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灵使养成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白羽飞鸟

灵使养成计划 公羊也 3471 2020.12.29 12:30

  灵月派,银弓峰。

  已是五更,万籁俱寂。

  慕青盘坐在屋舍内的蒲团上,毫无困意。

  “也不知灵秋哥哥怎样了。”少女抚摸着手上的灵戒,喃喃自语。

  不过很快她便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张大了水灵灵的双眼,俏脸一红,捂起小嘴飞快地摇头否认:“不,不对,明明是个对我做出那种事的坏家伙,我怎么能真的把他当成哥哥,一定只是叫顺口了而已,嗯!可恶的陆灵秋,超坏的陆灵秋,是人类的陆灵秋……”

  少女正要自我洗脑,却恍惚间听到有另一道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在耳畔回荡。

  “可是他超帅啊……”

  “他对你很好吧……”

  “他给了你天阶功法欸……”

  “他还答应你帮你突破到蕴神期哦……”

  “哇,这都不满足吗,坏的是你才对吧。”

  心中的人格仿佛被撕裂成两半,一边是“理智”的自己、另一边则如恶魔低语,两种人格争论不休,仿佛经历了一场天人大战,渐渐地,理智的小慕青渐渐被另一阵营的自己击溃,耳边只剩下灵秋哥哥的好,完全遮蔽了他一切的“坏”。

  虽如魔音灌耳般,但她心里明白,这才是自己真实的想法。

  “嗳,饶了我吧。”少女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张开双臂仰倒在柔软的垫子上,目光涣散地看着天花板,思绪复杂不已。

  想不到本尊堂堂天鹿灵妖,竟会对一个凡人如此……如此……

  ……如此在意。

  这不正确。

  慕青抿起小嘴,想到了在族中临走之前爷爷对她说的话:“青儿啊,爷爷的命数就要到了,我已请大祭司推演过,天鹿一脉的未来唯有你能传承下去……此番若是真的寻到些什么机缘,切记一定要把握住啊。”

  虽然爷爷似乎话里有话,但她当时听到命数将尽这几个字,顿时泪眼朦胧,只是呜呜大哭了好久,也没有太往深了想。毕竟,爷爷是她在族内唯一的亲人,从小就对她无微不至、溺爱有加。

  如果爷爷走了,她对天鹿族人就没什么留恋了。其他那些长老伯伯们,眼中除了利益便是利益。根本没有真心。

  “呼。”想到此处,少女坐起身来,整理了一下心情,然后素手一挥。

  右手中指上绿光一闪,一本厚厚的古籍掉落到她白嫩的大腿上。

  “灵秋哥哥给了我天阶功法,虽然不知灵使的职责到底是什么,但既然他要求了,我就一定要把这部功法学会,不能让他失望。或许,这也算是一重考验吧。”

  看着封面上的《花神真诀》四个大字,慕青深吸一口气,郑重地将之翻开。

  她曾经向陆灵秋询问过这本功法的来历,原以为也是神通广大的他创下的,却没想到陆灵秋很果断地否认道:“并非由我所写。”

  “此乃花神所创,真迹自上古时期便保存于天山孤城。”当时的陆灵秋面现痛苦之色:“具体我也无法回忆起来,只记得要想通过镜花宫一线天的‘六道万花迷灵大阵’,至少要先将其中第一层——初绽境修炼下来才可以。”

  陆灵秋并未多说,只是将一些最基础的需要注意的点告诉了她。

  “修炼此功法有三大前提,只要任何一项不满足,就无法修炼。

  《花神真诀》扉页上写到,‘此法仅传女子,欲练此功者,非倾国之姿不可练,非聪慧绝顶不可练,非处子之身不可练,非天灵根、灵体不可练’。”

  “哈啊——?这么严苛的嘛?”慕青虽然知道,能作为天阶功法的存在,必然有着其无法想象的门槛,可当真的听到这些条条框框之时,她却顿时没了自信,不确定自己是否够资格去修炼。

  陆灵秋见她这般模样,只是笑道:“性别没问题,资质嘛,身为至木灵体,绝对没问题的。聪慧绝顶的话,虽然偶尔傻乎乎的,但总体来说,绝对聪明。”

  “喂!”

  “倾国之姿嘛,嗯,我个人认为完全达标。”

  “哼,这还差不多……”

  “至于处子之身……慕青,你是处子吗?”

  “我当然是——喂!你怎么可以问我这种问题,你是变态吧?!”

  ……

  想到此处,少女脸上再次飞起两抹红晕,胸中小鹿乱跳,再也不能聚精会神地研习功法,她啪地一声把古卷合上,走到床边一头扎在柔软的被子里,闷声嘀咕道:

  “可恶——还是明天再说吧……”

  ……

  大秦国边境,落霞村。

  “兄长!我回来了!这次收获颇大,我带回了早已失传的万灵——”

  一处破败的小院内,奚飞鸟的声音戛然而止。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她握着小瓶的手一颤一颤,双目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一幕,猛地扑了过去。

  “白羽——!!!”

