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全世界都以为我很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明辨是非

全世界都以为我很穷 游天雀 2274 2020.07.26 15:41

    黄浦派出所,座谈室。

  陆小浩、小贾、陈金安坐在一边。

  花哨青年程顾楠与一名挎着公文包的中年人坐在另一边。

  那名中年人梳着大背头,穿着黑西装,看起来一丝不苟,经介绍此人乃是程顾楠老爸的秘书,听闻程顾楠出事而匆匆赶来。

  坐在正中间的中年人,则是派出所的一名副所长,穿着警服,看起来相当的严肃。

  因为只是社会性质的打架斗殴事件,所以把人安排在座谈室,没有直接带去审讯室。

  “说吧,为什么打架,你们不知道打架斗殴是违法的吗?”谢文军淡淡道。

  “警察同志,我们这叫正当防卫,不叫打架斗殴,是这个家伙寻衅滋事在先,动手打人也是他先出的手。”

  陆小浩指着程顾楠道。

  “我怎么听说,警察过去的时候,你骑在人家头上暴打,这也叫正当防卫?”

  谢文军望着陆小浩,大致情况,出警的警员刚刚已经跟他汇报过。

  “那最多就是防卫过当咯。”陆小浩摊摊手道。

  “你倒是挺会为自己开脱。”

  谢文军冷笑。这个少年,一看就是那种老油条了,估计没少进过局子。

  反而另外两名年长的保安,虽然强装镇定,但从他们眼睛里能看见紧张之色。

  “警察同志,我可不是为自己开脱啊,我讲的这些只是事实。”

  “这个人,没有通行证,却强行冲击门禁,无理辱骂与殴打保安人员。”

  “凭什么?就因为保安身份低微,就活该受他欺负?”

  “谁都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忍着他、让着他……而且是他先动手,我们只是防卫反击。”

  陆小浩站起来拍着桌子,据理力争。

  他不信天底下没有讲理的地方。

  谢文军皱着眉头,瞪陆小浩一眼道:“说话就好好说话,拍桌子给谁看呢?”

  “谢所长,这个人无法无天,你快把他关起来。”

  程顾楠借机挑事道,心中冷笑不已,在局子里还这么嚣张,活该你找死。

  然而,谁都没有料到,谢所长似是被程顾楠一句话点燃了火药桶,猛地一拍桌子,差点把几个杯子震到地上去。他瞪着程顾楠骂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跑去欺负人家保安干什么!你凭什么?谁不是爹妈生的,你凭什么欺辱他们?”

  “我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你已经受伤了,我第一个抓的就是你。”

  谢所长一顿怒骂把所有人都骂懵了。

  即使陆小浩都有些愕然。

  这脾气……挺烈的啊。

  程顾楠表情难看,心中怒火汹汹,他被人恶意暴打,结果最后挨骂的还是他,这什么狗屁警察。

  具体什么情况,其实谢文军心中早就清楚。

  随便找几个目击证人求证一下,或者去网上找那些好事者拍的视频。

  谁对谁错,一目了然。

  当然,这不能说陆小浩完全没错,打人肯定是不对的。

  但从心里讲,陆小浩这种不畏强权,敢为朋友出头的性格,很对他谢文军的脾气。

  “这件事,说到底也不是什么大事,双方都有过错,我看就这么算了吧。”

  谢文军挥挥手,示意众人可以走了。

  他虽然很讨厌这些为非作歹的纨绔子弟,但心中也清楚,就这么一点事,根本拿程顾楠没有任何办法。

  “我不同意。谢所长,我无缘无故被人暴打,怎么也要有个说法吧。”

  程顾楠闻言,哪里肯同意,当即就不干了。

  “那你要什么说法?”谢文军冷冷道。

  “暴力致人重伤,可以故意伤害罪论处吧?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请谢所长秉公执法,判他的刑。”

  程顾楠冷冷道。

  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陈金安与小贾闻言脸色都变了,这个王八蛋也太狠了吧,竟然想要他们判刑。

  “胡闹!你以为法律是你家的,你想怎么判就怎么判?”

  谢文军都被程顾楠气笑了。

  好蛮横的年轻人,仅仅因为一场打架斗殴就要判人家三年以上。

  故意伤害罪,那是要致人重伤才行,你这个估计轻伤都不太算得上。

  “谢所长,顾楠伤的这么重,肯定是重伤,我们可以提供东海市最好的三甲医院的验伤报告。希望谢所长能秉公执法,行个方便,我们程家绝对不会忘记这个恩情。”

  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秘书开口了,他一说话层次明显就不一样。

  那意思暗示的很明确,重伤的验伤报告,他能弄到手。

  现在只需谢所长能行个方便,配合执法。帮他们程家办事,他们程家一定会有厚报。

  “混账,国家法律岂是儿戏,你们敢!”

  谢文军真的被激怒了,这些有钱人,真的是无法无天。

  “既然谢所长不能处理好这件案子,那没有关系,我们会请其他秉公执法的同志来处理。总之,和解是不可能和解的,他们一定要付出代价。”

  中年秘书淡淡瞥了谢文军一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一个小小地派出所副所长,他还真的不放在眼里。

  出门后,他就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谢文军神情相当的难看,这些人,果真是欺人太甚啊。

  “你们先走。”

  谢文军示意陆小浩等人先走,等下他就打报告,把这件案子坐实就是一起普通的打架斗殴,双方均轻伤。

  “纠纷没有解决,谁也别想走。”

  程顾楠拦在门口,不允许陆小浩等人离去。

  小贾神色紧张,坐立不安,挺担心程顾楠真的动用一些人脉对他们下黑手。

  陈金安则稳稳坐着,不动声色,始终看不出什么来。

  他其实很想训斥小贾一顿,慌什么慌,陆小浩那是什么人?能够把红旗s9开上路的存在,能够在帝江一品拥有最奢华套房的存在。

  一个程顾楠能奈何他?

  程家或许有点权势,但在陆小浩面前恐怕根本不算什么。

  所以陈金安从来就不怕陆小浩会在程顾楠手上吃亏。

  其实他跟过来,主要就是来看一看热闹,同时也想打听一下这个陆小浩到底是何方神圣。

  也就小贾榆木脑袋,不懂其中的奥妙。

  “浩哥,对不起。”小贾低着头,眼眸通红。他心中清楚,陆小浩是为了他,才动手打程顾楠。

  “别怕,打人的是我,跟你们没有什么关系。”陆小浩安慰道。

  “浩哥,我……”小贾心中愧疚。

  “没事,小问题而已。看把你们紧张的,哥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

  为了让小贾别那么紧张,陆小浩故作轻松的笑道。

  不过,他也没有说谎,虽然他年纪不大,但经历过的险恶,却比所有人想象中的都多。

  换成其他人,或许早就被现实磨平了棱角。

  但他没有。

  相反,苦难让他活的更加随心。

  因为对他来说,哪怕一无所有,哪怕陷入困境,但只要能活下去,那就是快乐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