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全世界都以为我很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搬砖工小浩

全世界都以为我很穷 游天雀 2805 2020.07.21 13:34

  金沙湾,东海市新的经济开发区,每天都有几万名建筑工人在金沙湾的工地上干活。

  陆小浩从出租车上下来,直奔贴着金沙工程标语的工地。

  果然,金沙工地在招人。

  告示上,写着招聘启事。

  招聘招水泥工,多少人。

  招聘钢筋工,多少人。

  招聘架子工,多少人。

  ……

  “我要应聘搬运工。”陆小浩凑上前说道。

  坐在一张破桌子后面的面试官瞥了陆小浩一眼,微微皱眉道:“你多大,满16岁没有,我们这儿可不招童工。”

  周围不少工人闻言望了过来,见陆小浩果然很年轻,一看就是小少年模样。

  “我都快18了。”

  陆小浩拿出身份证递给面试官。

  面试官仔细看了看,微微点头:“年龄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搬运工可不好干,你能行吗?”

  陆小浩一副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样子,看着就不像是干苦力活的人。

  “小兄弟,搬运工可不好干,累得很呢。”

  “你刚从学校出来吧,干嘛不去学一门技术,做搬运工可没有什么前途。”

  周围几个心地善良的工人主动劝说道。

  这么年轻跑来做搬运工,虽然能赚点钱,但长远来讲却是很亏的事情。

  搬运工虽然工资高,但赚的都是血汗钱。时间久了身体就吃不消,出现各种病痛。

  说是力工,其实就是杂工,什么脏活累活都要干。

  “放心,我能行,看我表现吧。”陆小浩拍着胸.脯保证道。

  先搬上砖再说,至于其他……管他的呢。

  “行吧,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头,如果你做不好,可没有工资的。”

  面试官点头答应,这年头搬运工可不太好招,眼前这个少年看起来不太靠谱的样子,但试一试也不妨碍什么。

  “好嘞,砖在哪?快带我去搬砖。”陆小浩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你今天就要上班?”面试官一愣,见过工作积极的,但没见过工作这么积极的。

  “当然,现在就要去搬砖,我一天不搬砖就不舒服。”陆小浩道。

  面试官微微一愣,不搬砖就不舒服,还有这爱好?你爱好挺特殊的啊!

  ……

  很快,陆小浩的活儿就分配下来,跟另一名搬运工一起把几千块砖搬去对面的大楼。

  “小兄弟,你哪的人?我云省的。”一个中年大叔对着陆小浩友善的笑道。

  此人是陆小浩的工友,两人同时负责这些砖头的搬运。

  陆小浩笑道:“我是孤儿,没爹没妈,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

  陈大庆闻言微微一愣,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难怪这么小就来工地上干苦力活,原来是苦命人。

  刚才他看见陆小浩的时候就有些惊讶,这个年龄的少年不应该在读书么?

  虽然工地上经常会有一些年轻的暑假工,但刚刚六月初,还不是暑假期间啊。

  “抽烟吗?”陈大庆从怀中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递给陆小浩。

  陆小浩摆摆手,礼貌道:“谢谢,我不会抽烟。”

  陈大庆笑道:“不抽烟好啊,这玩意儿烧钱,而且对身体没有好处。”

  目前工地上搬运砖头没有电动设备,全都是靠人力拿水泥车来拉。

  所以工地上对于搬运工的需求相当的大。

  陆小浩找来水泥车,中午太阳很大,砖头有些烫手,但他却不太在意,一叠一叠地抱起来往水泥车上装,那动作竟是相当熟练。

  他孤儿院出身,从小到大什么苦没有吃过。搬运工他不是第一次干,以前为了生存什么苦力活都干过。

  陈大庆微微点头,陆小浩虽然年纪不大,但却已经是一个老手。

  他轻叹一声,相比之下,他那不争气的儿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每天就只知道逃课、上网、打游戏。

  “小浩,一车砖太沉,你拉半车砖就行。”陈大庆说道。

  水泥车如果装满,能装六七十块砖;一块砖大概五斤重,六七十块砖就三四百斤重。

  没有一点力气的人,还真拉不动。

  当然,拉砖没有拉半车的道理,陈大庆显然是有心照顾陆小浩。

  因为陆小浩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不像是有力气的人。

  陆小浩微笑道:“谢谢陈叔。”

