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 程先生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152 2019.12.11 13:33

  “老黄,你在那里再胡说八道,我就撕烂你的嘴!你懂个屁啊,男人挣钱就是要女人花的,这叫情调。活该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是个单身狗!”

  一个高大的汉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只见他大概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长的虎背熊腰,颇为高大威猛,一双不怒自威的豹眼炯炯有神。

  听这口气,不是王闯还能是谁。

  “有本事别让你媳妇退货啊,拽什么拽啊。”老黄连头都没回,冷哼了一句。

  王闯还没来得及反驳,又有声音从他的背后响了起来。

  “你们俩一见面就斗嘴,都这么多年了,不嫌烦吗?”

  这个声音很好听,软糯甜美。

  不过和苏建欢喜的神情相反的是,周围的那些看热闹的人则是惊恐的往后退去。

  李花儿。

  人如其名,就像花一样娇艳。

  只是这花,是曼珠沙华,象征着死亡。

  “就是啊,你们每次吵架都要别人调停,很费精神的,这次一定要你老黄请客。菜可以随意,但酒要好。”

  又出现了一个人。

  看起来温文尔雅,皮肤白皙,细腻,紧致有光泽。虽然已经是人到中年,但是保养的极好。很有风度,很有教养,一身的书卷气。绝对是身出书香门第,而且还是自幼便接受过最传统的国学教育的那种人。

  “花儿姐好,周哥?你不是忙着…”

  “那急什么?听说白玉玉覆面重现天下,我这不是想过来开开眼么?嗯,不用等刘凤梧了,他打电话说真的走不开。”周子珏笑眯眯的说道。

  齐了。

  当年那次事件最后幸存的几个人差不多都来了。

  苏建歪了歪头,看着站在篝火边上的雇主,心中愈发的好奇。

  这个人究竟什么来头?

  王闯就算了,应该和自己一样,都是因为钱而来的。

  但周哥可是准备接手青城山啊,未来的一派之尊,就这样被请来钻山洞?这和当年不一样,那时候的他不过是青城山的一名弟子罢了,身份?和当年的那些高手相比的话,根本显不出他来。

  但是现在不一样啊。

  至于李花儿?

  的确是个大美女。

  只是,和寡姐一样的美女谁敢亲近她?

  而且神龙见首不见尾,踪迹难寻。

  可现在的她,就那么站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等着雇主开始分解任务。

  ……

  山洞。

  又是山洞。

  苏建皱了皱眉,但是没有说什么,强忍着心中的不耐径直走了进去。

  斜坡。

  一个很长的斜坡。

  当通过这道斜坡之后,这个山洞的全貌,已经完完全全的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如果没有进来,只是在外边观察的话,真的很难相信,这个一点都不显眼的小山包之下,竟然会有着这样庞大的洞穴存在。

  十几米的挑高,实在是有些夸张。

  毕竟。

  很多举世闻名的大型溶洞的洞口也没有这样高大。

  这应该是一条用原始通道扩建而成的甬道,不然的话根本就无法解释为什么放眼望去山洞的高度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只是山洞啊,不是特么的隧道公路!

  相比较那些人吃惊的样子,苏建一行人的脸上倒是没有惊讶的神色。

  只是心里却有了一些疑惑。

  实在是太相似了。

  这个洞穴和那个鬼地方的甬道布局基本上一模一样。都是一样的高高大大,都是一样的布满了神秘的花纹。以往只会出现在珍贵青铜礼器上的纹样,在这里,连墙角上都镌刻着。而且其工艺,唯恐不够精美,唯恐不够大气。

  可以想象,当年这里布满了熊熊火炬的时候,该是多么的壮观。

  不过现在,往日的辉煌早已经在岁月的洗礼下消失不见。

  留下的,只有着漆黑一片的洞窟。

  苏建轻抚着洞壁上的纹样,眉头紧皱。

  这真是见鬼了。

  两个如此神秘的山洞,一个是豫省,一个在古秦地。

  两者之间可是相隔了有五百多公里啊。

  就这,说的还是现在地图上两地之间的直线距离,这点公里数放到现在不显什么,可是这山洞是什么时候建起来的?虽然没有确切的年代,但是那张白玉玉覆面可是正儿八经的夏末商初时期的产物。

  一千多里地,在那个时候?

  可是国与国的相距!

  “这里怎么有尸臭味?”

  一个走在最前边开路的年轻人突然间嘀咕道。

  苏建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其实从老黄来请他出山的时候,他就已经想明白很多事儿了。

  这种玉覆面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能和这玩意划等号的,就是死亡。而在当初那个洞窟里,只要遇上戴这种东西的,基本上都可以说是死定了。

  你的功夫好?

  你的枪法准?

  有个屁用。

  刀子砍上去,对方都不带流一滴血的。

  子弹打上去就和打在牛皮上一样,对方一点事都没。

  这你还怎么打?

  只能用人命堆!三四个人拦住对方,让最有希望活下去的人逃走。

  就是这样的残酷。

  既然这里不仅和那个地方风格相同,而且同样出现了白玉玉覆面,那么先前进来探索的人也不会比自己当年的遭遇要好。这样一想就能够理解了,这个雇主此时恐怕也是骑虎难下,不然的话,怎么会想起来雇佣自己这个有着打死过雇主的人呢?

  那股蛋白质腐败时发出的独特的气味开始的时候还只有一缕缕的飘过来,但是到了现在,整个通道内都弥散着这股子浓浓的臭味,那些被雇主请来的所谓高手们这个时候都忍不住纷纷吐了出来。

  到不是说这些人是菜鸡。

  毕竟能够被这位雇主请来的都不是庸手,甚至老黄都认出来,这些人中有好几个在外六行中也是有着不低的地位。

  但是这种气味,不是说你是个狠人就能够忍下来的。

  所以当那些人看到美艳动人的李花儿此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时就已经明白,苏建他们这几个人远不是他们能够比拟的了。

  “周哥,这个姓程的能量不小啊。这里死了这么多的人,竟然全部压下来了。你说他究竟是什么来头?”苏建笑眯眯的歪着头看着周子珏问道。

  “有钱,有权,帝都人士,他家老太爷时不时的会出现在新闻联播里。剩下的你想吧。”周子珏淡淡的说道。

  苏建咽了口吐沫。

  他又不傻。

  能让老周放下即将到手的教主宝座来这里玩命,不用说也知道这家伙位高权重。

  只是,没想到他的来头这么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