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生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9章 战惊宵小

明生传 庸石君 3173 2020.08.01 23:43

  “贝勒爷,大汗的意思是先谈再打,但不可迁延时日,以半月为期,务必解决辽南之事。”

  佟养性从沈阳千里迢迢而来,汇同阿济格共商辽南事宜。

  “如何谈?如何打?”

  阿济格不由微微恼怒,有甚可谈的,那狗日的四海张口便是复州以南地域,这个谁能够答应?

  老三草包一个,一州一县之地都不能换!打就是了!他死了也算是为大金尽忠,起码还能留个好名声。

  “呃,和谈之事有奴才主理,不妨碍贝勒爷现在就为战事做准备。

  大汗有三点要求。

  其一,赔偿,此战我军损失颇重,要求四海赔偿相应数额的米粮金铁。

  其二,退兵,要求四海退出辽南,不得在半岛诸地驻留一人一卒。

  其三,认错道歉,释放所有被羁押之战俘。”

  阿济格以手抚额,冷笑道“你可知四海有何要求?”

  “贝勒爷早有通报,自是知晓的。”

  佟养性拱手言道“大汗有言,谈判只是辅助,一切以贝勒爷行事为准,可自决,能夺下金州,剿灭四海为最佳。

  还言三贝勒爷命苦啊,恐早已被四海所戮害,如今四海不过是欺诈我大金而已。”

  明白了,阿济格不由暗暗鄙视皇太极,这是不愿担逼死兄弟的黑锅,却特么的将自己架在了火上烤。

  那草包明明就没死,四海没事就牵着一众奴囚在城头遛弯,难怪谈判的条件如此苛刻,这就是逼着四海杀人。

  如今这骑虎难下的担子还是落在了阿济格身上。

  打,阿济格逼死了亲哥。

  不打,忤逆圣意,坠了大金的威风。

  政治无处不再,处处都是大坑。

  阿济格虽是暴虐,但却不是傻,如何能甘心替老八背黑锅。

  “既然如此,那佟大人先去谈谈吧?本贝勒静候佳音。”

  佟养性白眼频翻,兄弟相争,自己又成了炮灰,其实这厮是恨透了四海的,想当初鼓楼人质被炸上了天,自己正亲眼所见,国仇家恨在身,恨不得将赵明生生吞活剥。

  但没奈何,主子差遣,只能硬着头皮前去谈判。

  这一日,金州城东门开起,佟养性带着数名随从昂然而入。街道楼宇依然,可惜主人却是换了。

  城中满是巡逻的四海军兵,昂首挺胸,枪管乌亮。城头火炮成排,一眼望不到尽头。

  老贼越走越是心头沉重,这城池不好打啊,早听闻四海火炮犀利,看来还是自己想象力不够丰富,这哪里是犀利,这特么是冠绝天下。

  此君被皇太极委以重任,仿造大明火炮,对火炮的各种参数粗通,此行未尝没有一窥四海实力的使命。

  至府门,引路的军兵分两侧站立,府门大开,院中一口油锅咕咕冒泡,有力士站立左右,斧钺成林,寒光凛冽,颇有郦食其游说齐王的模样。

  容你说话,若是说不好,就油烹了你!

  佟养性不由脖子微缩,这特么很是吓人,听闻阿济格之前砍了四个,四海更狠,话说那赵明生不会这般小肚鸡肠吧?

  想着皇太极的殷殷嘱咐,念着家中娇妻美眷,佟养性勉自镇定,抬腿迈入宅院,绕过油锅,直入正堂。

  明生大少威风凛凛,端坐高台,冷眼道“尔试言,合意则准,不合意则烹食!”

  “大金大汗问四海少主安。”

  佟养性面带肃然,北面拱手言道“本使代大汗言,四海背弃盟誓,枉顾两国邦交,侵夺大金国土,掠夺大金百姓,此为不仁不义之举,与反复小人无异。

  大汗雷霆震怒,欲兴百万之兵讨伐,然思虑百姓生之艰难,实不欲加诸刀兵。

  敢问四海少主有意会猎辽东绥芬,至万民于不顾乎?”

  小市民斗殴都是要先讲一番道理,大势力更是如此,不管事实如何,先要将道义扣在自己头上,别人相信与否不重要,总之自己是信的。

  “四海赵明生问大金可汗安。”

  明生笑咪咪打量佟养性一番,暗道可惜当初绑架的不是这厮,现在观之,却是一副器宇轩昂,临危不乱模样,显然是混的风生水起,也难怪皇太极派这厮前来谈判。

  “某已经解释多次,孙得功,李永芳等辈暗中勾结明廷,欲举旗造大金的反,我四海是在为贵国锄奸!

  至于阿拜贝勒,则纯属是误会,我军并不知晓三贝勒在军阵之中。

  不过也是幸运,我军阵斩李永芳,三贝勒如今被我四海解救,避免了一场杀劫。

  如此种种,贵国不拱手道谢也就罢了,却为何陈兵金州城外,觊觎我四海领地?”

  无耻!