  他曾经流浪过很长一段时间,受到过很多好心人的帮助。

  这个世界上,真的大部分都是好人。

  但陆小浩没有拉半车砖,而是把水泥车全部都装满。

  这些砖块按照要求,下午两点半前就要搬运完,他如果只拉半车砖,那么大部分活就会落在陈叔身上。

  别人愿意照顾你是人家的好心,但陆小浩自己有能力做到的事情,就不会让别人帮忙。

  “行啊!有把子力气。”陈大庆赞道。

  陆小浩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样子,竟是有股子蛮力,三四百斤重的水泥车拉起来都好像不怎么费力。

  陆小浩笑道:“可不是么,脏活累活,以前没少干过。”

  陈大庆也拉起满满一车砖,跟在陆小浩后面往对面的建筑大楼走去。

  一百块砖不多,来回两次就能搬完。

  “恭喜主人,完成搬砖任务,奖励红旗S9一辆,系统积分x3,车就停在附近的停车场。”

  随着系统声的出现,陆小浩的手里也凭空出现一把车钥匙,上面印着一个典雅的精美的图案。

  陆小浩心中大喜,抬头四望,果然看见不远处的停车场上停着一辆炫酷无比的红旗S9,即使隔着上百米都能感觉出高科技超跑那种爆炸般的力量与美感。

  陆小浩忍着跑过去查看一番的冲动,继续搬砖,没有半路撂挑子走人。

  这些砖要在下午两点半前搬完,如果他直接走人,陈大庆一个人根本搬不完。

  去临时再找一个搬运工来,估计也不太好找。

  陆小浩不是那种没有责任感的人,何况陈大庆对他不错,不能坑人家,所以他决定搬完再走。

  几千块砖不多,两个人三四个小时就搬完了。

  “陈叔,我要走了。”

  陆小浩擦了把脸上的汗水,把安全帽与手套摘了下来。

  “走什么?”

  陈大庆微微一愣,没有明白陆小浩的意思。

  “我下午还要高考呢,来搬砖就是闹着玩的。工资我也不要了,麻烦你跟工头说一声。”

  说完,陆小浩就转身离去。

  陈大庆望着陆小浩的背影,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今天高考?

  来工地搬砖闹着玩?

  陈大庆:“……”

  他从没有见过这么奇葩的少年,既然今天高考,你不好好备考,来工地搬什么砖啊!

  陈大庆望着那个贱贱的背影,恨不得上去给他屁股来一脚。

  遇见这么皮的小子,他顿时觉得自己那天天只会打游戏的儿子都是属于乖巧类型的了。

  红旗s9就停在附近的停车场里,周围路过的人,纷纷侧目,这么华丽的超级跑车,即使在魔都这种国际大都市里面都相当的罕见。

  陆小浩走上前,拿出钥匙按启动键,顿时华丽的剪刀门从两侧缓缓升起。

  刚坐在车上,下一刻陆小浩就有些懵了。

  呃!

  自己好像还不会开车吧……

  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系统检测到主人尚且没有驾驶证与驾驶技术,是否使用一个积分兑换专业级驾驶技术与驾驶证、行驶证?”

  陆小浩闻言心中一动,道:“兑换。”

  下一刻,陆小浩的脑海中就出现大量的信息。

  以前他根本不会开车,甚至从来没有摸过方向盘。

  但现在他却感觉车就像他的双手,如臂挥使。自己坐在车上,似是已经与车子融为一体。那种感觉……就像车子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这么感觉太奇妙了!”陆小浩惊叹道。

  从来没有开过车的他,此刻竟是有着一股去挑战世界顶级赛车手的雄心。

  与此同时,一本驾驶证与行驶证也出现在旁边的副驾驶座椅上,车窗上贴着年检与保险,所有手续全部齐全。

  陆小浩启动车子,下一刻引擎咆哮声响彻整个工地,似是一头史前巨兽在怒吼。

  附近的工人都被惊动,纷纷把目光望了过来。

  这么奢华俊美的超级跑车,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看见,全部被惊艳到了。

  “那不是刚来的搬运工小伙么,这辆跑车是他的?”

  “我靠,太漂亮了吧,从没有见过这么酷的跑车,单纯从美观上来说,即使兰博基尼与法拉利都比不上啊。”

  “认不出什么牌子,但这辆跑车至少也要几百万吧,他家不是很穷么?”

