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被套路的姥姥11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179 2019.08.08 15:31

  游然也顾不得肮脏血迹了,取下了一边的耳坠,用尖锐的环钩开始挑针脚,随着线头不断被挑断,布面上众多不规则的细微针孔也显露了出来,一看就是拆开缝好过多次。

  衣服的边缘很快就破开了小口,游然伸手进去摸了摸,似乎摸到了一截柔软的纸面。

  她用力把破口拉大些,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那个东西取了出来。

  游然:“……这是什么?”

  她不解的看着因血迹而斑驳的纸上,隐约透出的两个怪异的人问道。

  聂阡接过她手里的图纸,琢磨了片刻,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这是一幅春宫图。”

  游然见他的语气如此坚定,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问:“你确定?”

  聂阡就给了她一个“我很确定,不信你自己体会”的表情。

  正常的方丈怀里会揣着一张春宫图吗?这世界的僧人和她印象里的不大一样啊??

  游然有些懵。

  聂阡看着她呆呆的样子,坏心眼的笑了笑,“看来姥姥远离尘世,有些事情还不知道啊,这世上呢,僧不像僧,鬼不像鬼,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游然只得勉强接受。

  现在摆在她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方丈的死因,只有查明了死因,才能猜测谁是凶手。

  在昨日观察尸体的时候,她排除了方丈被勒死的可能,不过有一点她还是很在意——方丈已经死了,凶手为何还要造成勒死他的假象呢?

  不管方丈是因心口的洞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致死的,都不必多此一举吧?

  游然百思不得其解,又重新研究了一遍方丈的遗体。

  “除去心口的大洞和脖子上的勒痕,再没有其他皮外伤了,不过……“

  尸体放久了会变色吗?怎么感觉方丈的尸体变的比昨天暗了许多,像蒙上了一层黑纱似的,从皮肤里透出了一种青黑。

  可能是死后的细胞脱离了氧气分子,便从暗红变成了黑红吧。

  她站起身在房内环顾了一遍,房间依旧是案发当晚的摆设情形,桌上的菜也没有清理,有一股淡淡的馊味,那晚府上的人都吃过这几道菜,众人并未有什么异样,之后她也请燕赤霞单独检查过,确实没有下毒的迹象。

  她又环顾了几遍,忽然觉得有个地方和别的方间不太一样,但说不太上来。

  就在此时,忽然有个小厮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大声嚷道:

  “姑娘快去看看吧,府外死人了!”

  又死人了?!

  游然心里一惊,就听见脑海内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叮!支线任务解锁:疑案又起,请在六日内找到真相,可额外奖励故事实时进度值20%,”

  “提示:此案和方丈之死案凶手系同一个人。”

  游然本来还有些心塞,再听到系统的提示后,便稍微缓解了一点。

  她摸着胸口安慰自己,没事没事,凶手犯的案子越多,破绽也会越多的,对她而言总归是件好事……虽然她现在一点头绪也没有就是了。

  她敛起裙子,快步跟着小厮出了府,聂阡略一思索,变出一张黑色面纱带上,也跟了出去。

  前天下了一夜的暴雨,昨天经过暴晒,这会儿天空便又阴了,连带着山里的草木都阴恻恻的。

  山地总是比平原凉快许多,即使快到晌午,也不见得多热。

  游然跟在小厮的后面走了许久,也没出一滴汗。

  快到案发的地方,她远远就看见有一群人围在那里,地上还蹲着一个人,赫然就是燕赤霞。

  待她走进,燕赤霞已经抬起头来,略一点头打了个招呼。

  游然:“宁公子没和你一起来?”

  燕赤霞:“我早上找过他,他说要复习些日后考试的内容,而且自己也不会侦案,就不同我们一起了。”

  游然点点头,表示理解。

  “别是他怕不过,才躲在房里不出来吧?”

  聂阡见他们旁若无人的聊起天,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便眯起来,有些不痛快,忍不住就插了句嘴。

  燕赤霞微微皱眉,转向他问道:“魑魅魍魉,牛鬼蛇神,世人见之心生怯意,也是情有可原,公子难道不怕吗?”

  聂阡抛出一个“你看我怕吗”的嚣张表情,游然只得拉了拉他的袖子,给燕赤霞陪个不是。

  游然:“刚才小厮带我上山的时候没说清楚案情,燕少侠可否对我说一遍。”

  燕赤霞指着地上那具面部朝下的尸体,说道:“死的是那位方丈的大弟子,早上你府中下人采野菜时发现的,好像刚死没多久。”

  游然扫了一眼那具尸体,他穿着泥色的百衲衣,和方丈一样胸口有个骇人的大洞。

  好在游然有系统给的马赛克护体,面色十分镇定,一旁的小厮看了忍不住感叹,自家小姐可真厉害!

  “死的是那位大弟子?”

  游然蹙眉,“他不是留下一封书信,说上山去找住持来处理他师傅的遗体吗?”

  燕赤霞:“我也以为,但刚才我去探路,发现上山的路因暴雨的原因,被滚落的巨石拦住了,”

  他略微顿了一下,说道:“所以我想,他可能是想找另一条上山的路,才会出现在这里。”

  聂阡又露出了那种好笑的神色,“燕公子说什么呢,他前日出发到今日早上,怎么都过了十二个时辰,换我爬都爬回去了,又怎么会在这里?”

  游然:“……我也觉得这其中有隐情,他有随身携带的包裹吗?”

  燕赤霞:“有,我检查了一遍,全是经文。”

  游然:“这就奇怪了,他不带食物如何果腹……”

  三人围着那具尸体思考了片刻,都没有答案。

  “不如我们先去问问目击者吧,看他们是怎么说的。”燕赤霞提议道。

  “嗯。”

  燕赤霞口中的目击者,就是十几个上山采野菜的妇人,她们被侍卫控制在一旁团团坐着,互相紧抱,身上还背着菜篓。

  游然一看,就看到了昨日那位对薄公堂的,小傻子的姐姐——小桃。

  她身材纤细,在几个粗壮的婆子里显得格格不入,而且尽管她昨日洗清罪名,众人依旧有所畏惧,没人敢去抱她。

  游然想起昨日她说的话逻辑还算清晰,便点名要她来重述当时的情形。

  只见她柔柔的站起来,手上捏的薄帕都被汗沾湿了,“拜见小姐,我……我们今日很早就起来采摘野菜了。”

  游然:“嗯,大概是几点?”

  小桃:“大概……是辰时左右。”

  游然:求翻译!

  猪猪:……就是七点到九点之间。

  其余的妇人也点头赞同,看来小桃没有说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