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被套路的姥姥36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178 2019.10.13 23:21

  寺庙远处传来了一阵钟鼓声,游然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间,有些担忧。

  昨夜聂阡不知为何一夜未睡,现下正在补觉,她只好靠自己继续调查了。

  要不要找燕赤霞一起调查?有他的主角气场镇着,应该没有鬼怪会来找自己麻烦吧?

  等等……她不就是鬼怪吗,她还怕什么鬼怪?

  游然陷入了沉思。

  猪猪:我说,姥姥的性格可没你这么磨磨唧唧,人家上去就刚,你别occ了。

  游然:行行行,我刚行了吧!

  于是很刚的游然决定直接去找慧光法师问清楚。

  猪猪:不是……姥姥她是刚,但不是没脑子,你都不知道慧光是好是坏,有什么目的,你这不是自己往坑跳里嘛。

  游然:啧,我犹豫你说我怂,我刚了你又说我没脑子,你一个系统怎么比人还难伺候呢?

  最后在一人一系统的激烈讨论之下,她们决定,先探听敌人内部情况,再调整作战计划。

  现在慧光法师应该在正殿里供奉佛像吧……嗯,瞅瞅去!

  ……

  兰若寺的植物遍地生长,游然一路踏着野草,来到了昨日第一次见到慧光法师的地方。

  游然走上殿前台阶,向上看了一眼。

  不愧是传说中的寺庙,斗栱雄大,气势磅礴,遒劲有力的四个大字——“大雄宝殿”高居殿首,只可惜太久未经修葺,光华已不复从前。

  她叹了口气,刚要提起裙子进去,就听到有人在说话。

  “慧光大师,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您帮帮我吧。”

  貌似是燕玉仪的声音……游然立即改变主意,躲到了殿外的墙下,竖起了耳朵偷听。

  慧光:“夫人要是那么在意过去,就去找那位旧人聊聊,想必他也不会拒绝你。”

  “要是能聊就好了,”燕玉仪压低声音道:“但是我大哥是个是非分明,刚毅正直的人,他认定一件事便会打心底里坚持,怎么劝都不听……要不是如此,他当初也不会离家出走,踏上除妖驱魔的道路了。”

  慧光:“冒昧地问一句,令兄为何会想要去除妖驱魔?”

  “这……这。”

  燕玉仪绞了绞手上的帕子,最终还是说了。

  “在我小时候,我们的父亲就当了地方上的一个官,有人为了贿赂他就送了他一个瘦马,那个女人很白很美,父亲很喜欢,就纳了她当小妾,那段时间我父亲总在她房里过夜,也不来看母亲。”

  “再后来……母亲死了,是被那个女人害死的,哥哥知道之后非常生气,借一次酒席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酒泼到了那女人脸上,他当时年纪也小,只是想报复那女人,谁知道那女人被酒一泼,当场就变出了耳朵和尾巴……”

  “没人想到世上会真有狐狸精这种东西,还好那日有一位老道士路过,我们才得以幸免……”

  燕玉仪说道这里,微微叹了口气,“反正从那以后,哥哥书也不读了,就一心想着除妖,终于在一天夜里,他随着那老道士离家出走了……”

  “这一走就是十三年,我再也没听到过他的消息,还以为他已经死在外面了,要不怎么连我嫁人都不打算回来看看呢……”

  慧光听完她的故事,眼神也显出了些轻微波动。

  慧光:“人生八苦,自古难全,只求不念过往,不乱于心,还请夫人想开些吧……”

  慧光送走了情绪低落的燕玉仪,独自跪坐在殿中诵读经文。

  他的余光忽然瞥到了一撮裙角,他转头一看,只见一身白衣的游然走向了旁边的蒲团,虔诚地跪坐上去,双手合十拜了三拜。

  慧光朝她点头示意了一下,谁知游然看着他一脸笑意地说道:

  “不念过往,不乱于心……”

  慧光想起这句话是自己刚才对燕玉仪说的话,便明白了游然刚才一直在外面偷听,但是他没有生气,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慧光:“不错,这句话要是同时能帮到施主便好。”

  说完他便打算接着诵读经文,但游然打定了主意,一定要了解他身上的秘密。

  游然:“我有些好奇,法师您能做到这八个字吗?”

  果然,听到游然的提问,慧光终于停顿了下来。

  他转向游然,认真的解释道:“这八个字说出来容易,做到却很难,我自认为还未到达那一步,所以才会一直在这里修行。”

  游然点了点头,但是反驳道:

  “其实我觉得,背负着过去生活也未必不可,”

  “你看燕赤霞,他不就是记着母亲的仇恨,才得以翻越山川大海,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吗?是仇恨给了他走下去的动机,融入他的人格,也才有了我现在认识的他,我觉得不必非要放下过去……”

  这下慧光难得地皱起了眉头。

  慧光:“这位施主……”

  游然:“我叫游木兮。”

  慧光:“……好,游小姐,人生短暂,纵使能活到百年,名利富贵能维持几时,花好月圆又能存在几时?最后都不过是浮生过眼,既然如此,为何执迷于这区区一种仇恨,反而耽误最终修成正果呢?”

  “修一切善而不执著所修之善,断一切恶且故不为一切恶所缚,应作如是观。”

  慧光一脸劝慰的表情,他的身后就是一尊巨大的释迦摩尼佛像,慈悲的表情简直和慧光如出一辙,它两旁的柱子上还刻着一副对联:

  如露如电如梦幻泡影应如是观

  无我无人无众生寿者皆无为法

  游然:“……”

  游然的头有点疼,她果然不该和慧光对辩,她根本就不是这块料哇!

  可是她不想对话就这样结束在慧光普度众生的光芒里,于是她最后还挣扎了一下。

  “那……那要是他开心呢?”

   emmm……她在说什么?

  游然看着慧光一脸不解的样子,硬着头皮往下扯。

  “别人觉得的仇恨,在燕赤霞看来是动力,在不断抓捕妖怪的过程中,他越发满足于这个状态,替母亲报仇,被人民爱戴,他不但不因仇恨难受,反而更加开心……开心你懂吗?”

   emmm……不行,她实在是编不下去了。

  游然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慧光的表情,居然发现面前的慧光变得有些呆滞,嘴里还喃喃着“开心”两个字。

  这不会是被她的话给绕傻了吧,她还有这能耐?

  “反正……反正这是他的选择,只要他不愧于当下的生活,我都觉得可以,因为他没必要给任何人一个交待。”

  游然鼓足勇气说出了结束性话语便溜了,留下慧光一个人独坐在大殿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