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灵使养成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要开始了(4K大章二合一)

灵使养成计划 公羊也 4473 2021.01.16 20:00

  灵月派,望舒首峰山顶。

  清晨的阳光穿透云层,温柔地洒落下来。

  除却联结灵月十二峰的勾锁连桥之外,在此处绝景之中,还筑有一亭一台。

  亭子乃望月祭进行二轮面试时使用的望月亭,而平台则是供上山之人暂且落脚的歇息之处,名曰望舒台。

  此时,二十余名灵月弟子聚集在此地等候着长老前来安排行程。此次试炼只有新晋弟子才能参加,慕青与陆灵秋站在人群最后方,正说着悄悄话。

  “今天为什么突然变这么乖?”陆灵秋看着身边如邻家少女般乖巧的慕青,脸上疑色更甚。

  “不是一直都很乖嘛。”她俏皮地白了他一眼,对昨日之事绝口不提。

  陆灵秋心说奇怪,这孩子昨天和今天的态度,实在是有些变化过大啊。

  她越是这样,就越让陆灵秋觉得摸不着头脑。

  “我给你做的黑巧克力好吃么?”他旁敲侧击。

  “欸?黑巧克力?”少女面露疑惑,“黑色的偷腥猫吗?”

  “?不是。

  是昨晚我给你送去的、那盒黑色的,味道苦中带甜、却很有层次感的零食。”陆灵秋简单地提醒道。

  “噢!原来那个就是‘巧克力’呀……”慕青恍然大悟,脸上表情毫无破绽。“我全都吃光了哦,蛋糕卷也很好吃的。”

  “是吗。”毕竟是亲手做的,听到她的正面评价,他心中欣慰:“那就好。”正想再问问关于秘籍的事,却见远处天边忽然划过一道乌光。

  在场弟子听到声音,纷纷向空中望去,马上就有人喊道:“长老来了!”

  “哎?这次试炼是哪位长老带队呀?”

  “不清楚,这种事情往年一般都不会提前通知咱们。”

  “哦哦。”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乌光便落在望舒台前,显现出一名黑袍老者。弟子们的目光立刻聚集而去。

  “老夫萧何。灵月派客卿长老,位列第七席。此次试炼由我来带队,在下山之前,我把规则先跟你们讲清楚。”

  老者环顾众人,没有任何废话,语气冰冷地直言道。

  台上很快安静下来,众弟子看着这位陌生长老那冷酷的面孔,感受着其强大可怖的外放灵压,一时间噤若寒蝉,不敢作声。

  对于这位老者,大家几乎都没怎么见过。毕竟客卿长老通常在白玉峰都有自己的洞府,一般不会轻易到其他峰游逛。

  且据说,这个职位的流动性还蛮大的,每隔些年可能都会有新的高阶修士空降到灵月当客卿。

  “稍后,我们要去山下会见其它两派的人,我希望尔等的一切举止都能够符合作为灵月弟子的标准。”

  萧何如若实质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在场弟子,到陆灵秋和慕青那里的时候略微顿了顿,接着平淡地说道:“此次联合试炼的目的地是银晖林。

  我派负责深水潭区域的灵药采集及妖兽清除任务,御天剑宗和大佛寺的人则负责另外两个区域。所以,尽量不要与他们产生不必要的联系。懂吗?”

  “知道了!萧长老。”弟子们表示明白。

  “另外,赶路之时要全程使用‘御风术’。此法在门派发放的《基础灵术全解》当中就有记载,若还有人尚未学会,就自己想办法跟上大部队吧。”

  萧何在台上来回踱步,脸上的表情不怒自威:“到达星落谷之后,老夫会将十余对儿标记着任务内容和序号的玉牌发放出去,到时尔等按照玉牌所记,寻找序号相同的人两两组队,尽最快速度在三日内把任务完成,然后到我这里来报道,即可先行回往门派。最终的试炼奖励会在所有弟子返回后结算,都听懂了吗?”

  “听懂了!”虽然有些弟子对这些新规听得云里雾里,但在黑袍老者的威压下竟没什么人敢站出来提问,唯有一人,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把手高举了起来:

  “萧长老,弟子有一事不知,想要向您请教!”

