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6 熟悉的物件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721 2020.01.18 10:53

  怎么说呢?

  中国有句俗话叫做人吓人吓死人。

  别人对这句话是个什么样的感觉苏建不清楚,但是现在的他心里很愤怒。

  想咆哮。

  想要回去狠揍程桓一顿。

  但是被王闯给牢牢的按住了。

  能不生气么?

  从进来的时候吧,王闯就说这里有机关,只要弄坏一块白玉板的话,整个密藏就给你来个玉石俱焚。害的苏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晶莹剔透的白玉狂吞口水,但是连手都不敢伸一下。

  还不容易大老板发话了,说是这洞窟之中有件东西需要他靠拼命才能拿得到手。这虽然听起来很危险,但是苏建心里却有种解脱的感觉。在他看来,与其提心吊胆的防着那不知名的危险,还不如痛痛快快的和玉覆面打上一场来的洒脱。

  但是现在呢?

  那壮丽的祭祀之墙就距离自己不到五十米。程桓说的那个什么鬼青铜牌如果没猜错的话,就在墙下方的那张看似很豪华的案几之上。

  一路上很平静。

  别说玉覆面了,就连变异蜘蛛都没有出现一只。

  按理说这是一件好事。

  但是在全神戒备,小心翼翼,心跳超过每分钟180次的状态下走上三百多米?

  那感觉,和死一次没啥差别!

  没有迷雾,也没有幻境,什么都没有。

  有的只是豪奢到极点的大殿。

  一开始的时候还觉得那些人用白玉铺地简直都是神之败家子,但是看到这洞窟之内的排场之后才发现,现代人在奢侈这一块和几千年前的古人相比,简直特么的弱爆了。

  苏建是个穷屌丝,没见过啥世面。

  但是王闯却不同。

  为人虽然吝啬,但是在自家人身上还是挺舍得花钱,哪怕是自己躲在旮旯里啃方便面,也要让自己的老爹老娘媳妇儿子好吃好喝的住大别野。有空了也带着家人全世界各地儿乱跑。豪奢的英伦白金汉亦或者美帝的白房子,那自然是去见识过的。

  但是用王闯的话来说,这两个破地方和眼前的这个洞穴相比较起来的话。

  就他妈的是土鳖!

  水晶不值钱,但是巨大的黑水晶,紫水晶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并且不管是在那个宗教中,都可以称得上是无上的宝物。

  更不用说更加稀罕的金丝水晶了。(市面上那些人工的不算)

  别人弄上个金丝水晶手镯都恨不得天天拿出来显摆,但是在这里,回归了它最原始的身份。

  那就是好看的石头!

  晶莹剔透的白玉和闪耀着精光的金丝水晶在这个洞窟中,它们不再是宝石,不再是什么石中君子或者佛宝。

  它们就是一种装饰材料。

  真不知道这些家伙们是从哪里弄到的,巨大的金丝水晶被切割成标准形状的板材,然后和玉石板铺交错着满了整个洞窟。

  记住,是标准尺寸。

  也就是说在切割的过程中还有大量的金丝水晶被当作废料而抛弃掉了。

  这还不算什么。

  让王闯和苏建嘴都合不上的则是洞窟中那八根最少也有四人合抱,二十几米高的柱子。这八根上边镌刻了无数山川树木,无数祥瑞神兽图样,无数天知道代表什么意思的神秘符文的巨大水晶柱,当莹白色的光芒照射其上后,散发出来的光芒使的整个洞窟之中气象万千。

  好吧,这景象让苏建心疼的都差点晕了过去。

  为什么?

  很简单啊。

  就是因为太过于豪奢了,你说这金丝水晶柱能值多少钱?

  屌丝如他是猜不到这个价位的。

  但是他不傻。

  他心里清楚,白玉板先不说,单说这水晶柱子,一根一个小目标是远远挡不住的。再加上这满洞窟中的白玉,用宝石装饰出来的壮丽星图,以及不知道用什么材料雕琢而成的巨大神像。

  到此,我们不算其文物价值,或者以后假如能够开放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带动地方能够上涨多少GDP。单算材料钱,给你个机会,你猜能换多少钱?这还不算其它地方发现的那些个零零碎碎。

  然后5%的分红佣金?

