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6 聚首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283 2020.01.28 11:52

  有人出现在苏建的身后,一掌就拍在了他的肩头。

  “苏建,怎么了,什么疯子?”

  声音很是温润。

  不过苏建此时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根本就没有注意身后究竟是谁。而是直接就伸手,迅速的抓住了那只手,紧跟着就是跨部使力,腰部急旋,身往前倾。

  龙卷过肩摔。

  凶猛无比。

  另一只手已经往腰部摸去,锋利无匹的短刃直接就跳了出来,阴险而又直接的就向对方脊柱狠狠刺去。

  叮的一声。

  那个被甩出去的身影同样身手不弱,一柄同样的短刃出手,反手一撩,在半空之中直接就硬挡了苏建的致命一击。落地之后,也不再分辨什么,一记侧踢,一条弹性十足的大长腿,快若奔雷,又快又狠的向着苏建的小腹踹了过去。

  哇。

  苏建直接就飞了出去。

  不过,一落地,就厉声咆哮起来:

  “老王八蛋,我要你死!”

  刚喊完,后脑部就受到了猛烈一击。然后苏建就双眼一黑,整个人就犹如推到金柱一般倒了下去。

  而此时,另一个身影摇了摇头,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腰带。单手提着苏建走出阴影之后,就将其放在了地上。

  那张在荧光映射下很是白皙的脸不是程桓又能是谁?

  “王闯,你离开的时候就没提醒要他小心幻境?”

  “谁知道怎么一回事,我离开的时候他比我还清醒。怎么到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我现在浑身疼的厉害,李花儿,你替我瞅瞅看呗。”

  另一个方向,王闯蹲在那里龇牙咧嘴没好气的说道。

  也难怪。

  走的时候苏建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现在怎么像疯子一样只知道嗷嗷叫着谁都打?好在来这里的都是好手,你换个人试试?

  苏建出第一刀的时候就能将整个人的脊椎给砍成两截!

  这让王闯怎么能有好脸色?

  李花儿撇了撇嘴,走上前去,轻轻的摸了一下苏建的手腕后,伸手就捏着苏建的脸颊,微微一用力撑开嘴,然后就从随身的兜中掏出一包药,连拆开都没有,直接就连着纸包就塞进了苏建的口中。

  接着在其颈部一撸,胸前一拍,那包药就进了苏建的肚子,至于有没有用水送下去,会不会被差点噎死,则是完全不在李花儿的考虑范围之内。

  “枉我知道你身陷幻境后就急忙忙的来帮你,没想到你这小混蛋竟然这样没出息,连我都敢打?等你醒了老娘不揍死你就跟你姓!”李花儿一边把着苏建的脉搏不松手,一边恶狠狠的说道。

  程桓见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挑了挑眉头,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李花儿在那里故作凶狠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对劲,这家伙一个劲的在那里喊着老混蛋老疯子,但是我们进来的时候,却只看到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并没有任何的幻境发生啊。”王闯皱着眉头说道。

  “看样子不像是失心疯,反而和陷入幻境后的样子很像。虽然我们没有看到这里有幻境出现,但谁知道这会不会是一种新型幻境的出现?比如在很是特殊的条件中只有一个人能够看见?我记得在古秦地遗址中最后的三籁之地里,那些混蛋们不也是陷入了一种很是独特的幻境之中?”

  听到李花儿说起当年最后的惨景,王闯也不再说什么。

  只是在脑海中不断的回想苏建说的那两个词汇。

  老王八蛋!

  老疯子!

  那种幻境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王闯不清楚,但是在他离开的时候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那个老祭司!

  苏建啊苏建,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究竟遇上了什么?

  ……

  茶,清香四溢。

  饭,有菜有肉还有米。

  虽然看似简陋,但是在看看周围的环境,只能说已经相当的不错。

  以上就是当苏建醒过来后的第一感观。

  嗯,原本到处都是白玉,岩画都是珍宝装饰的豪华甬道,此时此刻,到处都是各种食物的包装。至于王闯和李花儿在那里美滋滋的抽着饭后烟,程桓更是慢条斯理的品着茶。

  看起来好像很巴适的样子。

  不过,

  我在那里?

  我好像刚才晕过去了?

  谁特么打的我?

  虽然不是灵魂三问,但却是苏建目前最想知道问题。

  都是自己人,那么就用不着什么客气。

  当然,去享用老板的茶水?

  这种极其没眼色的事情他当然还不会去做。只是朝着王闯招了招手,然后就看见一包香烟直接就想着自己飞了过来。

  “闯哥,你说就去三十分钟,我这一等可就是两三个小时。干嘛去了?对了花儿姐,你找到周哥了吗?”苏建叼着烟没好气的问道。

  他自然是觉得不爽。

  要不是王闯一去半天不回来,自己何必看到那么令自己恶心的幻境?虽然那幻境没有什么杀伤性,但是看完后真的会令人感到很不舒服。因为那些数千年前发生的事,对于一个现代人所学习到的知识来说,有着最根本性的颠覆。

  王闯没有回答,反而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再和程桓,李花儿交换了一下眼神。

  “在我离开之后你又看到了什么?”王闯问道。

  “还能有什么?只不过是……”苏建刚刚说了半句话,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闭上了嘴。然后就用一种及其古怪的神色,看着程桓,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李花儿赶紧走了过来,一脸关切的看着苏建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想起六七罢了。”苏建说的很淡然。不过他的心里却像是大海一样翻涌。

  活下去。

  这个问题就像是一根绞绳一样套在苏建的脖子上。

  带上玉覆面就能活。

  这是他在幻境中看到的结果。

  虽然带着那玩意苏建觉得很丑,可毕竟是能够活着,但是六七死时的惨状仍旧牢牢的印在他的脑海中。六七明显是浑身毒血已经达到了饱和,这一点苏建自认没有看错,那时候的他同样也带上了玉覆面。

  可仍旧是死了。

  为什么?

  难不成只是因为没有吃那些怪物的肉?

  “六七,他不是死了吗?”程桓看着苏建淡淡的问道。

  苏建笑了笑,没有回答,只不过是又抽了一口烟后,就将幻境中看到的事情说了个七七八八。

  当然,他不仅隐匿下了那枚木簪,也没有说出当年众神殿点中发生的那一系列令人感到恶心不已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这玩意和柳叔那枚镇纸的材质一模一样。

  甚至,能力也一样!

  而为什么同样隐匿了玉覆面的最终成功方式?

  苏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也只是觉得这种事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先不说那种真正怪物的尸体去哪里弄,单单用脑浆子来醍醐灌顶?

  妈蛋,没文化真可怕。

  不知道有排斥反应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