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灵使养成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十分委屈

灵使养成计划 公羊也 2561 2021.01.06 00:01

  早在涟台那天,他第一次看到夏怜星时,就觉得她有问题。

  因为作为极品异灵根之一的紫电属性,若是种在凡人修士体内,十有八九会发生阴气过盛爆体而亡的情形。也就是说,若非体质异于常人,一般只有妖修才能驾驭得了如此灵根。

  而据《天苍神妖录》所载,上古时期,妖族有一神脉,名曰黑猫氏族,此脉族人聚天地间阴雷之力,化为紫电。短短十年之内,通过秘法,让族中连续诞生出数只被紫电之力沾染的,身怀紫电异灵根的猫妖。

  而最出众者,是十几年前诞生的黑猫王女。

  消息泄露之后,一时间,妖界震动。无数外族灵妖开始谋划攻打黑猫族的灵脉,试图获取关于紫电之力的密辛。在一次高层会议里,这条消息传到了某位人类修士安插的耳目之中。而其背后的势力就是中州的妙仙阁。

  与戮妖盟不同,妙仙阁做的并非妖材炼器、妖材炼丹、寻杀妖兽的买卖,而是只做灵妖拍卖、妖偶出租、妖奴贩卖等专注于修士生理层面的特殊业务。

  可想而知,那些黑猫族的女妖一旦被妙仙居的人捕获,会有什么可怕下场。然而悲惨的是没过多久,黑猫一族就被妙仙阁的人先其他妖族一步,在天晴海岸上灭族了。

  在灵月派,弟子们都知,夏怜星是由掌门梵心师太在十几年前亲自抱回来的,当时并未对外声张,没人清楚这件事具体是怎么回事。

  直到前年,掌门忽然宣布,自己收了个义女,名为夏怜星,将作为这一代真传弟子来培养。这时才震惊了门内众长老,以及十二晨星。

  一直以来,灵月就只有十二晨星而无真传,现在突然空降一个真传弟子,最好的资源肯定都会拿来给她享用,大家自是不服。

  可当去年,夏怜星以未成年的身份凝成金丹的时候,天生异象,整个白玉峰的夜空之上,紫电漫天。那一刻,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再也没有什么不满了。

  在天才面前,庸人只能仰望其光芒。

  “唉。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陆灵秋又想伸手摸摸她的猫耳,不过意识到这样有点失礼,就把抬到一半的手臂放下了。

  “行了,我也不逼你。你走吧,就当今天的事什么都没发生好了。”

  “可你还没答应我……”

  “你不愿意签我凭什么答应你?”

  “可是、可是那个契约上面写的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全都是你的要求……”少女委屈极了:“你没有保证对我的秘密进行保密,也没有保证我以后能顺利报仇……”

  “哇,用你的猫猫头好好想想,是你求我学灵术好吗?我还要向着你喽?而且,我看上去像是会把别人的秘密随意说出去的大嘴巴吗?”陆灵秋站起身来,瞥了眼夏怜星,冷冷地说道。

  “让开,我要出门了。”

  少女被他这么一凶,登时眼圈一红,低下头不再说话。只是娇小的身躯微微颤动,时不时用道裙的袖口抹着眼泪。

  陆灵秋:“……”

  看着她那就算是哭也不想给外人看到的坚强模样,一股恻隐之意由心底悄然滋生。

  唉,真是没办法。

  如果说他身上有什么弱点的话,少女的眼泪无疑就是最致命的一种。尤其是这种软软的、打上一拳绝对会哭很久的女孩子。

  “行吧,我答应你。你可以暂时不签《未来灵使契约》,我也依然可以教你紫电灵法。但丑话说在前,这件事我不希望有第三个活人知道。”他淡淡地说道。

  “真的吗?!”夏怜星瞬间抬起头来,潸然的粉颊上泪痕清晰可见:“我、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讲的。”

  “嗯。以后,每周一次。三更无人时,在涟台等我。”

  听到陆灵秋不似敷衍的嘱咐,夏怜星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嗯嗯!好的,师……师傅!”

