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生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8章 己巳之变三

明生传 庸石君 3167 2020.08.05 23:26

  崇祯三年十一月十三,滦州外海。

  “报!十一月初六,关宁军进驻永平。”

  “报!十一月初七,三屯营城破,金军向蓟州进犯。”

  “报!十一月初十,关宁军入蓟州,督师袁崇焕令参将杨春守永平,游击满库守迁安,都司刘振华守建昌,参将周宗武守丰润,游击蔡裕守玉田,昌平总兵尤世威还镇,宣府总兵侯世禄守三河,保定总督刘策还镇密云,独留关宁军守蓟州!”

  明生手握战报有些懵逼,袁崇焕在作甚?各部数百里急行军赶至蓟州,合兵近七万众,为的便是拒敌于蓟州之外,伺机同金军决战。却为何要分兵退守?

  为毛又将诸将都赶走了?

  分兵据守,然后被金军各个击破?

  亦或是什么疑敌惑敌之计?

  明生好歹征战多年,不敢自称名将,但自问勉强可称为一名合格的统帅。

  可老袁这般神仙操作着实让人看不懂。

  强敌在前,人家又是骑兵,居然要分兵?你是要围歼敌人,还是认为大明的兵丁可以以一当十,三五千人马便能守住一城?

  “贾文昌,消息可是准确?莫不是袁崇焕的疑兵之策?”

  “不可能!”

  贾文昌笃定言道“我军暗桩决然不会弄错,各路军兵出城俱都是确有其事,属下以项上人头作保!”

  “如此则明军危矣!”

  明生点指京师言道“袁公之布置看似各城皆有守备,实则城池间空隙极大,建奴骑兵呼啸,往来自由。

  明军彼此不能呼应,而各部骑兵仅只三五千骑,守城无用,又不敢出城野战,阻敌进兵。

  蓟州之防线委实不堪一提,某料皇太极必不同袁崇焕在蓟州纠缠,或绕路奔袭顺义,或奔袭通州。

  而通州有孙阁老重兵驻守,嘿嘿,顺义危矣!”

  明生环视身边众将,言道“诸位,龙虎相争,各自都拿出了看家本领,我等乘船观斗,实乃探得大明后金虚实的天赐良机。

  尔等需兵旗推演,不可错过一丝一毫。”

  “喏!”诸将拱手。

  自来得滦州近海,只偶尔上岸补给,明生则如老僧入定,坐等各部战报传来,每日里率领一干将领在船舱之中如下棋一般推测两军动向。

  这不是在玩游戏,草木动而知春来,正是将来要对付彼等,所以才要熟悉,甚至是学习彼等的战术。

  后世红蓝操演不要太多,明生也是在小试牛刀。

  ……

  十一月十一,皇太极率军抵达蓟州城外,但见袁字大旗高高挂起,皇胖子不由微微皱眉。

  冤家上门,老对头又来了!

  不得不说,皇太极对袁崇焕还是颇为忌惮的,这厮守城着实有一套,到得哪里,哪里便被经营的如同铁通一般。

  这蓟州本就是重镇,城池巍峨,铳炮俱齐,又有祖大寿,何可纲两个大明战将辅助,攻之万难!

  “二哥,可是有何妙策?”皇太极看向代善,淡笑问道。

  代善略微沉思片刻,言道“大汗,明国善谋划者唯孙承宗,袁崇焕二人。

  孙承宗老迈不足为虑,冢中枯骨尔。

  如今袁崇焕守蓟州,攻不可取,进则担心彼辈袭扰我军后方。

  听闻崇祯小皇帝猜疑之心甚重,何不行离间之法?”

  皇胖子不由来了兴致,问道“你且详细说说,何为离间之法?”

  “我军绕路喜峰口,关宁军探哨早有发现,而袁崇焕坐视我军过路而不拦,此为疑点之一。

  我军进逼蓟州,袁崇焕分兵据守,不同我军决战,此为疑点之二。

  我意派遣汉旗军乔装入乡野,言袁崇焕早同我大金有所往来,我军进兵蓟州,更出酒肉犒赏之,号曰推翻朱家天下,同大金共治之。此所谓离间之策也!”

  皇太极不仅微微皱眉,言道“如此粗鄙之计谋,虽小儿亦不能相信,安能骗过崇祯?”

  代善神秘一笑,言道“大汗却是不要忘了袁崇焕居功自傲,在明国骄横跋扈,政敌颇多。

  不论这谎言有多拙劣,有心之人自然会借机弹劾袁崇焕,所谓内敌甚于外患。

  那崇祯小儿宫门都不曾出过,又有什么心机城府,闻之必然心生疑虑。

  就算此计不成,我大金又有什么损失呢?”

  皇太极满意点头,自家这个阴赑二哥领兵虽是一般,但缺德主意当真不少,此计却是可以试试。

  转头又看向诸人,问道“可还有其他良策?”

  “大汗,何不行疑兵之计?”

  济尔哈朗诡笑言道“我军派少量军兵做攻城状,主力于夜间绕过蓟州,奔袭顺义!

