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被勇者套路的小魔王15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094 2019.02.15 16:23

  “呵,连魔王身都不能近的垃圾,还有什么机会下手?”

  “但是亲爱的哥哥,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魔王,你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完成你们的计划了。”

  “……”

  见神秘人沉默了一会儿,斐勒接着压低声音说道,“我需要家族的掩护,我要加入家族的计划。”

  “这个要等我回去告知长老,晚上再通知你吧。”

  不行,斐勒等不到晚上,他怕计划生出变化,他必须马上知道刺杀魔王计划的所有细节,于是他微微加重语气,威胁道。

  “这由不得家族的同意,斐尔曼,你不怕我把家族的计划告诉魔王大人吗?”

  “哈哈哈,你怎么不叫我亲爱的哥哥了?”

  斗篷下的斐尔曼露出了一双与斐勒极其相似的眼眸,他的眼睛是黑色的,如同风暴的旋涡,他拽住斐勒的衣领,露出了一种贵族的虚假的笑意。

  “你尽管说去吧,想想魔王是会信一直忠实供奉着自己的家族,还是会信一个连肮脏真名都没告诉她的小人?”

  听到这里,游然背过身去,嘴角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直线,斐尔曼的话戳中了她的内心,没错,这么长的时间斐勒都在用“菲诺”这个名字,从来没有坦白过自己的真名。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就去实施吧,如果不成功,家族还是会实施备用方案。”

  “……”

  接下来的话,游然就没有再听了,她总觉得自己像一只菜场的鸭子,被人抡上了案板,还要听旁边人讨论是先拔毛还是先放血。

  太……太残忍了,无法接受现实的游然选择了鸵鸟的防守姿势。

  她不想跟反派爸爸纠结了,干脆各行其是,互相客套客套,最后朝她来一刀算了。

  游然这人有些轻微的社交恐惧,遇到不顺心的事不是找人倾诉、发泄,反而会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更加刻苦的学习,所以她回到房间里,就找来了基本魔法防护书,逼自己看了半天。

  其实她也知道,看什么都于事无补,并不能改变自己将被杀害的现状。

  她的视线僵硬的看向前方,像一只没有灵魂的木偶。

  猪猪有些看不下去了:你这是怎么了?第一天来的时候就知道结局了,怎么现在才悲观啊?

  游然:哎,那种看故事的感觉,和亲身经历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你懂吗?你能想象一个人昨天还那么真切的看着你,今天却能眼也不眨的和别人讨论如何一起杀你,……你说这让我怎么接受?

  猪猪:其实吧,人家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啊,说些不好听的话,你给了斐勒地位和身份,也让他感受到了信任的美妙,但是你有真心的,发自内心的对他好过吗?

  游然非常的难以置信:我没有吗??我明明对他那么好?

  猪猪:你那只是在可怜他、施舍他,还是为了自己能活下去,既然你一开始对他就抱有目的性,那么他对你抱有目的性也没什么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

  游然有些气极反笑:那你说我还要怎么做?对一个明知最后会害死我的人,我怎么能不心存芥蒂的防着他,难道要我假装不知道这一切,把自己变成真正的尤乐丝吗?!

  猪猪:……哎,人家也不是那个意思。

  这是游然第一次在魔王世界真的发火,所有积攒的对陌生世界、对未来的恐惧感,无法摆脱的孤独感和慕名的火气,全都随着这几声质问宣泄而出。

  游然冷静了半天,才开口说道:我没有想和你吵架,我就是自己也弄不明自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猪猪:……你是我带的第一个宿主,我也有错,其实在你想改变反派,从而改变命运的时候就该制止你的,最好的开始,说不定就是把你变成真正的尤乐丝,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因为反派的背叛而痛苦了……

  把自己变成尤乐丝那样的残暴嗜血吗?

  游然摇了摇头,她做不到,她是一个道德感很强的人,连有人往地上扔垃圾都看不惯,又怎么会去伤害别人?

  但她知道,现在自己如何思考都是得不到答案的,所有的矛盾,说不定都会在不断经历的过程中解开,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打起精神来,面对接下来的剧情。

  ……

  窗外,天边指引队伍前行的彩虹已经隐入了巨大树木的阴影,钟声敲响了六下,日落的余晖里冲出了一群灰色的鸽子,三大家族已经聚齐,阴冷的古堡也逐渐热闹了起来。

  距离晚餐只有一刻钟了,人们互相颔首,依次入席。

  “斐尔曼先生,没想到这次是您来古堡祈祷。”

  一个上了年纪的伊格纳兹家族长老,十分欣喜的说道。

  斐尔曼·斯特林带着一副金色的边框眼镜,穿着考究的黑色西服,他朝长老弯了弯腰,做出晚辈对长辈的问候,胸前斯特林家族的徽章也随之映出蜡烛跳跃的火光。

  “斐尔曼,跟那个老家伙有什么可聊的?不如到我这边来,聊些有趣的话题。”

  说话的是兰斯家族的小儿子——卡林·兰斯,他金色的短发在场间格外显眼,此时正夹着一根未点燃的雪茄,朝斐尔曼招手。

  伊格纳茨的长老有些头疼,他知道卡林是兰斯家族最宝贝的儿子,也无意发生口角,便悻悻然转身走了。

  “卡林怎么突然想来祈祷节了?这种社交场合你不是最讨厌来了吗?”

  斐尔曼走到卡林身边问道,卡林一把把手臂搭在了斐尔曼的肩上。

  此时有一名穿着鹅黄晚礼服的少妇路过,卡林扭过头去吹了个口哨,接着说道:

  “我当然要来,这里不光有美丽的妇人,还有编剧斐尔曼先生为大家准备的好戏可以看。”

  “我吗?”斐尔曼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我可不是编剧,我只是个敬仰魔王的忠实仆人。”

  “哈哈哈,你可别逗我了,忠实这个词可不能用来形容你。”

  卡林哈哈大笑时突然瞥见了黑暗角落里的一个人影,他拍了拍斐尔曼的肩部问:

  “这不是你家的私生子吗?他怎么也来了?”

  “不要误会,”斐尔曼把卡林的手从自己身上拍下去,说道,“他不是跟家族一起来的,他只是个命大的垃圾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