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被套路的姥姥23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059 2019.09.14 01:41

  游然头痛地在床上滚了几圈,绝望地翻着白眼,觉得自己的脑门更秃了。

  她掰着指头思考着,进来了三个人,出去的也是这三个人,没有人被替换,也没有多出一个人,但心脏却在这个过程中不翼而飞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她用头有一搭没一搭地捶着床板,忽然想起来一个东西。

  信!那封死去的大弟子留下的信!

  如果大弟子是在方丈死后,就立即留下信件离开了,他为什么没有被侍卫发现呢?!

  游然立刻起身去找侍卫。

  游然:“方丈的大弟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你那天值班看到没有?”

  侍卫被她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愣了,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说:“额……他有没有可能是凌晨走的?反正到我早晨换班前,都没有见过他。”

  游然:“那好,你现在去帮我问问,跟你换班的侍卫和门卫有没有看到他出去过,回来立马告诉我!”

  ……她怎么才想到呢!春白的证词里提到过,她送菜的时候看到了方丈在给大弟子讲学。

  这说明案发之前大弟子曾待在方丈房里,甚至可能案发时也在!

  ……难怪第二日他死在了森林里,八成是因为他目睹了案发过程,被凶手斩草除根了。

  emmm……不过这样一来,凶手除了杀死方丈,还要把大弟子运到山上再杀害,听上去更不可能了啊!而且心脏的问题也没有解释清楚哇……

  哎,游然感觉自己的思路已经完全被这个新出现的大弟子给搅乱了,旧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就蹦出来了。

  她颓然地坐回到方丈的床上,有些想念那个人。

  如果那个小狐狸崽子在这的话,他会说什么?

  “……错了。”

  他估计会吝惜地吐出两个字,然后等着她来问自己原因……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狐狸崽子虽然不擅长破案,但是脑瓜很聪明,总是能找到她言语里的漏洞,从旁提点她……也不知道他现在回家了没有……

  好了打住!

  怎么还有空想别的?!快把注意力转回来!

  游然整顿精神,开始用一种新的视角来看待案子,她要把问题看得简单一些,最好是跳出这个框架,把自己当成一个局外人来看待。

  于是她找了张纸,开始简化并梳理。

  开头:院子里有两个人,一个方丈,一个大弟子。

  过程:有三个人依次进来,又依次出去,没有带走任何东西。

  结局:方丈死了,大弟子留下信件离开。

  游然仔细盯着手里的这张纸,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她拿着毛笔的手悬在空中,犹豫了很久,终于在纸上画了一条长长的横线,把“过程”删去了。

  因为她怎么看都觉得,“过程”与“开头”、“结局”没有直接的关系。

  在划掉“过程”后,她紧紧地盯着剩下的两条已知剧情,眉头皱了起来,而过了一会儿后,她的唇角逐渐勾起。

  “小……呼,小姐!”

  侍卫从外面匆匆赶来,他刚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游然交代的任务,现在正趴在门框上降低心率。

  他吸了一口气,正要汇报结果,就看见游然朝他做了个“嘘”的姿势。

  游然:“你先别说,我来猜猜。”

  “跟你换班的侍卫看到了大弟子离开,但是门卫没有看到,对吗?”

  侍卫惊讶地看着她:“……小姐你知道啊,那你还要我去问……”

  果然和她猜的一样,大弟子第二日清晨离开了院子,但是没有离开府邸。

  至于为什么只离开了院子却没离开府邸?她也不知道。

  她只是假设,假设他当时离开了府邸,那么从他离开到尸体被发现的十二个时辰里,他只走到了下人每日摘菜的位置,根据聂阡的说法:“十二个时辰他爬也该爬到山顶了”,可大弟子却没有。

  而且死之后打开了他的包裹,里面没有任何裹腹的食物,他靠什么撑过的这一天?

  所以最大可能,就是他一直在府内,直到突发了某种意外,才被人临时转移到了野外。

  游然:“那换班的人看到他时,他是不是带了其他东西?”

  侍卫:“没错,他背着一个黑色的包裹,大概是经文和随身衣物。”

  游然摇了摇头,不,肯定不是。

  三个人进来,三个人出去,没有带走任何东西,那么失去的心脏去了哪儿?

  不在院子里,她搜过整个院子,只发现了土里埋着的一些残破陶瓷片,那么……心脏只能是被人带走了,被原本就在院子里的第四个人带走了。

  大弟子借着处理方丈遗体的名义离开,却没有在第一时间通报其他人方丈的死讯,这本身就说不通,所以他背的包裹里八成不是经文和随身衣物,就是那个不翼而飞的方丈心脏!

  一旁的侍卫看着游然的神态从严肃切换到疑惑,又从疑惑切换到惊喜,在空荡的房间里显得格外诡异,不禁感觉背后冒起了冷汗。

  侍卫:“小,小姐你没事我就先出去了……”说着人已经跑出去了老远。

  游然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根本没有听见侍卫的声音,她刚才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此时心里如同打了胜仗一般。

  但是一个问题解决完,又会有新的问题到来。

  大弟子为什么要带走方丈的心脏呢?而他又是死在了谁的手上?……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游然感到真实的心累,因为要解答它们,就绕不开一个核心的问题——方丈的真正死因是什么?

  这个问题她总是想方设法把它排在后面,但也只有解决了这个核心问题,后面的一系列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真正的致死原因……不是勒痕,也不是心脏的大面积创伤……除此之外能是什么呢?这很奇怪啊,尸体不是会真实呈现出死者生前所受的伤害吗?可尸体上除了勒痕和心脏上的……

  等等!

  有没有一种可能!致死伤就在心脏上,但是凶手为了隐藏杀人手法,又对心脏造成了二次伤害?!

  他怕通过致死伤找到与他的联系,便重新伪装伤口的形状,干脆嫁祸给“吃人心的妖怪”,从而给自己脱罪!

  

举报

作者感言

风想玉珂

风想玉珂

大家中秋节快乐呀~~原谅我脑子不好了,又更的慢了一些,其实写到后期我也比较急,但是倒着推剧情真是太难了(´;︵;`)可能要边写边吃核桃了。

2019-09-14 01:4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