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被套路的姥姥30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147 2019.09.28 23:46

  “是你啊,小弟弟,怎么这会儿不扮演傻子了?”杜鹃不怒反笑。

  “说来你阿姐可真幸运呢,当年身处险境,不光有一个弟弟相伴,还有人救她脱离苦海,我怎么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呢?”

  “唔……对啊,你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杜鹃转头一看,就见游然托着腮正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她顿时觉得自己被羞辱了,没好气地说道:“游小姐自然想不到为什么了,像小姐这样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家子,怎么会了解我们这种人的苦楚?”

  游然看着她用尖酸刻薄的嘴脸说着讽刺的话语,不禁想到小桃当时要见到的是这样的她,还会帮她吗?又到底是什么,让一个原本娇艳如花的少女变成了蛇蝎呢?

  “唉,”游然长叹了一口气,“杜鹃啊,你可真是冤枉我了,我要是含着金钥匙出生这府能建在半山腰?况且这也不是我的府,我因家道中落才会来金华投奔祖母的。”

  说着游然勾起嘴角,戏谑地笑了。

  “不过我说,我为什么要了解你的痛楚呢?我了解了还能替你过日子不成?”

  “这世间的人多了,苦楚我要都了解,不成观音菩萨在世了。”

  游然无奈地把手一摊。

  “我一路投奔过来,见过权贵如何翻云覆雨,见过老鸨如何逼良为娼,他们多是人们眼中的恶人没错,可权贵也曾在灾区慷慨施粥,老鸨也曾温柔地哄过孩子睡觉,谁人心中还能没有一丝怜悯呢?”

  “可你呢,杜鹃?”

  “你的心是死了吗?要不你怎敢那样随便拿走别人的心脏?”

  游然的声音很轻,但是杜鹃却觉得那一字一句都扣在了自己心上,她想要辩解却说不出话来。

  游然又接着说道:

  “你要说苦楚,那就说说和你境遇相同的小桃。”

  “虽然不知道你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光从小桃的品行上,我就能看出你们的差距,她心底善良,要不也不会帮助你伪造杀人现场,虽然有时候很柔弱,可为了弟弟,为了对得起良心,她敢暴露给我你作案的手段,即使自己也会被牵连。”

  “所以她为什么身陷囫囵能得救,你却不能?”

  游然插着腰,一脸不屑地给出了致命一击。

  “杜鹃,你心里没点数吗?”

  杜鹃一个踉跄,差点气的摔倒在地。

  黑山老妖在一旁掩嘴偷笑,然后指了指旁边几个侍卫,“都扶着点,别倒在地上脏了我的地。”

  “你……你!”

  杜鹃被两个侍卫用力架住,终于感到了危机,说话也有些口不择言,“小桃她才是凶手,是她控制的吉祥,让吉祥去杀了方丈!”

  小桃转过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杜鹃。

  认识十年,却不及这短短半天,她终于认清了面前人的面目。

  于是她擦去了脸颊上的泪珠,上前几步朝游然躬身一福。

  “游小姐,小桃愿意交代所知的一切案情。”

  游然挑眉,有些惊讶:“你终于想通了?”

  “嗯,”小桃抬起头,眼里已经多了一分坚定,“为这种人,不值得。”

  游然点点头,把厅中的位置让给她。

  只听小桃缓缓说道:

  “事情还要从十三年前说起……那时候我还不叫小桃,叫做阿米幼多,是苗人,因为家乡疾病流行,我阿爹便带着我们一路迁徙过来,后来路上遇到了山匪,只有我和弟弟逃了出来,结果被牙婆卖到了酒馆。”

  “……我就是在那里遇到了杜鹃,她教我怎么劝客人喝酒,讨客人欢心,我就教她用叶子吹奏曲子……因为真心把她当朋友,便把饲养鹓鸟的方法也告诉了她。”

  游然:“鹓鸟?就是吉祥那种鸟吗?”

  “对,”小桃颔首,“鹓鸟是苗人的图腾,幼时羽毛灰白,长大后会褪掉长出七彩的羽毛,因为它们吃毒虫,所以苗人每家都会养一两只。”

  游然:“那吹奏叶子为什么就能控制它们?”

  小桃:“因为叶子能模仿鹓鸟的叫声,让它们误以为是同类在呼叫。”

  “原来如此。”

  小桃接着说:“我当时以为生活会一直那样过下去……谁知有一天,来了一群纨绔子弟,说要为某位高官小姐过诞辰,邀请了著名戏团在酒馆里表演戏法,阿福……在走廊里无意中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说要使些手段改变戏法结果,让那位小姐以为自己与其中的一位高公子命中注定,天降福音。”

  “阿福他很聪明,可毕竟年纪太小,他当众揭穿戏法的把戏,可以这样就能让那位小姐免除被摆布的命运,可他又怎么斗得过那些高门大户的子弟呢……”

  “那次闹的动静很大,惊动了在附近讲学的方丈,当他来解救我们的时候,我们的心里只有无穷的感恩,还求他带上杜鹃一同离开……然而等到上了山才知道,他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也强不了多少。”

  说道这里的时候,小桃的声音逐渐哽咽,似乎正在回忆什么极其痛苦的事。

  她忽然感到肩上传来了一阵温热,只见游然把手轻柔地搭在她的肩上,轻声说道:“难受就不必说,你有你不说的权利,没人会强迫你。”

  “谢……谢你,游小姐。”小桃强忍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反正……他强迫我干了很多我不愿干的事情,那时候弟弟还不懂,我也不打算告诉他,就每晚独自跑到山顶哭,就在那时,我遇到了一个大好人!”

  “他帮我偷偷从方丈身边逃离,我们一路跑下山,一步也不敢停,生怕方丈会追过来,等到了山脚下,我们才躲在植物里睡去……后来张牙婆发现了我们,便带我们换了干净衣服,换了名字,开始了新的生活。”

  小桃抹干净泪水,“就是那一夜后,我感觉阿福突然长大了,他告诉他的聪明会害了我们,宁愿往后都扮作一个傻子。”

  阿福听姐姐说起往事,眼里也泛起了泪水,不过还是倔强的忍着。

  游然知道他扮作傻子的真相后,内心也一时感慨万千,上前去摸了摸他的头,然后蹲下身,在他的鼻头上刮了一下。

  游然:“傻阿福,聪明不可怕,你看聪明不就给你姐姐找回清白了吗?以后就做真正的阿福好不好?小朋友肯定都喜欢、崇拜你,跟你一起玩。”

  阿福扭过头去不看她,脸上带了点可疑的红晕,可是游然听到他轻轻发出了“嗯”的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