  夜色低沉。

  只见一只白色巨鸟趴伏在地上,身上满是血痕。它的羽翼早已残破不全,胸脯中央存在着拳头大的孔洞,鲜血汩汩直流。

  “怎……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明明才离开三天而已,明明只是去赚些灵石想要买些用来突破的草药而已,

  明明说好回来之后就可以一起飞往南方,一起回家的。

  红色沾染了地面,奚白羽奄奄一息地抬起头,用最后的力气张开小半截翅膀,伸向自己的妹妹。

  他多想在临死前,再触碰一下,自己唯一的亲人。

  可现在,妖核被夺,法体被毁,甚至连翅膀都被那些魔鬼拔除,他已连呼吸都做不到了。

  模糊的视线里,是少女冲着自己奔跑而来的身影。

  脑中闪过儿时自己托着她第一次飞上天空的画面。

  真好啊。

  要是没有杀戮,没有人类,该多好啊——

  “咳——呕——”

  内脏连带着血块喷涌而出,

  已经无法再说出一个字了。

  最终,他耗尽残留的一丝灵力,对她传音道:

  “是戮妖盟……

  飞鸟,快逃……

  坚强些,一定要……

  活下去。”

  那小半截白色羽翼似是失去了力气,重重垂落在地,再无生机。

  “不——!白羽!!”

  她歇斯底里地大喊着,明明只是不到十米的距离,在这几息之内却似数万光年般遥远,悔恨与悲伤的情绪在她心底轰然泄出,眼角的泪水随着狂奔的脚步向后方洒落而去。

  如果我不离开这里就好了。

  如果我一直在他身边就好了。

  就算遇到危险,也能一起面对。

  可是——

  就在少女扑到他身边之时,院中四周忽然升起数道黑烟,随后,七八道身影突兀地从黑烟中走出,将奚飞鸟团团围住。

  少女猛然回过神来,转身护在奚白羽的遗体之前。

  “啧,果不其然,上古白隼一脉的最后的纯血种,竟是一个小女孩。”为首一名头戴兜帽的男子邪笑道。

  他手里握着一把长满倒钩挂刺的鞭刃,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一步步靠近少女。

  “这一切,是你们做的吗。”

  奚飞鸟声音发颤,她知道,眼前这些人的黄袍服饰,便是妖族大敌之一,戮妖盟盟众的会服。

  戮妖盟,天苍大陆修仙界里,实力底蕴完全看不透的大型神秘组织之一,以狩猎高阶妖兽为主业,平时以拍卖妖核、贩售炼器材料等项目来维持组织经营,对妖族而言可谓是生死大敌。

  “呵呵,大难临头,就算知道这些又有何用?”

  男子步步逼近,邪淫道:

  “莫不如乖乖投降?你若放弃抵抗,我保证不会像对待你兄长那样残暴的,相反,我会在享用完你之后,把你卖到妙仙阁——”

  他庞大的灵压瞬间笼罩全场,直接将少女锁定。其余几名盟众纷纷向后退了几步,并无出手之意。

  “竟是元婴期的存在。”

  奚飞鸟心中咯噔一下,暗自思忖:难怪能让兄长陨落,若真是元婴期修士,想必连我也插翅难逃。

  她目前的修为仅仅是成丹期妖王大圆满的级别,在妖族中,修炼体系分为六个境界,分别是:

  开智期小妖,凝灵期大妖,成丹期妖王,化形期妖尊,蕴神期天妖以及渡劫期妖神。

  对应着人类修士的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和渡劫的体系。

  成丹期妖王相当于人类金丹期修士,虽可幻化成人形,让人类难以区分到底是化形期还是成丹期,但在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从元婴修士手里逃掉的。

  但是——

  奚飞鸟毫不犹豫地将手中小瓶拧开,抬手一仰脖便将那瓶中的乳白色液体尽数倒入喉咙,并咕噜一声咽下。

  见她如此动作,男子脚步一顿,厉声道:“那是何物!”

  未等话音落下,他手中鞭刃早已幻化为一条长蛇般的刺索缠卷袭来,而与此同时——

  一阵飓风以少女为圆心,倏然间冲天而起!

  奚飞鸟头顶的青纱斗笠被这狂风吹向天空,露出了她瓷娃娃般精致美丽的小脸。

  青光闪耀,鞭刃法宝在触及光芒的一瞬,竟似被外力偏离了方向,击到了院内石桌上。桌上茶具登时随着一声脆响变得稀碎。

  “兄长的仇,我会报的。”

  奚飞鸟环视眼前众人,一字字道:

  “到那时,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她张开双臂,仿若拥抱蓝天。

  万灵聚汇,清风指引。

  下一息。

  夜幕之下,两张巨大丰满的洁白羽翼从奚飞鸟的背部破体而出,展向天空!

  她的前半身依旧是人形模样,背后却生出了并非虚像的白隼翅膀,美艳至极。

  “你,竟已半步化形!”

  兜帽男修大惊,脸上狞色一闪,大喝道:“上!”

  院内其余六修士同时从储物袋中摸出一物,投掷而出,奚飞鸟定睛一看,竟是对妖类有特殊效果的极品法器——缚妖绳。

  此物有汲取妖力的效用,若被缠住,必然凶多吉少。

  眨眼之间,她将奚白羽的遗体背在身后,在缚妖绳落下的最后一刻,张开双翼,如一道青线般,撕裂虚空,遁入须弥。

  ——悍然消失在众修眼前。

  片片羽毛飘落而下,院中竟似下了一场小雪。

  “少主!这……”

  见法绳扣在地上落了个空,几名盟众大惊,同时面向为首男修不知如何是好。

  “呵呵……哈哈哈哈!神迹,果然是神迹!不愧是纯血种——!”

  兜帽男子满脸的疯狂之色,沉声道:“莫慌。她那死去的兄长身上已被我种下灵印,只要在方圆千里之内,便可追踪得到。你们,分头去找!”

  “是!”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