  “穷个屁!穷能开这种车?估计又是哪个富家子弟跑来工地上恶搞,美其名曰体验生活。”

  ……

  工地上的包工头姓王,名叫王振勤,是一个黑黑瘦瘦的中年人。

  他与其他工人不同,见识上明显强上一点,已经认出那是传说中的红旗s9。

  红旗s9,世界顶尖超跑,国产车的骄傲。

  全球限量70台,其设计原理与造型,曾在国际上引起巨大的轰动。

  价格不明,因为目前还是一辆概念车,尚且没有量产正式出售。

  但据说至少千万级别,甚至是上亿。

  这种车竟然已经有人开上路了,真是稀奇。

  且不说目前根本没有购买渠道。

  即使能够买到手,那也是要过政审才能够上路,这就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

  换句话说,你有钱也弄不到。能够拥有这台车的人,可不仅仅只是有钱就行。

  王振勤有些哭笑不得:“你这么有钱、这么有身份、有地位的一个人……跑来工地搬什么砖啊,这不是玩我吗。”

  ……

  陆小浩心情愉悦地开着车准备回去继续考试。

  结果刚路过建筑大楼,就听见一阵惊呼声传来。

  “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快叫救护车。”

  “妈的,这么粗的钢筋怎么会被风吹下来。”

  “快叫救护车,快快快。”

  ……

  陆小浩依稀听见一些声音,似乎工地出事了。

  他皱着眉头往那边望去,下一刻,面色微变,直接方向盘一转,往那边冲了过去。

  “陈叔……”

  陆小浩从车上下来,一眼就看见陈大庆被一根拇指粗的钢筋穿胸而过,从背部穿出来,死死地把人钉死在地上。

  他面色苍白,简直不敢置信,刚刚还好好地一个人,怎么眨眼间就濒临死亡。

  这工地怎么管理的!这么粗的钢筋,好端端的怎会从天上掉下来?

  周围一群工人围着陈大庆,一个个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120刚刚就有人打了,但看陈大庆这情况,恐怕根本就熬不到救护车过来。

  陆小浩冲上前,地面上全是血,两米多长的螺旋钢,从陈大庆的胸口插入,从背后的尾脊骨处穿出。

  看上去,真的相当惊悚恐怖,就像把一个活生生的人,串在烧烤架上。

  陈大庆没有晕死过去,染血的手扶着钢筋,虚弱地望了陆小浩一眼。

  此刻的他,只能无助的看着别人,无法动弹,甚至没有力气说出一句话来。

  周围的工人都不敢上前,即使包工头都彻底慌了神,面色苍白,站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管理的工地闹出人命,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陆小浩见此,一咬牙,走到陈大庆身边,仔细查看他的伤势。

  “钢筋没有插到心脏,稍稍偏离了一点,快拿毛巾把流血的地方堵住,不能让他失血过多。”

  陆小浩强行让自己冷静。他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不懂什么太专业的知识。

  但他从小就在外面流浪,一些常识还是懂的。

  钢筋没有插到心脏,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但这并不意味着陈大庆就没有生命危险。这么长的钢筋从身体里直接穿过去,谁也不清楚会不会破坏其他脏器。

  心肝脾肺肾,随便一个遭到破坏都是致命伤。

  现在只能祈祷出现奇迹,情况不要太糟糕,如此一来陈大庆还有一点点活下来的机会。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拿毛巾。”王振勤大声吼道。

  几名工友慌慌张张地送来白毛巾,陆小浩接过来,把陈大庆流血的地方堵住。

  短时间内失血过多也是会造成死亡的,但只要把流血的地方堵住,问题不会太大。

  “去拿钢筋钳,把两头的钢筋剪断。记住,手法一定要稳,千万别造成二次损伤。”陆小浩道。

  钢筋是不能拔出来的,不然陈大庆必死无疑。

  现在这情况,只能把两头的钢筋剪断,不然两米多长的钢筋支撑着,估计连救护车都上不去。

  “叫张师傅来剪钢筋,他手法最稳,其他人在旁边帮忙扶着,千万不要让钢筋震动。”

  陆小浩的冷静理智,让王振勤也稍稍冷静下来不少,没有之前那么慌乱。

  工地上手艺好的师傅自然不在少数,很快就把插在陈大庆身上的钢筋两头剪断。

  陈大庆望着周围的工友,气若游丝,眼皮越来越沉重。

  陆小浩一颗心下沉,抓住陈大庆的手,大声道:“陈叔,千万不能睡。想想你的儿子,如果睡着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陈大庆闻言,眼皮一阵颤动,努力地要把眼睛睁开来。

  但他太虚弱了,饶是拼尽全力,也才睁开一半。

  陆小浩心中焦急,这里是经济开发区,比较偏远,等救护车过来,估计要十几分钟。

  陈叔这情况,能等那么久吗?

