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 山鬼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111 2020.01.07 13:59

  人面像被找到了。

  很好找,就在祭台后面的岩壁之上。

  周子珏看着那幅岩壁铭刻,眉头紧皱。

  “怎么了?”仇埅回头低声问道。

  “这铭刻和我们推算出来的样子有些不太一样,周先生提供的那些资料中,虽然缺幅很多,并且极其晦涩难懂,很多文字到现在都没有得到充分的考据,但是最终表现出来的意思绝对是再说人面这两个字。但是你看一下,这铭刻的头像好像和传统的人面像差距的有些大。”左手边的一位老者同样压低了声音回复道。

  不过这个说辞并没有让仇埅感到有多意外。

  古人喜欢夸张。

  所以他们的青铜器,各种陶器以及镌刻的岩画中都常常会将人脸作为装饰物的素材来使用。而这个时候,往往这些人面像都是采用了夸张的手法来描述。

  比如说人面渔网盆。

  再比如说大禾人面鼎。

  那名老者同样走上一步,仔细的看起那铭刻来。

  他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古人虽然生**漫,但是再夸张,他们也不会将人和鬼神并列。

  人就是人。

  而鬼神则是需要人来祭奉的!

  将人当作神?

  那就是最大的不敬。

  所以,岩壁上的这个头顶有尖角,并且额头上特意细心雕琢了一颗眼睛的脸,绝对不可能就是资料中的人面像!

  “这是山鬼。古代人,尤其是夏朝时期,也有可能商代早期,那时候的人都认为山中不仅有山神,更令人感到恐怖的还有山鬼。当然也有人持反对意见,比如宋朝赵明诚的金石录中,就有一篇先秦石刻的拓片抄文,那里说的很直接,神鬼同一。不过这也从另外一方面说明了,这不可能是人。”

  仇埅点了点头。

  再一次的将目光放到周子珏的身上,毕竟到现在为止,不过是刚开工而已,相信自然是还是相信的。

  不过是有了些许差池,这不算什么。

  毕竟相隔了数千年。

  纵然一个是山鬼,一个是人面。但,这在他来看,发现已经相当的接近了。

  不足为虑。

  “继续吧。”

  周子珏回头看了看那祭坛,微微的摇了摇头笑了。

  顺手就从身边的战士腰中掏出了军刀,毫不客气的就向着那山鬼头部的那枚眼睛刺了过去。

  啪得一声响。

  那眼睛应声而碎。

  当周子珏轻轻拂去那些碎掉的琉璃后,被隐藏在这山鬼眼睛后边,长达数千年的秘密就这样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周围的人不自觉的向头像处拥去。

  然而就在此时。

  周子珏忽的就闪向了一旁。

  紧接着,他身后的一名战士就被一道白色的光芒给直接洞穿!

  哗啦啦一阵拉动枪栓的声音响起。

  周子珏被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给团团围起。

  “怎么回事?”仇埅问道。

  “应该是阳燧那种类似聚光镜一样的东西,虽然不知道为什它能够将这荧光凝聚到堪比激光武器的地步,不过我看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只要小心点就不会有事。

  另外你们也不要觉得死上一两个人有多严重,在这个机关重重的鬼地方,一个不小心就全军覆没那实在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给你们提个建议,我希望你们能够铭记在心,那就是找死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吞枪自尽好了,千万别连累别人,好奇心害死人这句话在这里绝对不是句玩笑话!”周子珏淡淡的说道。

  “受教了,你也别介意,继续吧。”

  周子珏笑了笑,再一次的环视了众人那表情不一的神色后,从怀中掏出了那枚绿玉珠。拿在手上平心静气的把玩了好一会,就在其他人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周子珏拿着珠子,径直就向着那山鬼头上的那个黑洞送了过去!

  ……

  “卧槽,牛逼。”

  王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建,因为他也认出那枚白玉玉覆面。

  虽然和对方只是交了一下手。

  但是那强悍的实力让他自愧不如。

  三个人都遍体鳞伤才勉勉强强的和那玉覆面打了个平手,没想到苏建竟然一个就将其击杀。

  除了卧槽和牛逼这四个字,王闯实在是想不出还能有什么词汇可以更加精准的描述出自己心中的惊讶之情。

  “是六七。”

  “什么六七?”

  “就是那个喜欢穿西服COS东星耀扬的那个沙雕。”

  “哦,是那个铁憨憨啊。不过我记得他不是死在古秦地遗址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问我,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只知道他隶属于程家,别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道他为什么成为玉覆面,也不知道他来这里的任务,甚至还不知道他究竟在找什么!我只知道他身上有着这个玩意。”

  苏建将绿玉珠抛了过去,双手揪着头发又蹲了下去。

  “哦。”

  苏建猛地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闯。

  “我记的你和我在月光祭台那里都亲眼见过这玩意的恐怖。”

  “当然,我当然见过,甚至我的师父……”

  “你就说了一个‘哦’?”

  “我不说‘哦’还能怎么样?总不能像个看见海洋之心的娘们一样歇斯底里的疯狂尖叫吧?”

  “我管你像不像个婆娘那样疯狂,我就是觉得,程家不可能不知道这东西有价值,但是六七死后成为了枯骨之后,我才在他的衣服之内发现。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程家根本就不知道这东西的存在,所以肯定有另外一批人在他们的背后搞着一些不可见人的阴谋!还有你的反应也太平淡了点吧?”

  王闯将手中的绿玉珠抛了抛。

  一脸的无所谓。

  “可能程家根本就不在意这个玩意吧。这东西除了能让人疯狂之外,别的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而且现在这个社会中,比这玩意效果还好的东西多的去了,比如说甲卡西酮,也就是现如今很流行的僵尸浴盐,效果比这个绿玉珠更加的夸张。”

  “我当然知道这个能够让人扯下自己蛋蛋的毒品有多厉害,我只是觉得奇怪,你对此好像也太平淡了一点。”

  “嗯,如果你和我一样,在半天之内连续见过三颗的话,我相信,你没准比我更加的无所谓。”

  “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老周手中有一颗,你这里有一颗,另外我在来找你的时候还看到了一颗,不过那一颗已经残破了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