子问道:“你叫什么?昨晚又看见了什么?如实说来。“

  那壮汉已没有平日的气焰,身体抖的跟个筛子似的。

  “奴婢叫大牛……奴婢昨晚路过方丈房间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方丈的房里早已点起了蜡烛,我就看见方丈一动不动的坐在桌前,手里似乎拿着本书再看,”

  “奴婢也不敢打搅方丈,正打算走呢,就见他身后突然多出了个人影!那人影好像没有头,拿着条长长的带子就朝方丈脖子上一套!”

  “然后我就看见方丈被他提了起来,我……我就逃了!”

  游然急忙追问:“那你怎么知道是小桃干的?”

  那壮汉见她不信,急忙说:“我还没说完。”

  全场都静下来,等着他说下去。

  他的身上出了不少汗,便咽了个口水,喘息地说道:“我当时惊慌惧怕,但冷静下来一想,我大牛是谁啊?我大牛可是上过刀山下过火海的男子汉,要是这件事被传出去,我还有脸做人嘛我。”

  “于是,我又折了回去……”

  他这一转折,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我看见……她!”

  大牛猛地转向小桃,恨不得抽出手去指她。

  “我看见她从房里走了出来!那个身形就是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