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灵使养成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五羊锦月(4.5K二合一)

灵使养成计划 公羊也 2183 2021.01.02 20:31

  五羊峰位于灵越十二峰中的最西北角,由晨星第六席掌管,没有长老坐镇。

  峰内地势平坦,除内门弟子用来居住的四十间屋舍之外,在正中央还有一座六层高的红顶建筑,匾额上金漆镶边,龙飞凤舞地写着“锦月楼”三个大字。

  此处便是专门为满足灵月弟子们的口腹之欲而置办的“灵月派高级食堂”了。

  一般门派,先不考虑门内面积的问题,弟子们光是修炼的时间都不够用,哪有闲心去享受什么美食?故大部分门内主事断不可能特意划出一片区域,去建造一个食堂。大家都是吃吃辟谷丹就完了。

  要是实在馋了的话,就在出任务的时候,路过凡人城镇时进去撮一顿。像灵月派这种将日常修行体验细节拉满的存在,在其他门派眼里绝对算是“奇葩”一朵。

  “到啦到啦!哇,好大!”

  此刻并非饭点,五羊峰内的弟子三三两两,没什么人。慕青迫不及待地拉着陆灵秋走向门口,抽了抽琼鼻,果然闻到有很香的味道从楼内飘出。

  “好香!”

  “慢点、慢点。”陆灵秋无奈一笑,陪着她走进锦月楼。

  锦月楼的一层是堂食区,整个大厅里约有十几个方桌,桌上铺着红布,四周摆满带靠背的木椅。

  进门左侧,是一人高的吧台。此时堂内仅有两桌人在用餐,一名侍从模样的弟子见有人进来,忙走到跟前问道:“二位用餐吗?”

  不得不说,虽是同门,但这服务态度还是相当不错的。

  陆灵秋点了点头,又听侍者问:“二位想在几层用餐?”

  几层?

  陆灵秋心道:这有什么说法吗?

  他和慕青都是第一次来,不知道其中规则,便随意问向少女:“你想去几楼?”

  “嗯……楼上风景好,就顶楼吧。”慕青想都没想,直接决定。

  “嗯,那就六楼。”

  “噗。”

  他正要上楼,这时,左侧吧台处传来一声轻笑,一旁的侍者也面露为难之色。

  陆灵秋转头望去,见一名梳着丸子头的女弟子从吧台后走出,自来熟地指着陆灵秋哈哈大笑:“啊呀,这不是玉桂峰的帅师弟嘛!我说怎么听声音这么耳熟呢。”

  “呃,你是?”陆灵秋脚步一顿,目光扫到她身上的一月二星的道服,对眼前之人似乎没太多印象。

  而慕青也警惕地向前迈了一小步,无意间挡住了陆灵秋半边身子,离他更近了些。

  “哎,别紧张嘛。我是韩妙菱,十二晨星的第四席。”女子瞟了眼少女,心底了然,开朗地介绍道:“这‘锦月楼’呢,是我家的产业哦。所以,这里的规矩,也和门外那些分店的规矩一样啦。”

  “原来是韩师姐。”陆灵秋略一拱手,想起在望月祭那天,面试之时,好像的确有这位师姐在场。当时她没说什么话,一直默默地在席间笑呵呵地看着,所以印象不深。

  “不用客气,想必你们也是第一次来吧。走,我们先上楼。”韩妙菱嘻嘻一笑,当先走上一侧的原木楼梯。

  慕青与陆灵秋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锦月楼是家父的连锁产业,开遍了大秦国内的每一处仙城。”韩妙菱边走边解释道:“每个店铺都分为六层,每层楼对应不同的菜品和不同档次的消费,越往上呢,消费就越高。”

  果不其然,当陆灵秋走到第三层时,就已发现大厅变成了一个个的小包间,而第四层、第五层,则分为两三个大型包厢,至于第六层……

  走过屏风之后,只见室内仅有一小桌,桌由灵木制成,座位则是用灵草蒲团取代了木椅。灵桌摆在一层干净的木台之上,两侧由花草点缀。此处空气通透,打开的窗正好能够将阳光斜斜照射进来,均匀地洒在桌前地面,窗帘被微风吹拂,轻轻飘动着。

  屋中香薰弥漫,有一女修正神色投入地演奏着古琴,另有两名女子在琴台前翩然起舞,动作整齐划一、与乐音搭配完美。

  如此雅致场景,竟全都是为这一顿的用餐体验来服务的。

  “欸,不错哎。”慕青赞了句,小跑向中央的灵草蒲团,一屁股坐下。

  “是吧?毕竟在这里好好的享受一顿,大概需要上千灵石呢。”韩妙菱似是无意地回头看了看陆灵秋,话锋一转,意有所指:“不过以陆师弟的手笔,想必一千灵石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吧?”