  众人刷地将目光转向此人,陆灵秋也诧异地望了过去,果不其然,提问之人正是李渊博。

  “何事不懂,速速说来。莫要耽搁时间。”萧何不满地停下脚步,冷声说道。

  李渊博连连点头,立刻将心中疑问提出:“回萧长老,弟子曾听某位晨星师姐说过,往年的新晋弟子试炼任务,大家都是一起行动,只需合力击杀指定的妖兽即可,可为何今年却两两一组分开行动?这样难道不会增加试炼的难度和危险吗……”

  “呵,蠢材!”萧何喝骂了一句,眯起毒蛇般的双眼,反问道:“老夫问你,在这门派之中,规矩,由谁来定?”

  他脸色阴沉,重重说道:“是长老,还是晨星?”

  “是……是长老。”李渊博听出不妙,声音渐弱。

  他虽鲁莽,但却不傻。一直以来,他都是那种有问题就一定会问出来的人。虽然表面上长得猥琐了些,但其实并不胆小。尤其是在面对自己觉得“不合理”的事情时,无论眼前站的是谁,他都会非常“勇”地直接站出来提问。

  “那不就得了?你问的话还有何意义?”

  萧长老面露嘲讽之色:“门派中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自会交由晨星打理,但一涉及到历练方面的大事,哪一件不是长老会说了算?

  仅因为任务的难度增加了些许,就变得如此慌张,我看,以你这般贪生怕死的心境,此生休想勘破大道!”

  “这……”

  众弟子听到萧何这般狠厉言语,纷纷不知所措地互相望了望,渐渐地,窃窃私语声大了起来。就连陆灵秋也深深皱起了眉头。

  “灵秋哥哥,这老家伙怎么回事?”慕青在他身边悄悄传音道:“灵月的长老都是这样的吗?”

  谁都知道,身为门中长辈,就算弟子再不济,也不至于做出如此言行当众羞辱。

  “此生休想勘破大道”这种话,很容易给内心脆弱的弟子带来巨大的心理阴影,甚至容易在突破之际引发心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已经不是教训了,这相当于诅咒。

  陆灵秋低语道:“灵月的长老是不是都这样我不清楚,但此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试炼凶险,生死各安天命。老夫只负责护送尔等到达银晖林,至于试炼过程中发生的意外,老夫一概不管。谁有不满,站出来讲!”

  萧何背负双手,将元婴期老怪的庞大灵压全部释放而出!

  可怕的神识扫描过每一个人,场地上瞬间安静下来。

  人群之中,李渊博的脸色一黑,没反驳,也没再说话,直接回到了队伍里去。

  萧何冷哼一声,大袖一挥,当先走向山下。

  “出发!”

  “是!”

  ……

  望舒山脚下,高大的灵月山门门前,两队人马站分别在红木柱子两侧,一边交谈一边在等待着什么。

  其中左侧的十余人身着灰白道服,衣服上绣有一枚小剑标记,很好辨认出是御天剑宗的弟子。

  而右侧队伍仅有六人,各个身披黄红相间的袈裟法衣,且头上无发,皆为僧人。这便是从大佛寺远道而来的使徒了。

  “阿弥陀佛,多年不见,云施主别来无恙啊。”为首的僧人竟是个身高不过六尺的小和尚,说话声音稚里稚气。在他身后的五名青年僧人,每人都比他高出半个头来。

  “你是?”

  左侧的冷峻男子抱剑而立,皱起眉头看向跟他搭话的小和尚。

  “呵呵,小僧法号‘虚妄’。

  施主或许不记得了,数年前,你我于婆罗古刹有过一面之缘。”

  小和尚单手立于胸前,神色老成道:“当时,你饱受魔器噬体之苦痛,不远万里前来,恳请小僧的师傅为你破除魔障,而今多年已去,吾师早已坐化……”

  “什么?!你是虚念大师的徒弟!他、他老人家竟已仙逝?!”白衣男子正是御天剑宗的大师兄——云剑来。

  听罢此言,他眼中满是震惊和惋惜,一扫之前冷漠之色,叹道:“唉!虚念大师胸怀天下,如此消息,实在是……令人喟叹。”

  却见小和尚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家师寿元已尽,好在临走前勘破了《大法华经》中第三层内容,圆寂之后,法体会留下舍利,当去极乐世界。云施主不必惋惜。”

  云剑来闻言,心里一阵失落。

  他手中这把魔剑的全部秘密,仅有这位曾经救过自己性命的老僧知道。若不是虚念大师当年倾力相救,恐怕自己现在早已魔气入体,尸骨无存了。

  而今听到他去世的消息,实是令他悲痛万分。

  见云剑来沉默不语,虚妄轻轻道了句佛号,转移话题道:“云施主,此次三宗的联合试炼,挑选出来的人选,想必都是近年来最优秀的新晋弟子罢。小僧久闻贵宗以修剑为主,不知此次前来历练的弟子中,有没有哪位是你比较看好的人呢。”

