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 隐藏的秘密?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095 2019.12.18 12:36

  这个空场真的不大。

  只有十几个平方。

  再加上头顶上的萤石亮晃晃的,苏建他们也不瞎,打眼一看就明白,这里恐怕也是临时被大王蜾蠃当成了繁衍地而已。

  岩壁上没有大大小小的窟窿。

  那就证明这里并不是大王蜾蠃的巢穴。

  地面上除了破烂不堪的碎布片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

  看来前几日那姓程的恐怕真的运气不好,明明有玉覆面这个大杀器在手,却仍旧弄了个灰头土脸。

  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才弄出来的玉覆面。连一点效益都没有产生出来,就成了大王蜾蠃幼虫的零食?

  这真的只能说是倒霉催的。

  至于这姓程的究竟打什么主意,他手中的玉覆面究竟有多高的完成度?

  这些都不过是无关紧要的旁枝末节罢了。

  谁去管他?

  周子珏站在祭台的边上,凌厉的双眼环视着周围。

  太不正常了。

  这么一个玩意极其突兀的出现在这里,肯定有它的用意。如果是别的东西,苏建他们倒也不会太过于在意。但是祭台这东西不一样。在这神女山的洞窟中会出现什么情况还不清楚,但是古秦地遗址中,只要遇上祭台,必将有一番惨烈的血战。

  收获真的很丰厚。

  但是死亡的几率也是极高。

  萤石将犹如乳液一般的毫光肆意的挥洒,苏建他们则是一脸严肃的站在空场的岩壁边上,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那些岩画,心中寒气直冒。

  岩画,这玩意不稀罕。

  别的不说,就说在外边的那条甬道之上,就有着绵延数千米的超巨型岩画。

  但是那些岩画都不过是新石器时期风格的涂鸦罢了,简单点来说的话,就是最原始的平直式描绘而已,根本就说不上任何的画法。

  可这里的岩画则和那些完全不同。

  有谁见过用雕刻的方法,采用超现实方法来铭刻岩画?!

  十六幅岩画。

  每一幅都只有一平米左右,但是在这一平米之内所展现出来的东西,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震撼不已。

  而这十六幅岩画连在一起,却讲述了一个会令所有人都不相信的事实!

  “这…这哪是什么祭台,这分明就是一个手术台吧!”王闯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指着边上的那个独山玉石台说道。

  “手术不手术的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那六块绿莹莹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你们还记不记得外边甬道上的那岩画中同样有这六块绿莹莹的东西出现!开始的时候我以为那不过是一种装饰物,但是现在看来,这六块绿莹莹的东西才是真正的祭品。作为祭品的人,不过是像女体盛那样比较好看的托盘而已啊。”

  “那会不会是矿珀呢?颜色挺像的,也都是那么绿莹莹的。”

  “不像,如果是矿珀的话,谁敢用手拿着,不要命了吗?”

  李花儿和王闯在那里争辩,周子珏却发现苏建却是皱着眉头,好像在回想什么东西一样。

  “你想起什么了?”

  “你还记不记得古秦地遗址中那个最神秘的第四号月光祭台?”

  “当然记得,在那处空空如也的祭台下我们可是和变异生物大打了一场,死了不下十五人,可事件的起因却是莫名其妙。原本那些变异生物和我们之间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在那里却是疯狂的向我们进攻。

  等到连盗门的领头阿哥都活活累死后,那些变异生物却没有任何理由的自己退到了一边再次打成了一团!而我们被那些变异生物围攻,也使得神调门中的梁家高手都不被信任,间接造成了中心祭台一战时战力紧缺的状况,也为后来的全军覆没造成了隐患。”

  苏建紧皱着眉头,并没有接上周子珏的话。

  而是再一次的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不只是他。

  就连王闯那样的汉子,李花儿那样彪悍的存在,回想起那一战都忍不住打起了寒颤。当年月光祭台混战时他们都还算是新人而已,根本没有资格去争抢宝物,只能远远地躲在一边等着捡漏。

  不过这也是他们几个人能够在那场大战中活下来的原因。

  毕竟在面对那些陷入疯狂的变异蜘蛛,变异大蛇,超巨大的蜈蚣以及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生物,几个新人能够做到抱团自保就已经不错了。

  当时所有的人短陷入了一场莫名的狂乱。

  太疯狂了。

  利刃闪耀着寒光,尾针流淌着毒液。

  狂蟒在铁拳下嘶鸣。

  鲜血在獠牙下飞溅。

  “我记得一开始是出现了蛟龙衔珠的异象,接着我师父什么都没说直接就向着那条巨蟒扑了过去!再然后,双方就开始了混战。”王闯犹豫不定的说道。

  那次大战同样使他失去了师父,师母以及自己的师兄。

  到现在他仍旧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贯淡薄的师傅竟然会第一个出手去攻击那条巨蟒,直接就导致了血战的开始。

  虽然神调门有暗中操控那些变异动物的嫌疑,但是罪魁祸首是他的师傅。

  这一点被直接定了性,没有任何人能够为其开脱。

  “苏建,你怀疑那条巨蟒叼着的那枚绿色的石球就是和岩画中那六枚绿光团一样的东西?”李花儿问道。

  “我不确定,但那条巨蟒在被王哥师父一刀砍掉头颅之后,鲜血溅到了那绿色石头的上边。当时太乱了,依稀间似乎看到那绿色石球变得晶莹了许多!但是后来争抢的太厉害,到最后谁也不知道那枚绿色球球到了那里。”苏建摇着头说道。

  抬起头重新走到了独山玉石台的边上,再一次仔仔细细的摩挲了起来。

  到现在为止,一切的走向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

  原本向着只要对付玉覆面就行。

  但现在看来,这里隐藏的秘密恐怕根本就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还有那姓程的,是不是就是为了寻找这个东西?

  不然的话,很多事根本就无法解释。

  玉覆面他已经可以完全操控,只要不遇上大王蜾蠃,整个遗迹完全可以横着走,何必又将自己找来?

  至于死掉了一个玉覆面?

  呵呵,那算个屁。

  只要知道了方法,想制造多少不行啊,横竖不过是多死几个人罢了。

  而人命?

  对背景通天的帝都程家而言,不值一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