  陆灵秋闻言,望着一脸满意之色的少女,面色平淡地道:“只要这锦月楼的口味能让她满意,就算上万灵石又何必在意?钱,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

  琴音似乎停滞了一下,舞蹈也好像微微一顿。

  韩妙菱听到他这番言语,不由心生羡慕地看了看慕青,说道:“有这样宠你的哥哥,真幸福啊,不是吗?”

  慕青小脸一红,把头偏过去,假装看窗外风景。

  心说本尊的幸福你当然体会不到,以及,才不是哥哥呢,真是哥哥的话以后可就麻烦了。

  “好啦,今天看在你们第一次来的份上,就由本大厨亲自出手,给你们做一桌锦月大餐吧!”待陆灵秋入座后,韩妙菱从侍从手中接过菜谱,将之摆在他和慕青中间,自信满满:“看看想吃什么,随便点!我全都会做哦!”

  “这么厉害的吗?”陆灵秋将菜谱推向慕青:“你先看吧,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少女嘿嘿一笑,目光立刻被菜谱吸引。只见上面不但有各种灵餐的名字,还配有让人垂涎三尺的逼真示意图,看得人眼花缭乱,这让慕青觉得什么都好吃、什么都想点。

  “我……我要这个!月亮烧!”她忽然眼前一亮,指着菜谱第二页“招牌特色”中的一盘看上去像是蛋包饭的高颜值菜品说道。

  “还有呢?”

  “熔岩饺子!”

  “这是什么奇怪的菜名啊喂。……算了,还有吗?”

  “还……还要……嗯……剩下的你来点吧。”略微有些选择恐惧症的少女将菜谱一推,把后面的任务交给了陆灵秋。

  “也行。那就先来一壶‘仙人醉’,然后来一道‘梅子烤香鸡’,一盘‘清炒仙灵草’,以及,一碗‘焰鱼㸆豆腐’。”陆灵秋根据两个人的量,很合理地点了这些菜。

  “不,不要焰鱼!”少女突然说道。

  “啊?为什么?”陆灵秋不解。

  焰鱼是一级妖兽,非常弱小,实力也就处于开智期而已,在银晖林附近的池塘里随处可见,除了会喷火外没什么攻击性,通常被用于作为灵餐的高级食材。

  只见慕青一脸嫌弃之色地说道:“因为我曾经吃过活、活……”

  她刚想把“活的”说出口,却猛然间想起自己好像在人类修士的地盘……

  陆灵秋、韩妙菱:“?”

  “……活蹦乱跳的……嗯……被烤熟了的……焰鱼。

  嗯,对!它真的不好吃!”

  ……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

  听着琴音,赏着舞蹈,陆灵秋和慕青一边等着上菜,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日常。

  原本今天下午门内的安排是新晋弟子与内门师兄师姐们的见面会,类似联谊般的活动,或者可以理解为“迎新大会”,但慕青对“和人类修士交朋友”这件事本身完全不感兴趣,在白雪师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下,就没去。

  陆灵秋则是不喜混乱,不喜麻烦,不喜噪音。而“门派弟子联谊”这种行为完全精准地踩在了这“三不喜”上,所以他更不可能去了。

  “哎,好困扰啊,白师姐总是用超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慕青愁眉苦脸地吐槽道:“你说,她该不会是喜欢女人吧……”

  “……呃,这个我也不能确定。不过如果她做出什么让你为难的举动,记得一定要第一时间拒绝,并且及时联系我。”陆灵秋给出建议。

  毕竟,慕青虽然修为高深,却完全是孩子心性,在对待人际关系这方面,他怕她吃亏。

  很多人在做出目的性很强的举动之前,都会提前试探,伺机而动。一旦他们发现你自我保护能力差,便会得寸进尺,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手段达成“如果最初直接提出来绝对会被拒绝”的目的。

  女孩子在这方面尤其容易上当。

  “嗯!我知道的!”见陆灵秋一脸在意的样子,慕青心里微甜。

  “灵秋哥哥那边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她问道。

  “好玩的事情倒是没有,不过……”陆灵秋猛然想起,早上发生的关于水莲毁坏阵法的那件大事似乎还没有传到小姑娘耳朵里,不然以她的性子,肯定早就开始追问到底了……

  他赶紧换了个话题:“倒是有件比较奇怪的事。今天上午,玉桂峰的高执事来通知我说,徐芸瑶似乎主动去找长老卸下了‘灵月十二晨星’一职,过些天可能会有新的人来接替这个位置,也不知发生了什么。”

  在灵月派,十二晨星之位是所有女弟子们的梦想。一旦当上晨星,不但可以掌管一峰、位高权重,还能获得门派赏赐的各种福利,比如私人洞府、上品丹药、更好的功法和秘籍等。按理来说,只要不出大纰漏,绝不会有人主动辞职。

  徐芸瑶这么做,肯定是遇到了大问题。

  听到这个话题,慕青笑容一僵,明显有些不自然:“啊……可、可能是徐师姐她……家里出了什么事吧……?”