  二人距离各自宗门的弟子较远,这般攀谈并不会被弟子们听到。

  云剑来从悲伤中回过神来,回过头往御天剑宗的队伍里看了一眼,点了下头:“确实有一位师弟很是不错。”

  “哦?”虚妄似乎很感兴趣。

  云剑来道:“这位师弟是三年前入门的,天赋平平,资质一般。但和其他弟子相比,却多了种气质。”

  “怎讲?”小和尚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很快就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个一脸苦相、心事重重的清秀男弟子。

  “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种执着。”云剑来微微一叹,似乎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一种在反抗天命,拼死也要爬至更高处的那种执着。”

  “原来如此。”

  当今修士,大多浮躁。

  随着各大仙门之间、消息的不断透明化,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能从各种途径了解到,天苍大陆的灵气正在逐年变得稀薄。

  按这个态势发展下去,很可能在不知多少年后,终会有那么一天,灵气将全部散尽。到那时,就算大家空有灵根,也只能和凡人一样生活,无法修行,更枉论长寿。

  换句话说,末法时代来临前能到达什么高度,末法时代就是什么高度。而在那时,最强的一批人,才有资格称霸整个大陆。

  云剑来是有危机感的人。

  他认为,丛心也是。

  虚妄默然片刻,轻轻叹道:“这种心境,属实难能可贵。看来云施主是个爱才之人哪。”

  云剑来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人群里,周丰看向两位领队,又看了看丛心,拧着眉头疑惑地说道:“丛师弟啊,我怎么觉着大师兄刚刚好像在看咱们?”

  丛心正在想着这几天新修炼下来的剑诀的事儿,被他这么一打断,心里有些不耐。

  “定是你看错了。”他随口应道。

  “嗐,不可能。论察言观色这一块儿,咱不是吹牛,那绝对是比丛师弟你强多了。”周丰大大咧咧地一笑,再次确认:“而且,那个领头的和尚崽子,也在往咱这边儿看呢,不信你瞧瞧。”

  “啊?”丛心被这么一说,心里也稍有些好奇。他抬起头来望去,果然看见云剑来和虚妄二人的目光似在自己身上停留,不由心中一惊,赶紧移开视线,再次把头低下。

  “我说的没错吧?哎?丛心,你低头干啥。”周丰不解地看向自家师弟。

  丛心却不语。

  根据他这么多年来摸爬滚打出的经验,外出之时,如果被修为比自己高的人盯上且来回打量,那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

  反而,很可能会有麻烦事找上门来。

  出门在外,低调做人是常识。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看的不看,默默无闻,隐忍发育,暗中修炼,这才是丛心最近摸索总结出来的生存王道。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灵月山道上,稀稀落落地传来了一些脚步声,吸引了山门外所有人的注意。

  “是灵月派的弟子!”

  “她们来了!”

  “早就听闻灵月派女多男少,且女弟子们个个相貌姣好,也不知是真是假。看来马上就能揭晓答案了。”

  御天剑宗的男弟子们个个兴奋得不行,而大佛寺的几名僧人却眼观口鼻,静如老钟。

  但要是仔细观察的话,却会发现有两三个和尚也在极其隐蔽地用余光偷偷瞟向山道……

  随着脚步声的渐大,二十几道人影终于从山的背后绕将过来,为首之人正是黑袍长老萧何。

  “久等了,御天剑宗和大佛寺的二位。老夫乃灵月第七席长老——萧何。此行,就多指教了。”

  萧何无视了其他弟子,只是简单地用目光扫了下云剑来和虚妄二人,形式化地打了声招呼。

  云剑来和虚妄见状,皆是不太舒服。不过萧何的元婴级灵压摆在眼前,他二人是金丹期大圆满。碍于修为的差距,便只得依次回了个礼。

  “初次见面,萧长老。我是御天剑宗云剑来。”

  “小僧大佛寺虚妄。”

  “嗯,闲话路上再说。直接出发吧。”萧何根本不做停留,径直迈步走向山外。

  二人对视一眼,纷纷带人退到左右,让灵月派的弟子先行通过。

  就在这群身着灵月道袍的弟子们高傲地路过御天剑宗的人时,人群当中,周丰感觉到身旁有些异样,便看向身旁的师弟,随后惊道:“怎么了,丛师弟?发生什么了?”

  却见丛心目光呆滞地望向灵月弟子离去的方向,脸色苍白地喃喃道:

  “是她……”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