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生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0章 钱能通神

明生传 庸石君 3132 2020.08.02 00:13

  紫禁城。

  传檄入宫,朝堂震动,京城百官哗然。

  崇祯召集阁臣深夜入宫闭门议事,两个时辰仍在争论不休。

  诛杀叛将令人拍手称快,建奴全军覆灭更令崇祯惊喜莫名。

  自登基以来,后金就是悬在崇祯头顶的一把利剑,随时可能将大明劈的粉身碎骨!而今建奴受损,想必可以略微减轻对大明的压力。

  然而阁臣的短短几句话便令崇祯莫名惊悸,夜不能寐!

  明军打不过建奴,建奴打不过四海,陛下有何可高兴的?

  这是朝廷之危,绝非朝廷之福!

  四海此举意图何在?掠地几何?将欲何为?要不要出兵相帮?一连串的问号在崇祯脑中闪现,不弄明白睡不着觉啊。

  四海并未封锁消息,也没有办法封锁消息,动静太大,辽东也不仅仅四海同后金有消息渠道,皮岛,登州,宁远皆有自家的眼线。

  一石激起千层浪,明生尚在金州同阿济格对峙,各方势力已然是风云涌动,将金州之战视作可以影响日后历史走向的大事件来看待。

  谈判三日,两方就赔偿数额产生分歧,金方要求四海承担盖州,复州,金州,旅顺之战的所有损失。

  四海坚称只承担旅顺一战的部分损失,其他战事于后金有利,乃是根除后患,焉能赔偿?

  大话已经放出,必须按着剧本走下去。若是当真按着后金所提出的数额赔偿,四海怕也要伤筋动骨。

  没有必要,给你脸接着就是,不要得寸进尺!

  至于刘兴祚等人,被双方理智的忽略,仿佛从未存在一般。就没法提及此人,提就是翻脸!

  双方分歧巨大,谈判无果。

  某夜,大黑山卑沙城突遭偷袭,战斗持续近一个时辰,攻城不利,在丢下两百余具尸体后,敌军黯然退走。

  四海斥责后金军擅挑边衅,毫无谈判之诚意,扬言欲砍了阿拜泄愤,结果只是送去了两颗真奴头颅,却是被俘的两个佐领脑袋。

  后金大骂四海无信,攻城非大金所为,你四海仇人太多,鬼知道是谁干的,杀某的人作甚!

  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死不认账!

  又某夜,有骑兵欲绕过金州,潜入沙河,旅顺地界。

  为四海所发现,海湾战船过百门火炮轰鸣,封死南下之路,骑兵不能行,只好悻悻而退。

  总之双方往来试探,你来我往,大战没有,小战不断。

  谈判桌上也是唇枪舌战,互相谩骂,当真是好不热闹。

  半月后。

  阿济格得战报,毛文龙袭取义州,进逼凤凰城!

  明生得战报,登州水师欲登陆旅顺口,为四海海军驱逐。明生送给崇祯的大礼在大沽口直接被拦截,秘密送入京师,四海军兵不得上岸!

  明生也是有些懵逼,难道自己用力过猛,崇祯小皇爷被吓到了?

  看来沙河旅顺二地不给大明一个明确说法,也是难以善了。

  各有各的麻烦。

  佟养性数次往来金州,将所了解到的布防情况告知阿济格,这厮闻之大为头痛。

  按佟养性所言,此城可围而不可攻,否则损失不可估量。

  可特么总要能围住啊,那金州城距海湾不足二里之地,城防炮,舰炮皆在射程之内,怎么围?

  四海进退自如,根本困不住人家。

  这边尚未有定案,毛文龙又操起了偷鸡摸狗的勾当,后院起火,是管还是不管?

  “佟养性!限你三日之内必须有所定案!”

  阿济格怒视佟养性言道“我军粮草有限,经不起这般消耗,此外义州失守,亦需派出一支偏师镇压毛文龙。

  在金州城下虚耗粮饷有何意义?若是谈判不成,决心要打,那便去往沈阳求援,要钱要粮要大炮!

  本贝勒要同赵明生分个高低上下!”

  佟养性心中苦闷,哪个不想速战速决,可四海本就是商贾出身,都特么是谈判的行家,小算盘啪啪作响,一丁点的亏也吃不得。

  价码相去甚远,他若是敢同意,皇太极就敢砍死他。

  可阿济格说的也是实情,金州周边毛线都没有一根,后金军无处可以打草谷,几万人每日的吃喝拉撒堪称恐怖,委实不能再拖了。

  佟养性强打精神,再次打马入金州,贾文昌笑脸相迎,宛若故友。

  可这佟养性哪里还有时间同贾文昌泡茶磨时间,冷屁股对准贾文昌,直言要见赵明生。

  “佟兄,怎的嫩般急切?你我相交多日,甚是投缘,我这还有新来的云雾茶,就不能品鉴一番。”

  佟养性越是如此,贾文昌愈加纠缠。

  谈判么,端看谁先沉不住气,吼的最欢的,往往是吃亏的那一方,占便宜的从来不跳出来臭显摆。

  “文昌兄,你也不必在绕弯子,某却是有急事要见你家少主,至于那茶,你若是有心,送某一两二两就是,何必非要今日呢?

