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被套路的姥姥22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047 2019.09.11 21:57

  第五日,游然在清晨的日光中自然醒来。

  她已经很久没睡的这么好了,不光是听了小桃演奏的缘故,还因为真相里关键性那一环,已经被她找到了。

  好了,现在案情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是该把思路重新理一遍了。

  游然伸了个懒腰,不紧不慢地起身,换上了一件薄荷绿色的裙子。

  她先去找了个小厮,说自己丢了贵重东西,要他把今日出府的人全部扣下,关入柴房,再自个朝着方丈的房间轻轻巧巧地走去。

  今日院前当值的正是方丈遇害那夜的侍卫。

  游然朝他点头示意,问道:“你平日一般怎么守夜?就站在门口?”

  侍卫见游然主动问他话,脸色微红地答道:“我们一共三个人,只有我守在门口,另外两个人以门为起点,朝相反的方向负责巡逻。”

  游然点点头,如果是这样巡逻的话,那晚来方丈院子的一共有三个人,分别是春白、阿福和大牛。

  春白不可能作案,大牛作为目击者也已经被她排除了嫌疑,而阿福……不好说。

  她接触阿福的这几天,发现他一点也不傻,反而很聪明。

  可要真是他杀人的话,会在可能的犯案时间里,留下自己出入过方丈庭院这么大的证据吗?

  他敢留下证据,要么是他觉得傻子的身份不容易被人怀疑,要么就是他故意这么做,好达成某种目的,而游然倾向于后者,他是故意的。

  不过还有一个之前一直被她忽视了的地方,那就是——在大牛的证词里,他最后碰到的那个从方丈房里出来的女人,究竟是谁?

  想到这里,游然问侍卫:“你确定那晚只有三个人从院子里出来了?”

  侍卫肯定地点点头:“我非常确定,小姐,我值班的当晚只看到过那三个人从里面出来。”

  既然如此……那个女人会是小桃吗?如果真的是她,那她又是如何躲过侍卫的巡逻,从院子里悄无声息地进去又出来的呢?

  游然迈步走进了院子,她想象着那晚的瓢泼大雨,以及窗口处方丈的投影,眯起眼睛开始思考。

  如果她现在是大牛的话,她刚从侍卫口中打听到方丈在读书,但窗户上看,方丈的身影则是一动不动的,而大牛此时误以为方丈读书过于投入,便有些踟蹰,不敢进去打扰。

  游然没有大牛那么傻,会以为方正在读书,她确定现在的方丈应该已经死透了。

  然后过了一会儿,大牛就看见了窗户上映出的影子,像千手观音一样从方丈身后伸出来,游然用手指虚空描摹出那个景象,又咬着嘴唇思索了一阵。

  ……没有头吗?

  她快步走进房间,走到方丈桌边那张椅子旁,仔细观察了一下。

  就是一张和其他房间无异的椅子,普通木质,四平八稳,甚至没有垫子和靠枕。

  她在空中比划着方丈的大概体型,又坐到椅子上感受了一下,最后站到椅子背后,比了比椅背到自身的高度,隐约有了些猜测。

  假设此时房里除了尸体还有另一个人……就叫这个人小A吧。

  那么换位思考一下,她现在就是小A,屋外的大牛已经被吓跑了,她现在应该干什么呢?

  额……不对不对,有些太快了,中间跳过了好多步。

  游然又绕回去,重新咀嚼了一遍刚才的思路,还是重来一次吧。

  开头:她现在是小A,大牛此时就在屋外。

  过程:她扮作“妖怪”勒死了方丈。

  结局:大牛被她吓走了。

  现在已知的实际剧情都填上去了,问题随即也出现了,“开头”和“过程”似乎有些接不上去。

  大牛在屋外,为什么要扮成“妖怪”吓走他呢?

  有两个可能,第一:小A是凶手。

  假设小A是凶手,他没来得及离开现场,为了避免大牛进来发现方丈是自己杀的,便装作“妖怪”把他吓跑了。

  唔,听上去虽然没问题,不过还是有点奇怪。

  游然设身处地地想了想……如果她是凶手,为了不被大牛发现,难道不是先躲起来,找机会悄悄离开比较安全吗?

  或者假装惊慌地从房里逃出来,让自己成为发现尸体的第一个人,从而减少一部分的嫌疑。

  反正怎么都不会费很大的劲演一出戏,只是为了吓走大牛吧?这也太冒险,太吃力不讨好了吧?

  游然实在是想不通,于是打算把第一种假设放一放,先展开第二种可能:小A不是凶手。

  假设小A不是凶手的话……

   emmm那就更奇怪了,在面对一具与自己无关的尸体时,为什么不先选择报案?反而吓走可能发现尸体的人呢?

  难道说……他知道凶手是谁,所以他选择了袒护凶手?

  欸!似乎很有可能。

  小A知道凶手是谁,他不能或者不想揭露凶手的身份,所以特地准备了妖怪的戏码,让大牛成为见证者,替真正的凶手洗脱嫌疑。

  欸!这样好像一切都说得通了哇!

  这样一来,大牛看到的那个“妖怪”,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凶手,他留在方丈身上的勒痕,也只是为了混淆视听,替凶手掩盖真相而已。

  游然感觉自己离真相又进了一步,兴奋地在原地转了个圈。

  好了好了,冷静下来,接下来该做新的假设了。

  此时大牛已经被吓跑了,小A还会做什么?

  游然在房内假装慌乱的走动了一圈,四处寻找能躲藏的地方,但又转念一想,当时现场并没有显示又凌乱的痕迹,于是她又把身子直了起来,镇定地扫视了一圈房间。

  ……现在该干什么?把心脏挖出来吗?

  不行,大牛虽然离开了,但说不定他等下会叫人回来。

  而且……都已经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了,难道不该趁现在就跑吗?

  她这么想着,半个身子也就踏了出去。

   emmm……这就算逃跑成功了?

  那大牛回来时看到的人又是谁呢?

  游然百思不得其解的回到屋里,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而且小A虽然走了,但是方丈的心脏明明还在呀,emmm……难道心脏还能自己长腿跑了?

  谁能告诉她真相哇!太难了呜呜呜!

举报

作者感言

风想玉珂

风想玉珂

一写到推理,就发现自己的脑子是真的不好……我太南了……

2019-09-11 21: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