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灵使养成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试炼前夕

灵使养成计划 公羊也 2594 2021.01.15 00:01

  玉桂峰内,地字第七间屋舍中,萧白将一个沉甸甸的小皮袋扔给眼前的女修。

  “葛师妹,这是定金,事成之后,剩下的七成我立刻补给你。”

  女修立马伸手接过袋子,在手掌里掂了掂,感受到那比预期中还多些的重量后,满意地笑了笑,露出一嘴黄牙,道:“还是萧师兄大方。你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你看上那小妖精,她准跑不了。”

  “呵呵,那我们再详细核对一下流程。”萧白又从一侧拿出一捆绳索,压低了声音将之递出:“这是我花重金在黑市上买到的缚妖绳,有了此物,你即便尚未筑基,也可轻易将慕师妹制住。”

  “这……!这不是戮妖盟专门用于对付妖兽的制式灵具吗?!萧师兄,这可是极品灵器啊!”葛娴见到此物后大惊失色。她虽家境贫穷,但却对这些奢侈品级别的灵器很有了解,甚至连极为冷门的一些品类都如数家珍。

  毕竟,对某些人来说,往往缺什么,就会想要去得到什么。即便知道自己可能一辈子也买不起,但也还是会忍不住去了解,并且解释起来头头是道。葛娴就是这种人。

  “嗯,此物能够吸取被束缚者的灵力。只要你找准时机一击得手,她就算是筑基末期也插翅难逃。”萧白补充道:“当然,如果到时出现意外,不得已需要硬碰硬的时候,你可以喝下这个。”

  他又将一个圆胖的小白瓶儿从怀中摸出,放在桌上,推到她面前。

  “萧师兄,这是什么?”葛娴面露疑惑之色,小心翼翼地将之拿起,摘掉纸塞,送到鼻翼下闻了闻。

  一股苦得呛人的味道从瓶中飘散而出,她脸色一变,赶紧将瓶口扣住。

  却听萧白说道:“是‘小还灵丹’。”

  “啊?小还灵丹是这样的?”葛娴思索了片刻。

  在她印象里,“小还灵丹”应该是下品丹药中相对昂贵的一种,此丹服下后可快速回复五百左右的灵力,在低阶修士的斗法中很容易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不过她没喝过,更没见过实物,所以一时间没能认出这味道古怪的丹药。

  萧白解释道:“我早已派人打听过,慕青她筑基尚不足十日。就算她这些天里能多修出二百灵力,最多也才不到一千二而已,随便释放两招灵术就会消耗一空。

  而师妹你炼气期大圆满的修为,灵力几乎一千,与她之间的差距甚微。若真动起手来,有这颗丹药作为底牌,胜率绝对是多于一半的。”

  葛娴闻言,点了点头,把丹药收进储物袋中。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给她灌下迷春散,待她昏厥之后,我出面把尾款付清,你直接离开望舒山脉,离开大秦,再也别回来。”

  萧白双眼微眯,接着说道:“灵月门规森严,对于叛门弟子一经发现,必会当场诛杀,所以葛师妹,后面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下去了。”

  “好,我心里有数。”葛娴神色中闪过一丝决绝,坚定道。

  她与萧白合作不止一次了,上次在银弓峰散布谣言也是她在背后串拢的,为的是能多挣一份儿数量不小的灵石。

  越是穷苦的人就越明白钱财来之不易。

  葛娴从小生活在乡下山沟之中,若非在机缘巧合下被行走人间的陌生老道发现灵根,并指引她去参加各大仙门的升仙大会,她可能到现在还生活在山村里,连吃上一顿饱饭都是问题。

  她心里清楚,在萧白这里接的最后一单是个脏活儿,而且无论成功失败,一旦做了,就再也没有回头路。

  要么事成之后带着灵石逃跑,要么事情败露被上面的人诛杀。当然,也可能在逃亡过程中被追捕,结局一样是死。

  但无论如何,面对一百灵晶的巨大诱惑,她都没得选择。她自知天赋一般,筑基都很是艰难,至于结丹,更是基本无望。

  与其继续在灵月派过着看不到希望的苦修生活,倒不如带着这笔巨款潇洒一把,享受余生。

  这些钱,足够她花大半辈子了。

  “嗯。明天就是三派弟子在望舒首峰相聚的日子了,你先回去好生休息吧,有什么事记得用加密传音符联系我。”萧白淡淡道。

  “好的。”