  何况就算救护车过来了,最多为陈叔输个氧,对于这种外伤根本无能为力,只能去医院的手术室做手术。

  “不能再等了!”

  陆小浩心中一狠,把红旗s9开了过来。

  “把陈叔抱上车,现在就去医院。”陆小浩道。

  “这……”

  王振勤有些犹豫,真的不等救护车过来吗?

  “快点,磨磨唧唧什么,这里是偏远地带,等救护车过来,黄花菜都凉了。”陆小浩冷喝道。

  有些时候,不能盲目的去遵循急救规范。

  盲目等待救护车过来,未必正确。关键时刻,必须要有自己的主见。

  王振勤清楚陆小浩说的有道理,陈大庆这情况,怕是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他一咬牙,把陈大庆抱了起来,但来到车旁的时候,却是有些犹豫了。

  “那个……他身上全是血,可能会把你的车弄脏。”

  王振勤犹豫道。其他工人或许不识货,但他却是清楚,这可是几千万的车啊。

  把陈大庆抱上去,肯定会弄得一车都是血。

  会把车弄脏?

  陆小浩闻言,简直被王振勤气疯,直接就急眼了:“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啊!人命关天的事情,你还在乎一辆车?”

  王振勤深深望了陆小浩一眼,没有再犹豫,抱着陈大庆就上了副驾驶。

  其实不怪王振勤,在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眼里,人命有时候真的不如一辆车值钱。

  虽然很讽刺,但却是血淋淋的现实。

  红旗s9的引擎似野兽一般咆哮,下一瞬间,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百米加速1.8秒可不是说一说而已,单纯拿百米加速来说,放眼整个世界都是没有对手的。

  陆小浩车技过硬,根据路况来判断,能开多快就开多快。

  经济开发区车辆少,马路宽,唯一的阻碍就是红绿灯。

  但在陆小浩眼里,此刻哪里还有什么红绿灯啊。管他什么灯,直接一闪就飞过去了。

  陆小浩没有去普通医院,因为他清楚,陈大庆这种情况,把人送过去了人家普通医院也不敢收。

  东海市最好的外科医院是九院,陆小浩直接就奔九院而去。

  短短五分钟,陆小浩的车就开入城市二环。

  二环以内,车水马龙,道路拥堵。

  陆小浩也开始面临了最大的困难……堵车!

  望着前面密密麻麻的车流,全部堵在一个很长的红绿灯面前,陆小浩心急如焚,但却又毫无办法。

  “陆小浩,陈大庆快不行了。”

  王振勤颤声说道。被他抱在怀里的陈大庆,几乎没有什么气息了,眼睛眯成一条线,陷入弥留状态。

  “不断拍打他的脸,喊他的名字,千万不要让他睡着。”

  陆小浩一发狠,方向盘一打,直接从车流中冲出,往旁边的人行道冲去。

  陈叔说过他有一儿一女。男孩在念高中,女孩在念小学。老婆农村人,是一个家庭主妇,在家照顾老人与孩子。

  全家几乎都靠陈大庆一个人来养活。如果陈叔倒下了,那么这个家怕是顷刻间就会千疮百孔。

  陆小浩不管那么多了,陈叔的命,他要抢回来。

  红旗s9在轰鸣声中冲上人行道,人行道上人来人往,蓦然看见一辆车子向自己冲来,顿时引起一阵阵尖叫声与惊呼声。

  所有人都惊恐的避让,以为碰上醉驾的。

  “草泥马,怎么开车的?找死啊。”

  “不会又是富二代吸毒吧,这种人早死早投胎好了。”

  “靠!在人行道上开车,这是我平生仅见,嚣张!”