  顺义距大明京师不足六十里,旦夕可至!就算京师不可下,亦可西进袭取昌平,占了老朱家的皇陵,搜刮一番从居庸关退至关外。”

  ……

  十一月十三,皇太极布疑兵于蓟州城外,主力却是绕过蓟州城,兵分两路,一路奔顺义,一路奔通州。

  及至袁崇焕发现之时,金军早已走得半日,一番操作猛如虎,却是放得金军深入内陆,关宁军被甩在了身后。

  按正常来讲,老袁应该率部奔通州,汇合孙承宗部合击莽古尔泰所带领的一部金军。

  可他偏偏不,率关宁军南下绕了一个大圈,躲开金军,直奔京师。

  不能说他的战略有误,只能说此公太过心疼大明朝的这点家底,不欲同后金硬拼,仍旧是据城坚守才是制胜之道的套路。

  十一月十五,顺义告破,皇太极率兵疾驰。

  十一月十七抵京师郊外。

  莽古尔泰所部战通州不利,弃通州,亦是在十七日进抵京师郊外。

  皇太极所部威胁德胜门。

  莽古尔泰所部威胁广渠门。

  一时间京城躁动,人人自危。

  大同总兵满桂和宣府总兵侯世禄早在本月初六便尊勤王诏令赶至京师,崇祯令二部移防德胜门,直面皇太极!

  几乎同一时间,关宁军昼夜赶路,亦于十七日进抵京师,驻防广渠门,同莽古尔泰遥遥对峙。

  孙承宗恐京师有失,派遣参将尤岱,刘国柱率领五千骑兵支援京师,听从袁崇焕调派。

  又调三千密云兵驻守东直门,五千保定兵驻守广宁门。

  数万之众将京师围坐铁通一般,而崇祯尤感不安,下令在京官员,皇亲国戚,功臣宿将,带着自己的家丁到城墙巡逻和守卫。没卵子的太监也不例外,俱都分发刀枪登城守卫京师。

  方其时,偌大的京畿重地,大明可动之兵尽皆汇集京师周边,护卫着皇帝,勋贵,大臣,以及躲入城中的乡绅富贵之人。

  区区四万余金军竟然成了外围,将几十万甚至百万众包围其中,何等的可悲可叹。

  此时可没有飞机大炮,武器也没有代差,都是半斤对着八两,可特么却活活被逼迫成这等模样。

  大明之虚弱可见一斑!

  更加可怜的是城外的百姓,除京师以外,大明各地再无野战之兵,西至昌平,东至沿海,南至津门的乡间野地成了金军的狩猎场。

  百人以下的小股建奴频繁出动,杀戮劫掠,屠村毁寨,京畿之地宛若地狱,百姓之凄惨不能尽数。

  ……

  滦州外海,明生座舰。

  明生居中而坐,凝眉立目,言道“诸位,时机已到,该是我四海出动的时候了!”

  此时近海明军舰船消失一空,俱都抵近城池协防,哪里还顾得上偷人的四海泼贼?

  当然正是四海行动的好时机。

  一众将官顿时精神为之一振,在海上苦熬这许久,如今总算是要动手了,可自家就这一点点人手能做什么呢?

  戳金军的屁股人手不足啊。

  “刘兴祚听令,令你部以连为单位分作五部,着建奴甲具,打后金旗号,登陆抢劫!

  传令于庆之,令其率一营人马奔赴滦河河口,效仿刘兴祚所部行事!

  传令陆明远,令其率一营人马奔赴大蒲河河口,效仿刘兴祚所部行事!

  传令毕勇,令其率一营人马奔赴洋河河口,效仿刘兴祚所部行事!

  军舰不足就征用民船,牛马不足就征发民夫,四营人马务必将京畿给某洗劫一空!”

  卧~槽~

  一众人尽皆懵逼,打劫?这不好吧!

  只有贾文昌隐隐有自得之色,八字胡微微翘起,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模样。

  “少帅!此为何意?”刘兴祚面带怒色,本以为是去揍狗日的建奴,怎的突然一个大转弯,却说要去打劫?

  打劫哪个?图财害命么?此小人之举,为人所不齿!

  明生微微拱手,言道“却是某未曾提前同诸位明言,如今京师被围,建奴肆虐,大明顾不得百姓性命,可我四海却是在行动,诸位怎会想某去做那种害人的勾当?

  你等且先看看这份名单再行说话!”

  刘兴祚接过一页纸张,不由愕然,上书人名过千,无一例外,都是宗室勋贵,官宦豪绅。

  某某官职,庄园几处,地有几亩,田有几分。

  “敢问兴祚,建奴可会放过这许多财物米粮?若是建奴攻之,庄寨之中人可能得活?即便得活,是否会被驱赶至后金当奴才?女人呢,能有几个不被糟蹋?”

  明生肃穆言道“都是百姓的膏腴,与其便宜了建奴,为何我四海取不得?

  何况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四海待百姓如何?诸位当心中有数才是!

  至于那些庄中的百姓,我四海还能滥杀不成,愿走则随船而走,不愿走我四海亦不强求!”

  刘兴祚脸色青红变换数次,良久才拱手拜道“谨遵少帅令!”

  “还有一事,若遇建奴,则寻机灭之!”明生冷然言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