  “嗯,或许是吧。”陆灵秋也没有多想,二人各自心思重重。

  很快,在顶级大厨韩妙菱的亲手操刀下,各色鲜美可口的菜肴纷纷被端上桌来。

  “这道就是月亮烧啦,以鲜嫩青虾泥为底,揉以果蔬椒丝,宽油炸过之后再浇上特制的镇店之宝——锦月百味酱,趁热尝尝吧。”

  韩妙菱亲自将热腾腾的月亮烧摆在了二人面前。

  “啊唔——好、好吃!”慕青尝了一口之后,又迅速地用勺子再舀了第二口、第三口……很快吃得合不拢嘴,小小的腮帮被塞得满满的,甚是可爱。

  “是幸福的味道!”少女赞叹连连。

  自从上次在“琉璃百味亭”进行了一番沉浸式体验之后,她已经很久没吃到过这么美味的食物了。

  陆灵秋品了一口“仙人醉”,也微微点头:“不愧是号称‘锦月楼销量第一’的灵酒,醇香爽口,余味悠长,嗯,不错。”

  “嘿嘿,那当然!慢点吃,不够的话我再去给你们做。”听到自家商品被夸,韩妙菱还是很高兴的。

  她搬来一张椅子放到桌边一侧,跨坐上来,双手抱着椅子背,将下巴垫到椅背顶端,笑嘻嘻地看着兄妹俩用餐,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

  陆灵秋看着慕青面前摆着的“月亮烧”,忽然想起一事。他心中一动,闲聊般地问道:“韩师姐,不知这‘月亮烧’的名字,可有什么来历?”

  “月亮烧吗?嗯……”韩妙菱想了想,“这是很早之前就从奶奶那里流传下来的菜谱啦,我只知道它的做法,至于来历……还真不太清楚。”

  她不知道陆灵秋为什么问这个,正在疑惑时,又听他追问道:

  “那你,见过月亮吗?”

  一侧,抚琴女修演奏完了一曲,弦音停歇。舞者们也停下了舞步,短暂歇息。

  窗外吹来一阵微风,带着些许初冬的清凉冷冽。

  锦月楼内虽有灵阵保暖,但不知为何,韩妙菱却感觉到身体有些发冷。

  “没有哦。”

  她答道。

  听到这个答案,陆灵秋拿在半空中的酒杯一凝。

  慕青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目光中带着震撼之色地缓缓转过头来。

  “没有吗?”

  他想要再确认一下。

  “嗯。月亮的话,难道不是只在古籍当中才有记载的吗?”

  韩妙菱一脸正色,不似说谎:“是常识哦。

  谁都知道,那是神话故事里编造出来的东西吧。”

  ……

  离开锦月楼时,已是夕阳余晖,天色渐暗。

  陆灵秋与慕青走在回银弓峰的路上,二人各怀心思,沉默不语。

  灵月十二峰之间有着一定的距离,若不使用御空之术,仅凭走路的话,需要小半个时辰才可跨越山峰。陆灵秋不放心少女一个人回去,便决定亲自送她。

  之前韩妙菱的话犹在耳边。

  按她所说,“月亮”的存在,被记载在古籍《杯月》一书之中,此书并非功法,亦非秘籍,只是古人所撰写的一本关于神魔大战的故事而已,要是想看的话,在藏星殿第一层就能找到手抄本。

  大部分人对于月亮的印象都是凭此书中的几句描述来形成的:

  “天边白玉,名曰广寒。形如瑶镜,又似玉弓。”

  这个真相对陆灵秋而言意义非凡。当然,也对慕青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陆灵秋是真正见过月亮的存在的。

  慕青也是。

  虽然少女的记忆里,无法直接去回想关于月亮的一切,但月亮的样子却清晰地刻在她的脑海里。

  如果真如韩妙菱所说,外人不曾见过真实的“月”的话,那就意味着,这世上真正见过月亮的,便只有他和慕青二人。

  “灵秋哥哥,你说,会不会,我们身边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呢?”

  少女没有停下脚步,只是突兀地问道。

  感受到她的不安,陆灵秋轻轻揉了揉她的青丝,望向天边:

  “或许这片土地,这处环境,这方天空,都是伪物。

  花草可以是虚假,四季可以是虚假,空气可以是虚假,其他全部,都可以是虚假。”

  “但心灵不会。”

  陆灵秋平静地低语道:

  “慕青。

  你,和我。

  永远真实存在。”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