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九章 被套路的姥姥44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559 2019.11.02 22:21

  此时的游然已经疼到说不出话,根本没空在意一旁的燕赤霞。

  她不知道燕赤霞正十分复杂地看着自己,一步步朝这边走过来。

  这世上最叫人唏嘘的,莫过于曾鲜衣怒马的少年成为鬓白乞丐,万人之上的公主变成落难奴仆,看着昨日还喜笑颜开的少女如今趴在地上惨无人色,燕赤霞心里早就天人交战了。

  他已决意不会放过游然,但曾经的美好回忆还在牵绊着他,他犹豫着,最后默默站在游然的身边,期待着时间能给他一个答案。

  “啊嘶——”

  游然感到心脏一阵抽搐,嘴里不自觉溢出了一声叫喊。

  燕赤霞听到她难受又克制的声音,下意识地伸出了手想要去扶她。

  “别碰她。”

  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燕赤霞动作一顿,回头看去,只见破碎的墙边逆光站着一个高瘦人影。

  来人有一张秀气但不女气的脸,一双多情但冷漠的桃花眼正在死死地盯着地上游然。

  燕赤霞只觉得有些眼熟,直到那个人逐渐靠近完全露出容颜,才记起了他是谁。

  他是游木兮的贴身侍卫,从他看向她的眼神,燕赤霞判断出来他早就知道了游木兮妖怪的身份。

  所以燕赤霞对聂阡说:“你也是妖怪。”

  他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凭借多年抓妖的经验,他很确信自己的判断。

  然而聂阡没有理他,只是对着地上的游然说道:“游木兮,还能坐起来吗?把呼吸压慢一点,可以延缓毒素的流窜,等下我就带你回家。”

  然而燕赤霞挡在了游然和他的中间,“你带不走她,而且我也不会放你走。”

  聂阡已经由站立变成了佝偻,他俯身四肢贴住地面,像一只蓄势待发的野兽,他的眼睛微眯,桃花眼便弯成了一轮明月,散发着一股狡黠而危险的光。

  没等燕赤霞的话说完,他已经动了。

  好快!燕赤霞只觉得一阵疾风迎面扑来,下巴就被聂阡尖利的爪子划破了,幸亏他刚才凭借本能向右迈了一步,恐怕他的喉咙已经血液喷涌了。

  但现在的状况也没有多好,他转头看了一眼,地上只留下一小滩血迹,而游然已经不知所踪。

  搁在嘴边的猎物被人叼走了,燕赤霞脸色铁青一片,但他毕竟拥有多年的捉妖经验,很快就冷静下来,开始分析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

  游木兮带着伤,聂阡就算速度再迅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带她去很远的地方。

  燕赤霞闭上眼睛,仔细地倾听了周围的环境之后,断定他们此时还在这件屋内,只是估计用了某种障眼法,掩盖了气息,想让他误以为他们已经逃离。

  燕赤霞心下了然,当机立断决定来个守株待兔。

  他站起身假意检查完了四周,然后匆匆离开了房间,在门外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

  游然此时正好清醒了过来,其实在之前聂阡走过来的时候,她就找猪猪要了一瓶能延缓疼痛的药剂,为了那剩下的2%剧情能顺利完成,猪猪也豪气的答应了她的要求。

  “聂阡。”

  她睁开眼的第一句,就是确认聂阡在不在自己身边。

  周围很黑,她不知道聂阡带着她躲到了哪里,只能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轻微的呼吸声。

  聂阡:“你中毒了,不宜说太多话,等捡回你这条小命再说吧。”

  她这条命估计是捡不回来了,游然沉默了片刻,还是打算打破目前的和平局面。

  “我拿走……咳咳,你的内丹,害你一直受制于我,你不恨我吗?”