  佟养性心中亿万万匹神兽呼啸而过,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一句靠谱的话也没有。

  这就没法谈,对着骗子如何谈判?难怪阿济格砍了那几个戳鸟,任谁也忍不住火气上涌。

  “呵呵!”

  佟养性冷笑言道“四海少主写话本的本事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下无出其右。

  孙得功,李永芳二人忠心大金,阿拜贝勒领堂堂之军攻略旅顺。

  是非曲直你我心知肚明,又何必虚与委蛇,言语相欺?”

  “信也罢,不信也好,总之这就是事实。”明生亦是面色冷然,喝道“有事说事,休要聒噪!”

  佟养性也不客气,口水横飞,将皇太极所要求之三点一一道明,不过结尾却是增加了一点,若是明生能答应以上三点,大金将默认四海在旅顺的存在。

  此款只皇太极,佟养性二人知晓,毕竟相当于对四海变相让步,好说不好听,还是不为外人所知为妙。

  听闻佟养性所言,明生暗暗思讨话中之意有几分真假。

  几个条件在明生看来并不是十分过分,别看咬文嚼字放狠话,实则四海损失的仅仅是金钱,而后金损失的却是军兵战将,那是吃了大亏的。

  皇太极竟这般城府,能够忍气吞声,咽下这枚苦果?他那几个兄弟能够同意?

  无非有三点原因。

  一则可能是在忽悠,骗得米粮金铁人质之后,再掀起大战。左右四海背誓在前,怎的?我大金就不能么?

  二则可能是后金有更大的行动,不欲被四海牵绊,想要尽早结束争端。

  嗯,西有林丹汗,南有大明。

  后金刚刚从林丹汗身上咬下了一口肥肉,暂时应该不会有所行动,那便只能是剑指大明。

  果然,皇帝的宝座甚是诱人,皇太极天天眼望紫禁城,估计口水都不知道流了多少。

  三则可能是在拖延,好让阿济格从容布置。

  阿拜此人后世之中鲜有描述,不是什么后金的核心人物,未必能够引起皇太极足够的重视。

  思之再三,明生沉声问道“尔等可是要对大明用兵?”

  佟养性惊慌之色一闪而过,坦然言道“军机大事,本使不知。

  就本使的权限,未曾听闻有征战的打算。不知四海少主缘何由此一问?”

  果然如此,明生不禁心中大安,后世的微表情理论略有耳闻,那一丝惊慌之色却是被明生抓住了。

  如此,皇太极索要金铁米粮也就顺理成章,后金物资紧张,难以供养一场大规模的会战。

  借四海的粮草,掳掠大明,不失为一招妙棋。

  辽南之地实是鸡肋,没什么油水,还不太平,四海大明的舰船如苍蝇一般滋扰,索性不要了,任尔等折腾。

  道理上说的通,明生却是不敢大意,毕竟都只是臆测,无有实据。

  “谈,可以,打,四海奉陪。”

  明生凝视佟养性,厉声言道“不过在谈判之间,若是阿济格有何异动,休要怪某翻脸无情。

  小心鸡飞蛋打,一点便宜没有占到,反而落了一鼻子灰。”

  “贾文昌,带佟先生下去,一应谈判事宜有你主理。”

  ……

  皮岛,毛文龙见战报而大惊。

  孙得功战死!

  李永芳战死!

  阿拜被俘!

  这特么要不要太夸张,四海要上天?凭啥要给大明当打手?这活都让你干了,岂不是显得我东江镇太过无能?

  一连串的问题袭来,不由毛文龙不紧张。

  “有德,这些可都是真的?他四海凭什么!”

  毛文龙脸色在青红之间变换,意味难明。

  “大帅,何止如此!”

  孔有德咬牙跺脚言道“咱们的家眷……家眷都被四海弄走了!”

  “到底怎的回事?你说清楚!”毛文龙隐隐有些不安。

  “初时家眷为避祸,都被骗至广鹿岛安置。

  自得了李金广消息之后,属下派人去接取家眷,不想……哎,都被那泼贼赵明生弄去了济州,美其名曰帮咱们照顾家小,免得有后顾之忧!”

  “贼厮!贼厮!欺人太甚!”毛文龙忍不住破口大骂。

  ……

  登州。

  “旅顺为四海所占据,孙李授首,阿拜被俘?这可是真的?”

  孙国桢嘴里能塞进一个西瓜,不敢相信战报所言。

  李金广苦笑言道“大人,千真万确,属下的探哨一直在旅顺近海游弋。

  现如今阿济格统军近四万同四海对峙,一场大战行将爆发,此乃千载难逢的机会,大人可上书朝廷,派遣大军同四海合力剿灭建奴,还我辽东江山!”

  “如此……如此,且容某思量一番。”登莱巡抚孙国桢激动的胡须乱颤。

  大捷!

  自同建奴交战以来未有之大捷!

  可惜不是大明所为!四海究竟要意欲何为?

  ……

  宁远城。

  袁崇焕撕碎战报,咬碎钢牙,嘶声大喝“叛逆!叛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赵氏之贼甚于建州,迟早必为朝堂心腹大患!

  辽南乃我大明之土,何可为以海贼而占据?吾势必夺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