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灵使养成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白云与风

灵使养成计划 公羊也 2065 2020.12.30 08:30

  正午。

  慕青心烦意乱地坐在自己屋舍中的床上,侧眼盯着一旁的铜镜。

  镜中的自己娇俏可人,除了表情有些气愤外,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是完美无缺。

  “难道灵秋哥哥喜欢那种轻浮女人?”少女抿紧小嘴,烦躁得很。

  之前,在无意间听到师姐们讨论的八卦后,她再无心思去五羊峰吃东西,当场以身体不舒服为由,道别了白雪等人。

  回到屋内,她尽可能地让自己保持冷静,告诉自己:灵秋哥哥应该不是那种人。

  “明明相处了这么久他都没有对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少女百思不解,喃喃道:“况且我也不比那种女人差吧……难道说……”

  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赶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脯,并且伸出小手揉了揉。

  感受到棉花糖般柔软又富有弹性的美好触感,她松了口气,随即轻叹:

  “也、也不小呀……就算他喜欢那种胸大屁股翘的,我……我也可以呀……”

  她觉得事情不简单。

  不过马上她就反应过来,师姐们口中说的好像是“第三席要求他去侍寝”,至于去没去,以及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可能只有当事人才清楚。

  她取出传音符,正想将要问的话通过灵力印在上面,但随后又踌躇了一下,摇摇头,将灵符收了起来。

  “这样不行,我要亲口问问他。”

  慕青虽是少女心性,却冰雪聪明。她只相信自己亲眼所见之事,道听途说的东西,她不会完全听信。

  陆灵秋在她心里,完全不像是没有原则的人。虽然言语上偶尔会有些随便,可其他方面,无论是容貌还是实力、性格,几乎完全是自己的理想型,尤其是在和他产生了那一层关系之后。

  “身为灵使,主人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主人的确侍寝了,明明可以拒绝却没有拒绝,反而被那种女人玷污了身子……”

  慕青紧咬下唇,眼中厉芒一闪。不过却不愿继续往坏的方向去猜:

  “嗯,肯定不会的。”

  她换了个角度思考:“所以如果传言不实,只是单纯的有妖艳贱货惦记主人的身子……”

  她玫红色的瞳孔中闪烁着妖异的红芒。

  “那么——

  亲手抹除掉隐患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想到此处,她霍然站起身来,走向门外。

  ……

  百里之外,星落谷。

  在一片荒无人烟的隐蔽山坡上,奚飞鸟颓然凝视着身前的墓碑,迟迟不愿离去。

  这里是位于大秦国境内的望舒山脉外围的谷地,分为坠星坡与银晖林两个区域。一边全是奇石峭壁的山崖,另一边则是茂密恐怖的森林。

  她所在之地便是坠星坡了。在动用神通负重飞行了一整夜后,她体内的灵力已然所剩无几。若不是万灵琼浆带给她的溢出灵力,恐怕她早就由于灵力枯竭而昏迷过去了。

  此地人迹罕至,风水上佳,她将自己的哥哥——奚白羽的遗体埋葬于此,并以石碑为墓。

  眼泪早已在来的路上哭干了,少女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肩膀,明明是充满阳光的午后,她却只觉寒冷。

  妖族白隼一脉传自上古时期。由于白隼族的双翼附带破碎虚空的逆天神通,妖核中的风灵力也珍贵之至,故自古以来她们就是人类修士们首要的猎杀目标之一。

  无论是戮妖盟这类专杀妖兽的组织,还是所谓正道邪道的豪门大派,只要是人类修士,但凡遇到白隼族人,必会心生杀意。

  在她年幼之时,记忆中的画面便定格在兄长带着自己从无数人类修士的围攻下逃脱的那一幕,而自己的父母,连长什么样子她都不清楚。

  每每问起兄长,得到的答案总是轻描淡写般的:“他们啊,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以后只有我们二人相依为命了哈。”

  可时隔多年,直到她长大了,开始修炼了,修炼成大妖了,也依然没见过任何一个除兄长外的同族人。那时她才隐约意识到:父母并不是抛弃了自己,而是被人类修士杀害了。

  奚白羽只是为了保护妹妹的心灵不受伤害,才一直不忍将真相直接告诉她:何止父母,所有族人,全都死在了人类修士的手中啊。

  从那以后,奚飞鸟就开始拼命修行,没日没夜,心无他念。不负所望地,她在这个过程中展现出了令兄长大出意料的惊人天赋。

  最快的飞行速度,最纯粹的风灵之力,最完美的天隼之躯。

  就像上天对她的补偿一样,她在短短的几十年里,直接从凝灵期修炼至成丹期大圆满,并且已经摸到了化形的门槛,即将突破。

  明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要她化形成功,修成妖尊,便再也不用畏惧那些常年追杀她的人类修士们了,她和哥哥也就可以过上更自由一些的生活。

  但是,天不遂人愿。

  只是短暂的离去,想为自己筹集一些购买突破丹药的资金而已,曾经保护自己的兄长,唯一的至亲,便死于魔鬼般的人类修士之手,这让她在悲痛的同时,充满了自责。

  奚飞鸟抬起头,望向天空。

  “兄长,我该怎样一个人活下去呢。”

  她面向墓碑,跪坐在地,看着蓝天白云与刺目阳光,惨然一笑。

  继续活下去,修炼下去,化形,蕴灵,甚至是渡劫——

  一个人孤独的存在着,又有何意义呢。

  她也曾想过一了百了,可每每想到那些凶手邪恶的嘴脸,她就只能放弃轻生的念头,“至少要在为兄长报过仇之后才可以离开啊”,她这样想。

  但要报仇,就必须先化形。要想化形,就要准备大量的灵药。一旦化形,还要想办法寻找更高级别的功法、秘籍。而风灵之体的白隼一族,上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地阶上品功法《青空谱》,早已绝迹。没有新的功法就意味着没有前行的道路。

  复仇,如一座大山,压在少女的肩头,让她喘不过气来。

  不知该何去何从,不知下一步要怎么办,想到此处,少女的眼圈又红了。

  “白云,被风推着前行,一定很轻松吧。”

  奚飞鸟羡慕地看着天上云朵,泣不成声。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