  游然虚弱地说完,就感到一双手扶在她的腰际,接着她就被揽进了身后人的怀里。

  她体质阴寒,一碰到那温暖的胸膛顿时就打了个抖索,然后便不自觉的沉溺在那种适宜温度里,她虽然喝了延缓疼痛的药剂,但也只能让她主观保持清醒而已,并不能完全革除疼痛,可此时被人抱着,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让她产生了治愈。

  于是她下意识地朝身后的人靠拢,像一个极寒的人遇到了温泉,拼命把自己沉到水底去汲取那份热量。

  身后的人似乎很意外她的不反抗,于是更加敞开怀抱去容纳她,甚至在她迷糊着磨蹭自己时,还放松了双臂,怕禁锢疼了她。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但这个怀抱已经让游然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她微微叹了口气,“你这样我很难办啊……要是你恨我,我还能让你趁机报仇,然后拿走我的内丹,去过自己的生活,可是你偏要管我的死活……”

  “我们不是伙伴吗?”聂阡闷闷地问道,“我是狐狸的时候你就一直保护我,现在我又怎么会因为遇到一个捉妖人就丢下你不管呢。”

  ……那可不是普通捉妖人啊,那可是男主,也是你以后的宿敌……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逃不过这世间的命运,再怎么努力,也不过是给他人做嫁衣。

  想到这里游然不禁有些落寞,“我可以看看你的脸吗?”

  聂阡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提这个要求,但还是小心地抱着她,把她的身子转向了自己。

  聂阡的桃花眼中立马染上了一丝心疼,少女原本饱满的脸颊变得瘦削了许多,曾经鲜嫩的唇也失尽了血色,唯有那双清澈的眼睛还和以前一样,透着一股成竹在胸的气概,和对未知一往如前的勇气。

  “春白的尸体在旁边,趁着内丹还未消逝你尽快去吸收了,她以往受了我不少奖赏,修为应该可观,黑山老妖……你就留着他吧,估计以后你们还能结为同盟。”

  “燕赤霞不好对付,他很可能在外面布下了天罗地网,你千万不要冒险突围。”

  游然一边细细地说,聂阡就在一边认真地听,但越听下来他心下越发不安,她字字句句里都把自己给摘了个干净,她分明是不打算和他一起出去。

  “那你呢?”

  聂阡忽的问道,他紧张面前的人下意识地就收进了胳膊,引得游然痛吸了一口气。

  “对不起!”

  聂阡听到游然的声音,连忙像个无辜的孩子一样松开了手,可这一松手,就落入了游然的早已设下的圈套。

  无数根细小的树枝向着聂阡的脖颈和手臂进发,用出全部的力气拼了命一样的把聂阡锁在了树枝和墙壁的中间,不能动弹。

  每一根枝干都很纤细,但它们根根相连,不依不饶地渗入,聂阡不是没有力气破出,可他知道这是游然用尽精力为自己编织的树网。

  他怕伤着她,也舍不得。

  游然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反派boss,不禁感慨万千。

  她在这里第一次变成了妖怪,虽然看到手能变成树枝,至今还让她感到心有余悸,也在这里第一次破了案,即使脑瓜都不够用了,还在这里认识了新的聂小倩,完全不同于聊斋里的那位……她拥有了一段很难忘的经历。

  那么接下来,该说再见了。

  游然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临终发言往大侠那方面靠拢。

  “我不打算走了,也累了,我喜欢这里,就在这里生根发芽,所以我的内丹……就便宜你小子了。”

  她在聂阡震惊的眼神中,飞蛾扑火般地朝他吻了上去,温和的妖气裹挟着碧绿的内丹,缓缓输向了新的主人。

  游然安慰自己道……反正也不是初吻了,而且强吻聂小倩这事说出去也不丢人。

  细小的枝丫迎来了最后的盛放,满是绿叶新芽,但很快就如同它们的主人一样,凋零在那人的怀抱里。

  斑驳的古刹,斜射的阳光,一地的凌乱,只剩下孤单的少年,独自面对这漫长的一生。

举报

作者感言

风想玉珂

风想玉珂

这篇写完好感慨哦,呜呜,希望聂阡小朋友以后可以好好的。

2019-11-02 22: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