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被套路的姥姥4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018 2019.07.11 21:22

  她当然不会等黑山老妖来了再行动,当机立断打算进入方丈的房间,掌握第一手信息。

  “且慢,游姑娘!”

  游然:……你知道吗,我看电视剧最怕的就是拜堂且慢,和斩首刀下留人……

  虽然很气但还是露出微笑的游然转过身,看清了身后来人——唯唯诺诺的宁采臣与装扮不修边幅的燕赤霞。

  昨晚太黑没看真切,现在她便借着青天日光把二人看了个仔细。

  宁采臣一副犹豫的神色,似乎想问些什么,游然心道奇怪,刚想发问,却被燕赤霞打断了。

  只见他双手抱拳,眉宇间全是藏不住的飒爽神色。

  “游姑娘,燕某四处游历曾遇到过不少稀奇怪事,见得最多的就是凶案,如今碰巧遇上,愿祝姑娘一臂之力,也算还这借宿之情。”

  气运之子主动请辞帮忙?那她还有什么理由不愿意的,能借男主的手扫荡剧情,简直是爽好嘛!

  但她面上还是摆出了一副略微惶恐的神情,说道:“少侠愿意帮忙最好不过了!要不叫我这民女如何是好。”

  她站在日光下,一身白衣,裙角绣着几只翩跹的银蝶,整个人都水灵灵的,仿佛一枝青翠欲滴的芙蓉花,此时用帕遮面欲泣不泣的模样,更是叫人怜惜。

  果然,这下连虚弱书生宁采臣都上前安慰道:“游姑娘不必慌张,我和燕兄都会帮你的!”

  而燕赤霞还是一副冷面无情的样子,丝毫没有动容的说:“那就开始调查吧。”

  游然:看来这种招数对他没用,我还以为这种冷酷型的都喜欢柔弱小白花呢,都怪电视剧荼毒了我幼小的心灵!

  猪猪:……你别说,我觉得这种角色还挺适合你的。

  游然:怎么说?

  猪猪:就是有那种发光白莲花的感觉。

  游然:唔……我怎么觉得你在骂我?

  猪猪:你们那里好像叫“圣母白莲花”。

  游然:……你果然在骂我!

  算了,她不想跟一个没文化的系统计较。

  游然提起裙摆跟上燕赤霞的步伐,刚走到方丈大师所住的房门前,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虽然她的本体是树妖,但相较于人类嗅觉还是灵敏很多,所以她当即就分辨出,这味道里除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还掺杂了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

  同时燕赤霞也闻到了,但他毕竟经历过太多,并没有特别在意。

  由于昨夜下过雨,道路被冲刷的很干净,所以屋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看上去和平日无异。

  “吱呀——”

  燕赤霞缓缓推开了方丈的房门,然后轻声“咦”了一句。

  游然不知道他在咦什么,便进了房门往屋内望去。

  屋内比她想象中的干净很多,昨日的饭菜还摆在桌上,经书摊在一旁,蜡烛已经燃尽了剩下一滩蜡油。

  屋子没开窗有些暗,那方丈就背对着他们靠在椅子上,似乎是在小憩。

  只是没人会这么以为。

  因为从椅子的间隙看去,他的背上赫然有个大洞,已经穿透了他的心房,甚至能看到他身前的景致。

  饶是游然已经经历过上个世界的鱼群厮杀,也还是被这情形吓得呆住了。

  “叮!主线任务降临:谜案重重,”

  “请在七日内找到真相,故事实时进度值将上升为40%,请宿主再接再厉完成任务吧!”

  游然的嘴角抽了抽。

  ……七日?她就是个平民老百姓,真当她是神探还能破案哇!

  猪猪感叹道:果然,经历了这么多你还是那个我认识的,一遇到困难就怂的辣鸡!哈哈哈哈!

  游然;你才辣鸡,你全家都辣鸡!

  猪猪:你干嘛这么生气?辣鸡不是一种很弱的鸡吗?

  游然:……滚!

  游然捂住眼睛,差点留下悔恨的泪水,她进来前还信誓旦旦的,想要尝试一把“柯南上身”,现在彻底凉凉。

  就在此时,她突然想起来什么。

  游然:猪猪猪猪!上个世界我是不是没用三个提示。

  猪猪:对哦,你不说我都忘了。

  游然:……克扣主人的奖励,我要去告你!

  猪猪:别别别,你想要什么奖励,尽管说,我都满足你!

  游然嘿嘿一笑。

  游然:那你能不能……把恐怖的画面都帮我打上马赛克呀?

  猪猪:当然行!立马给你安排上!

  在载入马赛克滤镜之后,游然大着胆子再朝方丈的尸体看去,只见他的左心上不光糊着一团马赛克,还贴了一张emoji笑脸表情贴图。

  猪猪:怎么样?我在你要的马赛克上升了个级,这样看上去有木有觉得世界更美好了~

  游然:……我觉得emoji笑脸更恐怖了。

  燕赤霞早就走过去,把方丈的尸体在地上放平了,游然便也壮着胆子凑了上去。

  燕赤霞打开皮带上的某个小包,从里面掏出来了一双薄薄的软皮手套戴上,开始检查尸体。

  从头开始,拂过方丈的脖颈,又在空荡的心口处停留了一会儿,神色越发认真起来。

  一开始游然没敢观察尸体,但看着燕赤霞如此投入,便也蹲在他旁边,使出二十年来看名侦探柯南的经验,陪他一起研究起来。

  “死者口吐白沫,脖颈上有勒痕的印记,心脏处被掏出一个窟窿,目前死因不详。“

  燕赤霞抽回了自己的手,缓缓下出结论,“不过应该不外乎是勒死,和受外伤而死。”

  宁采臣一直在观察屋内的布置,闻言指着那一桌子饭菜说道:“你确定吗,燕兄?有人趁方丈大师在吃饭,站在他的身后,把他勒死了?”

  “可是这桌面也太过于干净了,筷子都好生生摆着呀?”

  燕赤霞也有些不太确定,“如果不是勒死,怎么解释他脖颈间的勒痕呢?”

  “我也觉得不是勒死的。”

  一直没出声的游然说话了。

  因为看不到尸体的真正惨状,她的神色淡定如常,让宁采臣不禁从心眼里佩服起她来。

  见两人看着自己,游然有些不好意思地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

  “虽然我没见过勒死的人是什么样的,不过你们看他的脖子,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