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木叶之皮卡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罪人

木叶之皮卡丘 吃土的扑街 2457 2019.08.12 03:20

  幽冥空间内,经过一番大战,宇智波的众人手段齐出,但面对攻有火遁配合加具土命,防有续作能乎的富岳也只有等死这一条路……

  “求求你族长!放了我好吗?我以后一定,一定和木叶同心同足,别……别杀我!”

  宇智波弦重伤瘫倒在地,看着逐渐走近的富岳恐惧道。

  “弦……很抱歉,当我做出选择后,我就不会再后悔。”富岳说:“这就是宇智波,偏执而又固执,认定一件事后就会不择手段的去完成它。”

  “炎如果知道他救的人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肯定会想当初为什么没有一刀解决你。”

  樱九倒在不远处,捂住腹部巨大的豁口脸色苍白,粲然一笑。

  “樱九……”脸上闪过一丝歉意,毫不犹豫的挥动手中炎刃,让地上痛苦挣扎的弦得以解脱。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快点动手吧,炎在下面也等久了。”俗话说得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樱九望向手持炎刃缓步走来的富岳轻笑出声。

  “现在有实力的族人都已经被你杀了,也再没有人会阻挠你。”

  樱九披头散发着,很难把从前在第三次忍界大战时飒然大方的她,和现如今躺在地上的狼狈女人联想到一块儿。

  “你的命毕竟是炎救的,好好的活下去吧,宇智波富岳……希望你能将宇智波重新壮大……”

  “将宇智波壮大……还是交给后人吧。”

  “你……”樱九默然,紧接着笑了起来:“我一直看你不顺眼,就算到了现在我也一样看你不爽!”

  “但不可否认,在从前你也算得上一个好的族长,或许按照你说的做,宇智波真的能够改变吧……”

  “或许吧。”富岳沉吟着,眼中无悲亦无喜:“还有什么话要交代的吗?”

  “我和炎本来说是战争后就结婚的,但没想到……”樱九摇头唏嘘道

  “我没什么话要留给后人的,我和炎也没有子嗣,只是有一个问题我想要问一下。”

  “开启万花筒的秘诀……是什么?鼬能开启还能说他是天赋异禀,你也能开启……就让我不得不怀疑,你们是不是掌握了开启万花筒的诀窍?”

  樱九没有血色的脸颊随着时间流逝又苍白了几分。

  “开启万花筒没有诀窍,我们宇智波的眼睛每一次变化都需要经历常人无法忍受的痛楚,而万花筒则需要经历比之更大的痛苦。”

  富岳说着:“我的眼睛……是炎救我的时候开启的。”

  “是吗……”樱九凄凄然的一笑:“你这算是在嘲笑我吗?”

  “嘲笑我,炎死的时候我感受到的痛,还不如你。”

  “……”

  樱九的眼神逐渐暗淡,富岳无言,长叹一声伸手将那双眸子合上,幽幽空间中除了富岳外还有数十道站立着的“人影”呆滞的站在原地。

  “一切都结束了……”富岳目光黯然:“……回家吧。”

  ……

  唰!

  富岳再次出现在训练场上,与他一同出现的还有数十具染血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为漆黑的夜色带来几分凉意。

  “父亲……”鼬从暗中走出,看着仿佛一瞬间老了几十岁的富岳,淡淡的苦涩在心中蔓延开来。

  他是在不久前回来的,不过还是晚了一步……而且就算他当时在场,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道不同不相为谋……

  富岳凝望着鼬,他一直以来视为骄傲的儿子:“已经回来了吗?……和我回家吧,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一下。”

  “是父亲。”

  富岳嘴角一动,想要说些什么欲言又止,最终摇了摇头道:“把族人的尸体都烧了吧,免得让团藏那老家伙一直惦记。”

  “是。”

  ……

  “那个面具男人自称是宇智波斑,但那也只能骗骗那些不知道宇智波斑实力的人。”

  富岳盘坐在蒲团上,双手环抱,说道:“斑的力量绝对比那个面具男人强,哪怕哪个面具男也强的可怕就是……”

  富岳看着眼前只比他矮了半个脑袋的鼬接着道:“万花筒的力量会根据每个人的想法而发生改变。”

  “当时在战国时期宇智波身为两大顶尖大族之一,斑又是宇智波的族长,他觉醒的万花筒秘术绝不可能是面具男的时空间忍术。”

  “作为开启万花筒,同样是空间类忍术的我再清楚不过。”

  富岳自嘲,呵呵一笑

  “当初因为我一时的大意导致了从小的好友……宇智波炎为我而死。”

  “那段时间我逃避战争,逃避樱九,逃避自己身为族长的责任,于是大穴牟迟诞生了。”

  宇智波富岳眼带追忆。

  大穴牟迟是一个与现实相互平行的小型空间。

  在空间中死去的人灵魂并不会解脱,而是被富岳所掌控成为他的助力,直到一天后这些“死人”才会真正意义上的死去。

  “这就是大穴牟迟,在古代神话中,司掌幽冥的神。”

  “那个面具男人的忍术也是如此,能进入另外一个空间,并且能将物体强行扯进他的空间,如果用在人身体的某一部分就会将那部分强行扯入空间内,这是我受伤时得到的情报。”

  “另外,他的万花筒能够进行短距离的空间转移,能不能进行长距离的转移我也不清楚,反正光凭着这些已知的情报就足以说明他的危险!”

  “而万花筒觉醒的这类秘术……大多都是逃避现实之人。”

  富岳看着坐在一旁静静倾听的鼬昂首:“他自称宇智波斑,说不定真与斑有所关系,所以鼬。”

  一直沉默的鼬抬头望了过去。

  “……我希望,你能将那个男人的身份调查清楚,他与几年前的九尾之乱脱不了干系!”

  “所以我希望你能将他的身份查清楚。”富岳说着嘴角扯出一抹微笑

  “你从小到大就没有让我失望过,明天你就去族里,贴一个公告,面具男再次偷袭,大部分族人战死,族长不幸身亡。”

  “……面具男的目的是写轮眼,为了今天的事情不再发生,让族人都搬进木叶从此改掉姓氏,不再姓宇智波。”

  “父亲?!”鼬眼睛猛地缩成针状,激动起来:“父亲说的事还是由父亲亲手完成吧!”

  “呵呵,鼬……当我的手被族人鲜血染红时,我已经……是个罪人了。族人都死了,我又有何脸面苟活?”

  富岳呵呵一笑,伸手在鼬头上摸了摸:“族人都死了,我一个族长却活了下来,这很不正常不是吗?”

  “千手一族能做到将自己的族人,化整为零全部打散融入木叶,甚至为了淡化千手的存在连纲手都没有获得千手这个姓氏,我们宇智波也不会弱了他们。”

  “我不同意!”鼬凝眉反驳着,情绪难得有些失控。

  “鼬,佐助在哪?”富岳答非所问眼神暗淡无光,万花筒使用过多就会导致失明,他离失明还有段距离,但也差不了多远。

  “我的影分身在陪他逛木叶夜市。”鼬激动归激动,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

  “记得我早上和你说的,佐助就拜托你了,还有你母亲,我死意已定,你能阻止我一次,二次三次呢?宇智波一族认定一件事后就不会后悔,我们是偏执的……鼬答应我,照顾好他们,好吗?”

  “……”鼬低头,两行清泪止不住的流下:“我……”

  “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