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被勇者套路的小魔王3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040 2019.01.23 00:57

  “……我的天,这些都是我的吗?我要幸福的昏倒了!”

  猪猪:“先别倒,尤乐丝还有专门放置配饰的房间呢,还有几栋专门用来堆放金币的房子。”

  “吼吼,我决定了猪猪!我要在死之前,把这里的所有衣服都穿一遍!”

  在衣帽间的尽头,有一颗巨大的宝石状镜子,游然走了进去,立马看到了360度的自己。

  “我……怎么……”

  镜中的少女有一头及肩的黑色长发和血红色的眼睛,头上有一对尖尖的红色恶魔角,手脚的指甲也是长长的红色,皮肤有些病态的白皙,五官和游然的前身有七分相似,但是相比游然英气的五官,则更偏娇俏可人的少女一些。

  “她和我长的好像啊!”

  猪猪:“我们读取了你原本身体的数据,在此基础上进行了适当的调整,所以才会像你。”

  游然微微转身,惊讶地发现自己屁股后面长出了一条黑色的,顶端呈三角的锋利尾巴。

  “猪猪!我长尾巴了!”

  游然新奇地控制着自己的尾巴来回摆动,但由于她还没有完全习惯,尾巴在镜子上划了几十条划痕,还把自己的裤腿划破了。

  “……不用等斐勒杀我,我自己都可以用尾巴杀自己了。”

  她琢磨着,怎么用布把自己这条杀伤性武器给包起来,但一想到尤乐丝高傲霸气的站在上面,后面一根包着拳头那么大纱布的尾巴,来回摇晃……

  唔,还是算了吧。

  “猪猪,我没有翅膀吗?魔王不都有翅膀吗?”

  游然疑惑的问道,她褪下了上身的衣物,看向自己的背后,在肩胛骨那里有两个小小的翅膀纹身。

  猪猪:“尤乐丝的本体是一只喷火巨龙,全身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鳞片,但在化成人形后,翅膀会缩小为幼年时期的样子,骨架变得非常脆弱,而且尤乐丝觉得翅膀伸出去靠着不舒服,衣物也摩擦的难受,所以一般不会把翅膀伸出来。”

  “好吧,我本来想试一下起飞的感觉呢。”

  游然瘪了瘪嘴,放弃了这个想法。

  突然她听见猪猪的声音变得有些严肃。

  猪猪:“请宿主注意,目标已经到达古堡附近,主线任务降临:偶遇斐勒,并救他回古堡。”

  “再次提示:请宿主尽快执行任务,目标人物血条正在急速降低,到达负值则自动认定任务失败。”

  “我的姑奶奶啊,拜托你下次提前点提示我啊!”

  游然连忙边穿衣服便朝门口跑去,然而一出门她就傻了眼,她住在古堡的顶楼,这里个世界没有电梯,也看不出任何能下楼的地方,加上尤乐丝喜欢独处,所以整层楼都没有可以询问的人。

  “……尤乐丝是要把自己困死在楼顶吗?猪猪!快帮我,我怎么下楼哇。”

  猪猪:……

  尤乐丝拥有强大的魔法,下楼自然不成问题,但是游然只是一个现代人,并没有继承任何尤乐丝的魔法能力。

  猪猪:“宿主不要慌,你跟着我念,人家念一句你就念一句。”

  终于在猪猪的帮助下,游然脑海中想着草地,口中完整的念出了瞬移的咒语,再睁开眼睛时,已经脚踏在青翠的草坪上了。

  “门呢?我家大门在哪儿哇!”

  游然突然降临到了地面上,附近有看见她的仆人,立马匍匐在地,颤颤巍巍的低下头。

  游然:……尤乐丝平时是有多凶,别人看都不敢看她。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游然一下拍醒自己,反派爸爸还等着自己救呢!

  当好,游然的脑海内突然出现了一份GPS地图。

  游然:哇,猪猪我爱你,反派爸爸等我!

  游然本想狂奔向大门,但是一想到要维持尤乐丝高冷的人设,只好改为大跨步的前进。

  遥远可见,高耸的黑色大门上爬满了娇艳的紫藤花,太阳在隐没的最后一刻,向天空抛出了余下的金黄,月亮在太阳的背后,交错的升入苍穹,散发出昏暗的银色光芒。

  就是在这样的瑰丽背景里,失血的少年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少女,他的眼里有血,所以染的眼里的少女也是血红的。

  她高昂着头颅,红色的恶魔尖角好像给月色点了一把火,身后的尾巴隐藏在暗夜里,一下一下缓慢的击打着空气,像他迎来最后通牒前的倒计时。

  他看着少女煽动的唇瓣,但是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昏了过去。

  ……

  新的一天,温暖的阳光重新洒满人间,但是魔王的森林依旧昏暗,参天古树屏蔽了所有的天空,只投下冰冷的黑影。

  斐勒在这样暗无天际的森林里一直跑啊跑,他的状态很不好,本就没处理好的伤口因为奔跑重新开裂,浓重的血腥味还引来了潜在的野兽,但他不敢停下脚步,野兽粗重的呼吸声就在周围,只等他停下就会将他撕碎。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前面的小树丛在发光,难道是森林的出口?他想也没想的朝那处奔了过去,冲出去的瞬间,视线刹那被光明所充斥。

  斐勒觉得脑袋好像灌了铅似的沉重,挣扎了好久才逐渐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啊。”

  他的视线依旧有些模糊不清,但急速的朝着声音的所在伸出右手,扣住了对方的咽喉,这是他在家族里锻炼出的本能,因为他一旦放松警惕,就会被其他人危及生命。

  然而他昏睡了一天一夜,到底还是虚弱不堪,很快就被人扯开,一堆拳脚相向。

  “我就说吧,他能被人扔进魔王森林,能是什么好人?”

  “对,就是个狼崽子。”

  ……

  斐勒勉强撑起身子,终于看清了自己的所在。

  这是一间简陋的木屋,房内堆满了草垛,地上还放着一盆血水和被染红的毛巾,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虽然还是破烂不堪的白衬衫,但是有伤口的地方明显被清洗并处理过了。

  “算了,这不能怪他。”

  一个眼里含泪的女孩从一堆人中走了出来,她穿着灰色的布裙,揉着自己的喉咙,显然就是刚才被斐勒卡住喉咙的人。

  “艾丽莎,他差点把你害死,你还替他说好话。”

  听着周围的人打抱不平的声音,斐勒看向了人群中的长着雀斑的女孩。

  这是唯一为自己说话的人,也很可能是照顾自己伤口的人,在陌生的地方,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斐勒疲惫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流。

  “对……对不起。”

  “还有,谢谢你。”

  斐勒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以前在家族里他经常道歉,但还是第一次跟人说谢谢。

  艾丽莎明显的呆愣了片刻,她不知道斐勒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谢谢,但是看着浸在日光里的斐勒,如同降落人间的天使一样,阳光亲吻着他微卷的亚麻色头发,以及长长的睫毛,艾丽莎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周围的人见斐勒真心实意的道歉了,也就不好再说些什么,各自去做各自的工作去了。

  等艾丽莎回过神来,发现大家都走了,于是自己也准备离开木屋,但是斐勒叫住了她。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斐勒打算结交艾丽莎,觉得自己或许能利用这个女孩,更了解现在的处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