  “别叫我师傅,怪老气的。”他对这个称呼不怎么满意。

  夏怜星:“那……师……师兄!嗯,陆师兄!”

  “……行吧,你开心就好。但是在外人面前,该怎么叫就怎么叫,知道么?”

  “嗯!我懂!”

  ……

  一刻钟后,陆灵秋来到了玉桂峰藏星殿的门口。

  之前方晖师伯约他今日午时前来相谈,他算了算时间,应该刚刚好。

  “所以,你为什么也要跟着我到这里来?”看着身后形影不离的夏怜星,陆灵秋大感头痛。

  一路上已经有不知多少弟子带着好奇的目光看过来了。堂堂灵月真传,跟着一个普通内门弟子一起漫步向藏星殿,这不管怎么说都有点奇怪。

  “才没跟着你吧?我原本就打算来群星殿看书的。”夏怜星口不对心地回了句。

  “哦,行,行。那现在我要进去了,你去看你的书吧。”陆灵秋斜了她一眼,径直走入藏星殿。

  少女被他孤零零地甩在门外,心底顿时有种被讨厌了的感觉,泪珠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唉,女人真是麻烦。”

  陆灵秋心知此刻心软只会为自己带来更多的因果,便没有回头,而是狠下心来当先走上殿内木梯。

  藏星殿的构造甚为简朴,每层除了书架之外便是古籍。殿内共分八层,方长老在最顶层等候。

  按理来说,普通弟子的身份玉牌是不能进入到最上层的,而方晖师伯那天有太多事情要处理,根本就忘了给他行方便,所以凭借内门弟子的身份仅能上到第三层。

  见他在三楼阶梯的边缘隔着阵法踌躇不已,夏怜星默默地从他身后走过来,拿出自己的真传玉牌,直接将阵法打开。

  黄光闪动,屏障中心裂开一道透明的光门。

  少女委屈巴巴,也不敢跟他讲话,只是继续往楼上走去。

  陆灵秋:“……”

  他看着她柔弱的背影,心里总有种自己好像狠狠欺负了她的错觉……

  这黑猫怎么回事……

  明明是自己答应免费教她高阶灵法吧??亏的明明是我才对啊。

  心中暗暗腹诽着,直到跟着她一直走上八层……

  在灵月,内门弟子只能翻阅藏星殿前三层的书籍,执事们可以阅读六层以内,晨星七层以内,首席和真传八层。

  有夏怜星带路,他顺利地见到了正在顶楼沏茶品茗的方晖师伯。

  “哟,陆小友。”方晖看到他准时到达,不由目光一凝,一拍脑袋道:“瞧瞧我这记性,忘了提前给你块玉牌了。”

  老者目光一转,问道:“陆小友是跟着怜星一起上来的?”

  “是,方师伯。”陆灵秋点了点头。

  “来,坐吧。今日邀陆小友前来,是有一要事相谈。”方晖长老指了指茶桌对面的蒲团,示意他坐下。

  就在陆灵秋落座之时,却见方长老突兀地皱了皱眉,对着走向书架的夏怜星问道:“怜星,你是哭过了?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身为灵月派元婴中期的长老,方晖的神识庞大之极,屋内任何风吹草动他都能感受得到,见路过茶桌的少女表情不对,老者登时气息一凝,庞大的灵压呼之欲出。

  夏怜星在灵月派的地位,可以说是绝对的团宠了,还得是长老团的团宠。

  她虽不问门内之事,但修炼天赋却是无人能及。

  作为真传弟子,以后可是要代表灵月的门面的,连掌门师太都对她捧在手心里怕凉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在灵月的地界里,竟有人敢欺负她?还欺负哭了?

  方晖心中震怒。

  陆灵秋尴尬地回过头看了看少女。

  只见她本想摇头否认来着,但见他回头,鬼使神差下竟点了点头,并且伸出葱指指了指——

  一脸懵逼的陆灵秋。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