  简单估算一下,曾经的王首富都要说费点劲才能挣到的一个小目标,而苏建只要现在出去就能拿得到!

  更何况还税后?

  呵呵。

  姓程的敢给你,你敢拿吗?

  别说什么正当的钱有什么不敢拿的这些小孩子才会说的傻话。

  当然,如果苏建此时势力庞大,背景深厚,那么这笔钱拿的自然是轻轻松松无所顾忌,不过现在的他势单力薄,拿了这钱的后果?

  人有多大饭量就吃多少饭。

  苏建自认自己不是龙傲天,家里没有通天的背景,身边的兄弟也都是一群苦哈哈。那么自然是没有什么嚣张的资本。

  所以,他懂一个道理。

  吃多了的话,真的是会被撑死的!

  “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老老实实的干自己的活吧。前边就是案几,程桓要的东西没准就在上边放着,我们拿了就回去交差。苏建,我知道你心里很不爽,不过我们换个角度去想一想,你只不过就是走了几百米而已啊,然后大几百万直接就揣兜里了,这捞钱的速度可比那些只会瞪着眼演戏的戏子牛逼多了。”

  好吧,王闯说的话让苏建心中舒服了不少。也是啊,明明知道那些钱拿不到手里还较个什么劲?这次轻轻松松就挣到了好多钱,整个人的心态都变了。忘记靠小超市每天挣那块八毛过的苦日子了。

  有些分不清主次。

  这种心态,在这个行当中,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

  无奈的笑了笑,再一次的迈开腿,就向着那祭祀之墙走了过去。

  ……

  太顺利了。

  没有一点危险啊。

  那案几近在眼前,上边放着零零碎碎的几个东西。

  看着都还挺眼熟。

  一顶用某种带角动物头骨制成的‘帽子’。

  一根木头簪子。

  一枚造型古朴的玉珏。

  一柄看起来好像是用某种红色石头磨制的石刀。

  还有一根两米左右长度,看起来黑黢黢的拐杖,那拐杖之上不仅篆刻着许许多多的符纹,并且还镶嵌着一块硕大的黑色宝石,看起来甚是神秘。

  当然,那枚被指定的青铜牌牌就那么被放在案几之上。

  和拐杖,‘帽子’,玉珏相比较起来的话。

  看着甚不起眼。

  果真有!

  这程桓的情报来源实在是太过于可怕,被封闭了几千年的遗迹之中有什么他竟然都能知道?

  苏建和王闯两人对视一眼后心中狂跳起来。

  王闯是心惊程桓的情报。

  不过苏建则是心惊另一样东西。

  那样东西在这些零零碎碎的物件中毫不起眼,别的东西都是被郑重其事的放在那里,唯独那玩意就好像是被很随意的仍在案几之上一般。

  那根木簪子。

  他很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东西,但是他见过和这木簪子一样材质的东西。

  没错,就是柳叔的那块木镇纸。

  自己把玩了那木镇纸之后发生的那些事,这些年来经常性的出现在苏建的噩梦之中。更何况柳叔柳婶在临行之际,千交代万交代,并且让自己赌咒发誓,说这件事绝对不能说出去,不论是谁,哪怕就是自己的亲爹也不能告知。

  不然的话,所有和自己有牵连的人都有可能会死!

  “苏建,想什么呢?”

  “没什么,我就在想这些玩意是不是大祭司这个职业的橙色套装?穿上后法力,专注力,魅力就能暴增百分百?”

  “滚蛋吧,都啥时候能不能正经点?青铜牌我来拿,其它的咱也别客气,给它全收了。等到出去后没准还能挣上一笔。”

  “闯哥,你知道我最欣赏你啥不?”

  “啥?”

  “你这种无时无刻都不忘记捞好处的精神实在是我辈之楷模啊。”

  “滚蛋,你丫找抽是吧?”

  说笑归说笑,手底下却不含糊。

  青铜牌收进专业的收纳盒之中后,被紧紧的束缚在王闯的胸前。

  只不过当苏建刚刚拿起那根拐杖,异变突生,整个大殿之中顿时光芒大作。原本还充满迷幻色彩的大殿,瞬间被犹如白雾般的荧光笼罩。

  即便异变突发。

  苏建也是在极速离开案几的同时,手一挑,那根木簪子就被他收拢在了袖子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