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灵使养成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剑宗夜谈

灵使养成计划 公羊也 2129 2020.12.24 20:30

  御天剑宗。

  夜半三更,某内门弟子屋舍里还亮着油灯。

  简陋的土炕上,丛心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他原本是想要连夜打坐,尝试突破下一层修为的。

  可不知为何,自从两天前在银晖林经历了那件事后,他的脑中便常常浮现“她”的影子。

  惹人怜惜的相貌,柔弱无骨的身躯,触感极佳的冰肌玉肤,和那让人无法忘记的浅绿色滑顺长发。

  他时常幻想,若那天一切顺利,若那修为可怖的男人没有出现,若乔师兄得手后真的轮到了自己,该有多好啊。

  可为什么,天意总是不遂人愿呢?

  修炼也不顺利,出任务也不顺利,就连、就连近在眼前的绝佳机缘,竟也会叫他人夺去。

  他不甘心。

  咚——

  握拳的双手狠狠砸在坚硬的炕沿上,丛心猛地坐起身来。

  或许是听到了这声音,隔壁传来了窸窣的轻响,随后是刻意放轻的脚步声。

  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门口。

  “怎地了,丛师弟?”

  入秋的夜里冷风吹拂。周丰上半身裹着厚棉被,看着表情异常狰狞的小师弟,拧着眉头问道:“还在想那件事儿?”

  “嗯。”丛心点了点头。

  “周师兄。”他龇着牙,喘着粗气低声问道:“你恨吗?”

  “恨?”

  周丰见他这般模样,“嗨呀”一声,走进房门,坐在了炕边上,拍了拍小师弟的肩膀。

  “丛心呐,师兄也不是什么圣人,你说,到嘴边的珍馐美食,没吃到不说,还倒搭上我几乎全部的家底,能不恨吗?”

  他叹道:“你师兄我的灵热枪,可是自入门以来这七年里,花费一大半的光阴辛辛苦苦出任务换来的啊。”

  丛心自然知道。他平日里和这位周师兄走得还算蛮近,自打入门起,这位其貌不扬的好色师兄就经常对他照顾有加,所以有什么心里话他也愿意与之分享。

  “咱俩和乔师兄不同。乔奈他出身显贵,在这御天剑宗里既有身份又有背景,不用怎么努力就能享受到大部分弟子拼尽全力耗尽青春才能得来的东西,就算错过了一些机缘,但只要人还在,就没什么损失。”周丰咽了咽口水,接着说道:

  “而你我都是寒门子弟,没有资源,天赋也不出众,一开始就败在起跑线上了,只能靠外力寻找属于自己的机缘。”

  “但人总得知足不是?咱往好了想,比起师兄我的灵器被毁,那天要是我们三个被那看不出深浅的家伙当场斩杀,你现在还有发愁、发怒的机会吗?”

  “可……”

  “听没听过一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丛师弟,千万别着了相啊。”

  “……唉。”

  道理丛心都懂,他也知道,凭自身现有的实力,真遇到什么杀人不眨眼的邪修,多半是凶多吉少的下场,但那少女的容貌,仿佛在他心底埋下了一颗种子,若不想办法拔除,今后的修行之路恐怕阻碍重重。

  看着小师弟依旧压抑万分的面孔,周丰眼珠一转,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二人无言片刻,他突然不确定地问道:“师弟,你莫不是……”

  “好妖女这一口儿?”

  “……”

  ……

  数日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立冬前夕。

  空气渐冷,通往灵月山脚的路上,本该是行人寥寥,而今却有不少旅人在匆匆赶路。

  此地位于大秦国正北方向,一条宽阔的主干商道贯穿南北,途径数个小镇,径直从秦国要塞指向望舒山脉。

  不难看出,大半的路人都是冲着这即将开启的望月祭而来。

  除了准备报名试炼的修士外,还有很多陪伴而来的家人送行。

  灵月作为豪门大派的名头,果然不是随口说说。

  慕青和陆灵秋一前一后地走在路上,他拉着她的小手,像极了带着妹妹出来游玩的富家公子。

  二人的颜值本就不一般,即使尽可能低调地走着,也还是会偶尔引起路人的关注,回头率不可谓不高。

  经过数日的磨合,慕青对他的想法和喜好有了初步的了解,在外人面前也能够从容地表现出百依百顺的乖巧模样了,毕竟,天阶功法实在是太香了。

  在她的印象里,陆灵秋是一个极其英俊且神秘的、修为未知但绝对深不可测的、随随便便就能够掏出超级宝贝的、喜欢奇奇怪怪的衣服的、要求很多但不是特别过分的、虽然有时很凶但实际上内心却很温柔的人。

  这些天在玉钩客栈里,每天白天他都会靠在窗边看一些古卷,专注地研究些什么东西,而一到夜晚,他便会痴痴地看着夜空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曾好奇问过:“你在看什么?”

  他却没有回答,反而是幽幽问道:“你见过月亮吗。”

  “当然见过。”

  “月亮是什么样子的?”

  “明亮的,圆的,像盘子一样会发光的东西呀。”

  “可为什么,”他指着天空,注视着她的双眸,一字字说道:“天上,却没有呢?”

  这个问题让当时的她脑中一滞,紧随而来的便是一股难以形容的眩晕感,那是一种深邃的、久远的、好像曾经有一部分记忆被硬生生抽离了的窒息感觉,这让她不敢再去回忆。

  陆灵秋也并未去追问,但看到她痛苦的模样,他仿佛也印证了自己内心中的猜想,只是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告诉她别再想了。

  这件事让慕青非常在意。

  虽然眼前的少年看似没有任何弱点,但她能隐约感受到,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迷茫且孤独。

  她想要解决他苦苦追寻的问题。

  于是,在陆灵秋解除了对她灵力的封印术后,她开始尝试运用妖尊级庞大的神识去令自己更加专注地回忆过去。

  然而每每触碰到关于“月”的记忆,她便会头痛难忍,在这样的行为经历了几次后,她发现每次的痛苦都会比之前更深一分,甚至最后一次,她直接晕了过去。

  当她再度醒来之时,已是躺在他的怀里。

  房间的天花板似在旋转,视线模糊不已。

  能够感受到他缓缓注入自己身体里的精纯到无暇的木灵力,和那让人安心的声音:

  “你已经很努力了,慕青。”

  “我……”

  “以后不许再想了,这是命令。”

  少女还要再说些什么,却听陆灵秋坚定道:

  “这个谜底,我会解开的。”

  ……

  

举报

作者感言

公羊也

公羊也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哦~   另外宣传一下:   【灵使养成计划】官方读者1群:870420977   欢迎小伙伴们加入~

2020-12-24 20: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