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灵使养成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反客为主(新书求投喂)

灵使养成计划 公羊也 2851 2020.12.31 00:05

  天山山脉地处中州最核心之处,绵延千里。

  此地常年被高阶妖兽占据,凶险万分,普通修士大多有来无回。

  在山脉最中央区域,有一根直入云霄的黑色石柱。抬眼望去,根本无法看清其顶部景象,仅有雾气朦胧,云烟缥缈。

  在此之上,则是孤城。

  一座悬浮在白云之巅的城市。

  庞然巨物,如梦如幻。

  此刻,位于孤城正中央的“镜花天域”大阵内,一名身着黑白色蕾丝镶边长裙的女子,正握着扫帚仔细地清扫着一间洞府。

  她留着及腰银发,动作干净利落,却不知为何,给人一种孤寂落寞之感。

  这座洞府与大阵同名,内饰华丽,除密室所在这一层之外,还有着第二三层以及地下室。

  沙——沙——

  扫帚扫过地面的声音回荡在石室内,整个洞府中安静得可怕。

  阵外,城市之中的各类建筑一应俱全。有酒楼、戏台、青楼、赌坊、民房、城墙……

  街道两旁的小摊上摆着各种杂货物件,包子铺门口的蒸笼上冒着热腾腾的水汽,拱桥下方有木船缓缓划过,然而——

  偌大的城池里,仅有她一人。

  这是一座空城。

  “咻——”

  一道细微的嗡鸣声从天外传来,打破了这诡异的死寂。

  银发侍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首望向飞来之物。

  是一只彩色的纸鹤。

  她原本如一潭死水的内心,竟似重获新生般,泛起了些许涟漪。

  而那若是常人看了绝对会被惊艳到呆滞的倾世仙颜,也渐渐恢复了血色。

  她把扫帚立在一旁,伸出手掌,小心翼翼地将纸鹤托在手心,平复了一下心底的波动,深吸了一口气后,才郑重地将之一点点展开。

  “铃,你还好吗?我最近在灵月派处理一些事情,可能还需要一段时日才能回去。哦对,在这边我遇到了些小麻烦,嗯,如果有空的话,帮我送一点灵石送过来吧,忙的话就让她们替你送来也可以,最好在十天之内送到哦,我住在玉桂峰黄十一号房。另外,家里就暂时交给你打理了,我会尽快回去看你的。”

  纸鹤上的字是用彩色的灵力刻印上去的,字迹贝联珠贯、工工整整,花铃捧着信的双手轻微地颤抖着,琥珀色的瞳孔中充满了极度压抑着的扭曲亢奋之色,她将信反反复复地从头到尾看了好几十遍,病态地自语着:“信……是主人写给我的信……”

  她用双手将信纸捧到眼前,埋头深深地嗅着字迹上的气味,想象着陆灵秋给自己写下这些文字时的画面……

  过了许久。

  直到她呼吸逐渐困难,甚至双颊泛起了两抹迷醉的酡红,她才意犹未尽地把信纸收入囊中,对着空气轻轻道了句:

  “嗯。”

  ……

  灵月派,玉桂峰。

  一天时间匆匆而过,深邃的黑夜帷幕再次被拉开。

  陆灵秋坐在自己屋中的桌旁,一脸满意之色地把玩着手中的得意作品——传音白玉。

  在今日的门规讲解结束后,下午就变成了新晋弟子们的自由时间。陆灵秋虽然很想去五羊峰的锦月楼品尝下灵月美食,但碍于兜里没灵石,便只能忍着饥饿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搞研究。

  “算算时间,给铃写的信也应该差不多寄到了吧。”他略一琢磨,中州距离大秦国虽有数千里之遥,但经过改良的纸鹤,飞行速度几乎能达到日行万里,按理来说,这个时间应该是到了的。

  就在他揣摩着自家那位冰冷侍女到底会用什么办法去凑钱时,门外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灵秋哥哥,你在嘛?”

  一听是慕青的声音,陆灵秋微微一笑,立刻起身将门打开。

  “哎,新晋弟子不是没有玉牌么?你该不会是用暴力手段把玉桂峰的大阵直接给破了才到这里来的吧?”

