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 六七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068 2020.01.04 11:28

  苏建记得很清楚。

  五年前的一天。

  一个壮硕的年轻人出现在了自己居住的那个偏远的小山村中。

  很是会装逼。

  大热天的穿着一身黑西装。

  嗯。

  西服里边就是黑衬衣。

  打着黑领带,戴着黑墨镜不说,脚上还穿着黑袜子,蹬着一双锃亮的黑皮鞋。就像是个彪呼呼的黑涩会。

  先是叫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说柳叔柳婶已经快不行了。

  然后?

  就没有什么然后了,心急火燎的苏建就跟着这个家伙驱车数千公里,傻乎乎的出现在了古秦地遗址的营地当中。

  没有想象中悲伤。

  柳叔和柳婶怒其不争,指着苏建鼻子破口大骂说他是个蠢蛋。并且他一向敬重的柳青大哥,更是恶狠狠的阴沉着脸,亲手制作了一根那么老粗的荆条棍子。

  接下来,初出江湖的苏建就成了整个营地的笑料。

  围观的那些人都是老江湖了,谁还没体罚过徒弟或者被师父揍过?

  被打屁股,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这也只是小场面而已。

  但是身为男人谁还不爱个面子?

  老话说得好,流血不流泪啊。就算被师傅打的皮开肉绽,痛不欲生,那也是在口中塞上一根棍子死撑。

  只是这苏建当时闹出的动静太大。

  犹如杀猪一般。

  整个营地中都回荡着他撕心裂肺的惨嚎声。

  ……

  这个黑衣男的绰号叫做六七。

  嗯,就是动漫刺客五六七的那个六七。

  至于姓什么,苏建倒是没问过。可能姓刘,也可能姓柳,单名一个柒字。不过整个营地的人都没有人叫他的大名,毕竟他太年轻,再加上带他来捞钱的师父也是在四个月以前就死了。

  新人是没有存在感的,于是所有的人都直接喊六七,不明情况的苏建自然也是跟着喊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年纪相仿吧?

  反正苏建和同出杀门的六七关系很好,毕竟在古秦地遗址这个时刻都有生命危险的地方,男人们增加友谊的过程很简单。你帮我抵挡一次变异生物的袭击,我在你最危急的时刻伸把手,如果都还活着,那么晚上回到营地再喝上一次酒?

  自然而然的就成了过命的交情。

  只是。

  六七当年已经死了!

  就死在遗迹开始突变的那一天,独自一个人被大部队抛弃在一条黑黢黢的甬道之中,在面对着几乎可以说是无穷无尽的变异生物攻击下,可以说没有人能够活下来。等到苏建和王闯他们拼死赶到的时候,甬道中连一块破布都没有剩下。

  现在他竟然又出现在了这神女山。

  并且带上了那张白玉玉覆面!

  ……

  “混蛋,说话啊!”

  苏建恶狠狠的再一次的冲了上去,手中的鬼刃划出一道劈脸,毫不留情的斩向对手的脖颈。

  嗷!!!

  那玉覆面一声怒吼,接着就是轻灵的一个转向,然后一记侧踢,粗壮的大腿就像是一扇夺命铡刀一样,根本就不在意短小的鬼刃是否能够在自己身上留下伤痕,直接就朝着苏建重重的劈砸了上去。

  这一记侧踢可以说势大力沉。

  如果挨上了,纵然不死,苏建身上的骨头也会断上十几根。

  硬碰硬那是找死。

  骨头断了,在这遗迹之中就已经可以说是被宣告了死亡!

  苏建没有惊慌。

  双腿急颤,小范围之内迅速的避闪。

  接着反手一刀,就狠狠的砍在腘窝之上。用力之狠,就好像苏建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个人是否真的是自己昔日的兄弟,完全就是一副在对付死敌的模样!

  凭借着手感,苏建清楚的知道,玉覆面这条腿的肌腱已经被彻底斩断。这种伤势,如果换成平常人的话,基本上已经可判定他这辈子就离不开拐杖了。

  看着倒在地上,仍旧努力的想要站起来的玉覆面,苏建的眼中闪过一丝丝的黯然。不过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因为伤感而有丝毫的停滞。

  出刀如闪电。

  拼着以伤换伤,以无视自己身上被对方抓出十几道深深血痕的气势,直接就将那玉覆面四肢的所有肌腱尽数斩断。

  “不要给对手任何翻身的机会。”

  这句话是当年柳叔曾经无数次叮嘱过的。

  对此。

  苏建永不敢忘!

  “当年柳叔教你的那些都被忘记了么?你的左侧踢的确是称得上夺命绝技,但是用力太猛,杀伤力虽然够了,但是容易失去了变化。并且和你对练过多次的我,自然知道你左腿的腘窝就是你最大的破绽。怎么,还不说吗?”

  玉覆面停止了挣扎。

  躺在地上。

  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苏建。

  眼睛很清澈,清澈的就像是小孩子一样。只是这清澈的眼睛中,没有蕴含一丝的情感,没有伤感,也没有愤怒,就像是个机器人被下达了停止命令一样。

  “不承认吗?没关系,我还有时间。一别三年,咱兄弟俩也唠唠嗑?”

  没有回应。

  苏建笑了笑,掏出烟来,给自己点上一支,猛抽几口后,就直接掀起那面具的一角,将烟就塞进了对方的口中。他没有彻底揭开那张面具,虽然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当年的兄弟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头野兽。

  但是,苏建仍旧想给六七保留最后的尊严。

  这种心情是矛盾的。

  就像鸵鸟将头扎进沙堆中一般。

  另外,手下也没有闲着。

  拎起刀,二话不说就再一次向对方的四肢上砍去。

  “别装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那玉覆面的复原力有多强悍吗?你虽然只是个山寨货,但小心点总还是没错的,我可不想被你咸鱼翻身,然后像个傻逼一样给弄死。

  另外,这就是毒血完全成熟后的效果吗?六七啊,你瞅瞅你现在的熊样子,简直就是蠢得挂像,就特么的像个木偶。当年你吹牛逼说挣着钱后带我去大城市里潇洒,说让我这个山沟沟里长大的土鳖去见识一下花花世界,可你现在呢?

  下边的家伙事还能不能用都难说啊,你妈的混蛋啊……你给我站起来,继续打啊。麻痹的,当年你在那甬道中吭吭声,甚至就算是放个屁也行啊,老子至于在今天把你给削成人棍吗……”

  苏建一边对着玉覆面拳打脚踢,一边泪如雨下的哭嚎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