  贾文昌见佟养性不似作假,一番通传之后,得见赵明生。

  见面单刀直入,佟养性直接言道“赵少主,某谈判的诚意您是清楚的,但贵方的出价委实过分,不要说某回去不能交差,便是大汗也不好对群臣交代。

  若是逼的我等没有退路,恐大战不可避免。

  不要说四海不惧云云,若是四海当真要战,又何必同某迁延时日?

  双方是战是和,皆赖您一言而决!”

  老子不玩了,同你四海摊牌!

  此时的明生也是焦头烂额,毛文龙如何折腾他不管,明廷的态度却是不能忽视。

  登州来船便是在宣誓主权,当然此时还没有主权的概念,但道理是相通的。

  我大明没有放弃辽南之土,你四海捞过界了!

  不然那几千颗人头好歹会有只言片语的嘉奖过来。

  思来想去,也只有租借土地一途,花钱消灾。

  需知四海在大明有诸多产业,随时可以被大明掀翻,也是有着把柄落在大明手中的,与之相比,钱财也就不值一提。

  更加蛋疼的则是眼前的近四万后金人马,都聚集在自家门口算怎的回事?

  后金不去折腾大明,四海便没有机会,及早送走这些瘟神也是四海的利益所在。

  思虑半晌,明生凝眉言道“尔需清楚一点,阿济格根本无力攻下金州,大势在我!

  过分的要求我四海自是不予理会。

  这样,某便直接做主,以大黑山北麓为界,以北为金国之土,以南为四海之地,四海不复要求复州,盖州等地。

  满汉战俘皆可释放,但需自愿,有不愿走者你也不要强求!

  至于米粮金铁,只满足你所求数量三成,而且分五次交付,不是我四海没有,而是恐尔等反复,掉头找我四海的麻烦。

  可听清楚了?

  同意今日便可成行,不同意择日便战,四海随时奉陪!”

  一锤定音,明生做出了适当让步,佟养性若是还不接盘,也只能就此作罢!

  ……

  佟养性踌躇半晌,终是点头称是,不过这厮坚持草拟一纸协议,双方签字画押,前番就是吃了口头协议的大亏,此番后金却是学精了。

  不是用这份协议拿捏四海,此时的协议还没有那般大的约束力,不过若是四海违约,却是可以拿给大明看看,四海通敌,崇祯你要怎么办?

  总比空口无凭要好过很多。

  明生不以为意,签就签呗,四海各式各样的协议可以装满一个库房,也不差这一张。

  三日时间,协议草就,明生刷刷点点签字画押,一式两份,佟养性需拿回给皇太极用印方可正式生效。

  不过后续鸡毛蒜皮之事还很多,诸如战俘如何一步步释放,阿济格如何撤军,金铁米粮如何交付,一堆烂事俱都交于有司处理。

  明生则是一心铺在灭崇祯的心火之上。

  一封奏折草就,也没什么新鲜的,当先表一番忠心,幸赖天子之威大破建奴云云,最后提出以米粮金银置换土地,望请崇祯帝准奏。

  十日后,阿济格率军退至复州,四海需依照协约释放所有战俘。

  牢门大开,阿拜被数人搀扶而出,生死两重天,终是重获天日。

  可也没什么称得上高兴的,这厮想的明白,自己还没有如此重要的分量,回去也不见得有好下场。

  全军覆灭,损兵折将,砍脑袋都有可能。

  张士彦,黄进,郎绍贞,郎绍忠却是比不得阿拜,四个戳鸟是被抬着出来的,无它,被揍的遍体鳞伤。

  挨鞭子同吃饭一般准时,每日一次,从未错过!

  但不得不说四海还是比较人道的,揍完会包扎上药,决不能一次性打残,要细水长流。

  “几位,尔等受苦啦,待回得大金,本贝……某必定上书大汗,言尔等之忠贞。”

  阿拜看着几人着实同情,这特么太狠,牙都给打掉了。

  “主……主子,那赵明生就不是个人”

  张士彦咬牙切齿言道“逼迫我等投靠不成,便酷刑折磨,您看看,某的身上就没有一块好肉,都…..都要熟啦”

  这厮越说越是激动,老大的汉子竟是哭了。

  他哪里哭的是疼痛,分明是委屈。自古投诚都是高官厚禄,可他却是正好相反,要挨揍,而且是每天挨揍。

  普通的军兵可不知道他们早已经签了《投诚书》,自是不会手下留情,加戏要真做,方能取得建奴的信任。

  几人不情不愿的做了间谍,日后的处境也是艰难。纸船早晚要破的,遮掩不了多久!

  几艘快船送走战俘,金州一事方才算进入尾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