  见少女俏生生地站在门口,陆灵秋伸手揉了揉她顺滑的青丝,心里竟罕见地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二人虽然仅仅一天没见,但不知怎的,感觉时间似乎过了好久。

  “没有啦,我去问白师姐借了通行令。”慕青得意地比了比手里的令牌,推着陆灵秋走进了屋子:“让我看看,灵秋哥哥的屋子里会不会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不存在的。”陆灵秋感到好笑,不过当他看到少女反手把门一关,之后立刻换了个表情的时候,顿觉不妙。

  “哎呀,意外的很乱呢。”少女走到桌前,观察了一会儿桌子上的各种材料和瓶瓶罐罐,背对着他,似是无意地问道:

  “哥哥昨晚睡得开心吗?”

  “???”

  陆灵秋立刻警觉,咳了几声,谨慎回答:“还好啊……为什么这么问?”

  “嗯……我听说,昨晚,玉桂峰的徐师姐,好像把哥哥叫到了自己的闺房中去了呢。”慕青转过身来,笑眯眯地看着他:“是真的吗?”

  陆灵秋感到毛骨悚然:“……啊,这个,确有此事……不过……”

  “不过什么。”慕青一瞬间出现在他身前,二人几乎零距离地贴在一起,她盯视着他的双眼,只要他说谎,她便能第一时间察觉到。

  “……不过我逃了出来。”陆灵秋实话实说。

  “真的吗?没发生些什么吗?”

  少女与他对视着,如兰般的呼气像猫爪般挠得他心里痒痒的,陆灵秋心说:“太近了啊!”表面上却浑然不觉般地点了点头。

  “那你发誓。”少女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眼神“恶狠狠”地逼迫道。

  “嗯,我发誓,昨晚我虽然被徐芸瑶传唤到她的房间,但是绝对什么都没干,并且找到机会就第一时间逃离了,以及以后也绝对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不会进入她的房间里去……如果说谎,天打雷劈,孤独终老……”陆灵秋配合地按照少女的指示进行发誓,心说:不对啊,我好像才是主人吧??

  “这还差不多,那我相信你啦。”

  亲自确认了答案后,心情豁然开朗的慕青展颜一笑,看得陆灵秋短暂地失了神。

  “果然不能相信那些八卦的师姐们,我就说嘛,灵秋哥哥怎么可能会看上那种货色……”少女气哼哼地坐到桌前,对自己的明智判断非常满意。

  “呃……所以说,是谁告诉你这些事的?”陆灵秋回过神来,坐到她身旁,问道。

  慕青将她在银弓峰听到的八卦和一整天的经历简单地说明了一遍,他听罢,顿时皱起眉头,沉吟道:“不应该啊。辰时之前,各峰弟子都在上早课。按理说,昨夜之事,若非在早课前就通过传音等手段目的明确地进行传播,别峰弟子不可能知道……”

  难道说,有人搞我?

  陆灵秋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如果真是这样,就说明有人刻意在他和慕青之间制造误会。这种手段虽然没什么意义,但却有够恶心的,陆灵秋眯了眯眼,陷入沉思。

  “哎,好啦,别不开心啦。我没有不相信你哦。”少女心思细腻,自然反应过来这里面有蹊跷,不过她却并不在意,相比之下,她更担心陆灵秋会因为这件事发怒。

  “嗯,不多想了。对了,这个给你。”陆灵秋递给她一块传音白玉。

  慕青“咦?”了一声,喜滋滋地接过来问:“这是什么?礼物吗?”

  “叫传音白玉。我最新开发的。功能的话,像这样。”

  陆灵秋站起来,走到屋中的一个角落,背对着少女,将灵力注入手中的另一块白玉中,对着玉石喊道:“慕——青——”

  几乎同时,少女手中的传音白玉亮起了微弱的光芒。

  她惊奇地睁大了眼睛盯着手中玉石,也学着陆灵秋的模样,往里面注入灵力。

  下一息,玉石里传来了音量几乎一模一样的“慕——青——”的声音。

  “哇!!!”少女震惊得合不拢嘴,“这个好耶!”

  “那当然。”陆灵秋回到桌旁,笑道:“有效距离大概也就十里范围内,定向型,输入灵力越多,传播距离越远。你拿走吧,以后想我的话就可以对着它喊话了。”

  “谁、谁会想你!”慕青俏脸一红,宝贝地将传音白玉收进灵戒,心中将灵秋哥哥无所不能的高大形象再次往上拔高了一大截。

  二人在一起呆到夜半三更,直至陆灵秋问:“你要住在我这儿吗?可我只有一张床,或许会有点挤”的时候,少女才略带不舍地嗔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不过,她却并未直接回银弓峰,而是在陆灵秋关门之后,借着星光,悄然走向——

  玉桂峰的天字第一间。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