  ……

  人行道上开车,反而更快,因为行人远远看见就会第一时间避让。

  车子很快就冲了出去,出现在另一条马路上。

  背后全是骂声,还有人拍视频上传网络。

  陆小浩是实在没有办法,事急从权,人命关天,这个时候考虑不了那么多。

  没有行驶多久,前面又有红绿灯堵住车流。

  这次陆小浩没有冲上人行道,因为右侧有右转道,不受红绿灯限制,不会堵车。

  他直接冲上右转道,在十字路口却不往右拐,方向盘一转,往左拐。

  停在红绿灯前的车主们都惊呆了,右转道左拐,直接闯红绿灯过马路,现在的富二代开车都这么嚣张的么?这也太尼玛不把交警放在眼里了吧。

  左侧正常直行的车辆,看见一辆绚丽的超跑不知道从哪里猛地钻出来,然后直奔自己而来,一个个纷纷吓得脸色苍白。

  上千万的超跑,这要是不小心剐蹭一下,把他们卖了估计都赔不起。

  尤其最前的一辆车,吓得猛地打方向盘避让,差点一头撞在旁边的马路牙子上。

  其他车亦是吓得不轻,纷纷避让,或者猛地一脚踩住刹车停在原地。

  情况太紧急,他们根本来不及去想是不是别人在违反交通规则。他们当时只有一个念头,这种车不能撞,剐蹭一下都不行。

  那个差点撞在马路牙子上的车主,从窗户中探出一个秃顶的脑袋,是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他冲着陆小浩的车尾灯怒骂道:

  “你大爷的,开这么快干什么,赶着去投胎啊!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

  他摸了摸自己的裤裆,有点湿……

  其实不怪他,上千万的豪车,如果真撞上,那他后半辈子怕是都要在还债中度过。

  当然,那个家伙闯红灯,右转道左拐,严重违反交通规则,就算真撞上了也是对面的全责。但这不是当时没有考虑到那么多么,现在才反应过来嘛。

  唉!还是回家换裤子吧。

  陆小浩嚣张离去,恰好有一位交警正在十字路口执勤,看见这么嚣张的车子,脸色当即就变了。

  他骑上摩托,拉响警报,疯狂地追了上去。

  大白天发生这种事,说那车主胆大妄为都是轻的,估计不是醉驾就是吸食了毒品。

  这种情况很可能造成重大交通事故,他必须拦下来。

  然而红旗s9是什么车,哪怕对方不顾一切的狂飙,但骑个摩托车根本追不上。

  很快,车尾灯都看不见,没影了。

  年轻交警神情严肃,拿出对讲机,呼叫队友,全城通缉这个家伙。

  红旗s9风驰电挚,每过一个路口都有交警冲出来拦截,大喇叭不断地发出警告。

  但陆小浩没有理会,闷着头一直往前开。

  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他一秒钟都不想耽误,不可能花几分钟停下来去跟交警解释。

  王振勤深深地望着陆小浩,他没有想到这个少年为了陈大庆,能够做到这个地步。

  “通知九院的手术室医生没有?”陆小浩盯着前方,目不转睛的问道。

  “十分钟前就通知了。”王振勤道。

  “好,告诉他们最多五分钟就能到,让他们在急诊处门口等着。”陆小浩微微点头。

  窗外浮光掠影,车流与树木都是一闪而过,也就陆小浩有着专业级别的车技,换成普通人,即使有着红旗s9性能这么好的车都不敢这么开。

  然而,麻烦终究还是来了。

  前面道路上的车辆全部被清空,大量交警设置路卡堵在那里,前后左右封锁的严严实实,根本没有钻出去的可能。

  陆小浩心中无奈,只能缓缓降低车速停了下来。

  “下来。”

  一名交警骑着摩托车过来,冷声喝道。

  “交警同志,我们车上有一位生命垂危的重伤者,命悬一线,必须立刻前往医院治疗,一秒钟都耽误不得。”

  陆小浩苦笑道,把窗户摇下来,指了指旁边的陈大庆。

  那名年轻的交警往车内一望,一眼就看见车内满是鲜血,以及奄奄一息的陈大庆。

  他神情剧变,马上骑上摩托车,大声道:“跟着我,跟着我。”

  说完就轰隆一声冲了出去,对着自己的同事大声吼道:“快快快,把路卡撤了,车上有性命垂危者,必须立刻前往医院。”