  二人未再多言。葛娴带着东西,走出了地字第七间。

  就在她的身影刚刚消失不久,屋内的萧白望着门外,脸上逐渐显露出一丝狞色。

  ……

  夜色更加深沉。

  时间已至四更。

  银弓峰,玄字第二间里,少女安静地坐在桌前,读着那本薄薄的秘籍——

  《万叶飞花》。

  “万叶浮空,飞花流连。

  此术灵感源于木灵法·千叶之术。

  至木灵力,可汇万叶。

  在此基础上,只需以花灵之力替代原本木灵之力,即可在空气中凝成花灵叶,不必再去依靠环境施为。

  ……

  此术专属镜花宫木灵守护

  ——慕青。”

  少女将其中的大段法诀和原理逐字逐句地看完,直至最后一句话时,鼻尖忽然一酸。

  心中的憋闷情绪再也无法压抑得住,竟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时,才可以无所顾忌地释放情绪。

  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滴在裙上,也打湿了秘籍扉页。

  她终于看清了一些,他对自己的在意程度。

  “果然是我错怪他了。可、可是……”她一想起那只黑猫,想到她当时躲在他床上的样子,就还是难以放下心中的芥蒂。

  毕竟,对于自己最喜欢的人,她怎么可能愿意和别人一起分享。

  就在这时,她的门再次被轻轻拍响。

  “是灵秋哥哥又回来了吗?”她赶紧抹了抹眼角,跑到门边:“灵秋哥哥……”

  “——?”

  门外站着的并不是陆灵秋。

  “啊……偷腥猫。”

  夏怜星:“?”

  “我不叫偷腥猫。”

  “你来干什么。”

  慕青打量着眼前的猫耳少女。

  夏怜星也一眼不眨地盯着她。

  “可恶。她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啊。”

  二人心中的第一反应都是如此。

  慕青看着柔弱文静的夏怜星,不知为何总有种想要摸摸她的冲动。

  而夏怜星看着慕青那娇小可爱的模样,也是瞬间产生了巨大的保护欲,甚至很想把她拥进怀里……

  在她们互相观察了对方半炷香之久后……

  “我想跟你好好谈谈……关于主人的事。”夏怜星平静说道。

  “主人的事?……进来吧。”

  这次慕青没有拒绝,而是直接把门打开。

  虽然陆灵秋那边解释得很清楚了,但她还是有些事情需要确定。

  而且一定要确定。

  夏怜星走进房间,目光四处看了看,很快就发现摆在桌上的花篮和里面的巧克力。

  “这些……是他给你送来的吗?”

  慕青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从中捏出一块儿黑巧克力送入口中,用力咬下。

  “很甜。”

  夏怜星怔了怔,道:“……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和他之间……”

  “嗯,我知道。”

  慕青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双眼,打断了她:“我并不关心你们是怎么签订契约的。”

  夏怜星睁大美目,心中一惊:“你也是‘预备灵使’吗?”

  她并不知道太多关于慕青的事情,今晚来到这里,仅仅是因为不想让陆灵秋继续被她误会,她本打算说“是我主动勾引他的”之类的话来揽下全部责任,可一听到这些,她终于明白,原来灵使竟非我一人。

  “‘预备’?”

  慕青摇了摇头。

  她的青丝柔顺而有光泽,在幽暗的环境中更有种别样的静谧唯美之感。

  “呵,”她笑了笑,仿佛在宣示着主权:

  “吾乃镜花宫‘木灵守护’,是正式的灵使呢。”

  在夏怜星愕然的目光中,她骄傲地又补了一刀:

  “而且,我已经化形了哦。”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