  在国内,人命关天。但凡涉及生命的事情,都是最重要的事情。

  作为人民警察,那就更是如此。

  年轻的交警已经有些后悔拦下这辆车了,少耽误这些时间,或许都已经快到医院了。

  那车上的伤者真的太严重了,看的他触目惊心,真的耽误一秒钟都可能造成生命的逝去。

  弄清楚情况后,交警们几秒钟就把路卡撤掉了。

  几名交警骑着摩托车在前面开路,其他交警则联系自己的同事,提前在前面清理出一条生命通道出来。

  有着交警帮忙,自然层层绿灯,一路畅通无阻。

  最后也没有耽误多少时间,就抵达九院的急诊处大门口。

  此时大门口早有医生守候在此,看见伤者,立刻帮忙搬上转移床,然后推着一溜烟的跑向手术室。

  陆小浩望着众人的背影,他能够做的也仅是如此,剩下的全看天意。

  青年交警来到陆小浩的身边,问道:“小同志,这是怎么回事?”

  陆小浩轻叹道:“伤者是一名搬运工,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被天上掉下来的钢筋贯穿,我担心等候救护车或许会来不及救治,于是就自作主张……”

  “好样的!”

  青年交警拍了拍陆小浩的肩膀,颇为赞同陆小浩的行为。

  一般救护车都是往就近医院派送,但以刚刚那人的伤势,普通医院肯定不会收,敢接收的只有那几家大医院。

  等救护车过去,然后一来一回的折腾,真的可能来不及抢救。

  “你们不会吊销我的驾照吧?”陆小浩道。

  青年交警闻言笑道:“怎么会呢,你这种乐于助人的行为是值得称赞的,对此我们会把你的违规记录全部消除。

  当然,下次再遇见这种事情,要第一时间联系交警部门,不能自己在街上胡来。”

  其实,青年交警对陆小浩的印象真的很不错。

  开着上千万的跑车,却愿意载一个满身是血的农民工,为了他不惜各种违反交通规则。

  这种富二代,就很可爱的嘛。

  “跟我走吧。”青年交警笑道。

  “去哪里。”陆小浩眨了眨眼睛。

  “当然是去做笔录啊,你以为消除违规记录是随便就能消除的啊?我们自己擅自消除记录是违法操作,必须要有你配合才行。”青年交警笑道。

  “呃……那个,能不能回头再去。”陆小浩苦笑道。

  “为什么?”青年交警不解道。

  “因为我下午要高考。”陆小浩摊了摊手。

  “高考?”

  青年交警微微一愣,没有料到陆小浩竟然还是一位考生。他看了看时间,二点四十五,距离考试只剩十五分钟。

  “你在哪个学校考试?”他皱着眉头问道。

  “第七中学。”陆小浩道。

  青年交警道:“那可距离这里远咯,十五分钟应该不够吧?”

  “可不是。”陆小浩苦笑。

  除非继续像刚才那样开车,不然十五分钟根本不可能赶到第七中学。

  但如果再违反交通规则,那可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这样吧,我带你过去考试,骑摩托车不堵车能快一点,必要的时候闯一下红灯也行,毕竟你这也是属于特殊情况。”青年交警想了想道。

  “那就谢谢警察蜀黍了。”陆小浩笑道,其实人家才二十几岁。

  “客气了,客气了,跟蜀黍客气什么。”青年交警也呵呵一笑。

  陆小浩从车上拿出准考证与笔袋,然后坐上青年交警的摩托车,一路风驰电挚的往高考考点冲去。

  ……

  网上出现大量惊爆人眼球的新闻,报道的都是同一个人。

  “《震惊,东海考生提前两小时离场,原因竟是要去搬砖!》

  “《谁都别拦我,我要去搬砖!”》

  “《丧心病狂,为了搬砖,考生提前两小时离场。》”

  ……

  类似的文章,在网络上大面积出现,覆盖各个围脖、论坛、视频网站。

  尤其某音上,关于陆小浩的视频层出不穷,短短几个小时就火遍全网。

  “这孩子实在是欠收拾,对待高考这么不认真。”

  “他要去搬砖?啊喂!麻烦你考完再去搬砖行不行,不差这两个小时吧。”

  “原来搬砖比高考重要,活久见!”

  “江湖人才辈出,我搬砖界又出一位大才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