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 岩画 (上)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188 2019.12.14 12:44

  “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你是说这些岩画有问题吗?”

  “嗯。在古秦地那地方我就有这种疑问了。这种岩画的风格明明就是石器时代的产物,为什么会在夏末商初时期的遗迹中出现呢?”

  “看来不只是我有这个疑问啊。”

  “怎么个说头?”

  “有个屁说头,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这地方透着一股子诡异的感觉,那些人没有遇上机关是他们的命好,谁知道下一秒他们会怎么样呢?”王闯看着远处渐渐消失的灯光,一脸冷笑的说道。

  对于他这种恶意的诅咒,苏建表示很合胃口。

  毕竟不管是谁,曾经被视作兄弟的人强行逼着去趟雷,那心中都会带着无比愤懑的怨念的。这些人死不死的管自己屁事,又不是自己逼着他们去找死的?

  要怪就怪两个字,贪心!

  明知道自己的先辈们就是因为探索玉覆面的秘密而死还敢来接这笔单子?

  苏建认为这些人就是死也活该了。

  这种钱也敢伸手?

  送他们一首凉凉吧!

  “别废话,开工吧!”李花儿冷声说道。

  然后就从背囊中拿出了几根雪茄,很是随意的递给了王闯。

  “不是说让你去找上好的檀香吗,怎么弄这个来?”

  “呵呵,王闯,就你那智商我懒得和你解释。就这了,爱用不用!”

  苏建摇了摇头,这个王闯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嘴欠。不过,人还是不坏的。不然的话,李花儿这个黑寡妇一样的恶毒女人也不会和其组队,另外刚才递过来的也不会是雪茄而是那柄阴毒无比的匕首了。

  王闯当然不是傻子。

  兄弟们用命探出来的秘密,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的交出去?

  再说了,那姓程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自己这些人要不握点底牌,那么恐怕等到出去的时候就是自己命归黄泉之时!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笑着一手拿着雪茄,用打火机慢慢点燃。然后就死死的盯着那袅袅升起的青烟,一刻都不敢放松。

  “王哥,算了,还是我来吧。毕竟我的情况大家也都清楚,就算是遭遇不测活下来的几率会大一些。”苏建笑着说完后,身手就将那雪茄拿到了手中,接着快走几步,直接就来到了众人的领头处。

  “你那血丝没造反吧?”

  “闭嘴吧你,能不能说点好的?帮我看着点,如果有异常就拉我,我又不是不死之身。”

  看着苏建还有心情在那里调侃。

  王闯和周子珏他们的心里轻松了很多,只不过说是轻松,其实也轻松不到哪里去。一人手中一把那种造型奇怪的兵刃,小心翼翼的护在苏建的身后两翼。

  全部都平心静气,一眼不眨的看着周围的那些岩画。

  他们几个心里都明白。

  苏建身上的那种血丝伤痕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是起到一个迷惑对方的作用。但是这个迷惑人的手段有时效限制,时间不会超过两分钟。如果他们在这眨眼即逝的时间之内没有办法将苏建救回来的话,那他可以说是死定了!

  还有就是,这种血丝能够迷惑的对手,也就是白玉玉覆面这一种敌人而已。

  遇上其他的怪物,一个不慎仍旧是死亡。

  但是即便如此,苏建他们已经很满足了。

  在面对那种恐怖怪物的时候能够有两分钟的缓冲时间就等于捡了一条命回来,还想什么?当年在古秦地洞窟里,在陷入绝境的时候不是没有人想到用这个方法,但是成功的只有苏建一个人罢了。

  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苏建的年纪最小,而且他是抽中试验品签子中最后一个人!

  在前边六个人都死掉之后。

  再加上运气。

  他成功了!

  不过,当年的他可没有任何的兴奋。

  有的只有恨!

  ……

  在这幽幽的荧光之下,青烟袅袅,犹如摇曳不定的幽魂一般飘渺不定。

  苏建则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几步一停,然后双眼死死的盯着这青烟。唯恐气息影响了烟雾形状的变化从而使自己做出错误的判断。

  用烟雾来当作示警的手段。

  这虽然是不得已的方法。

  但也是最好用的方法。

  因为那些机关隐藏的太过于隐蔽,单凭眼睛想要发现真的很难,只能通过缝隙间空气的流动来判断。

  “老周,我怎么觉得这里有些不太对劲呢?”

  “岩画的内容吗?和古秦地那座山窟中的岩画有些不同是吧?”

  “嗯,我记得那里岩画的内容大部分是战争,或者帝王出巡这些。但是这里却是狩猎,歌舞,祭祀,神明。而且从绘画风格上来看的话,这种岩画和中原地区斐李岗文化的岩画风格极为接近。虽说这古秦地和偃师都属于北方岩画的辐射区域之内,但是根据曾经陇右地区已发现的九仙山岩画来看,两者的风格完全不相同。所以,很明显古秦地那里的岩画更像是在故意模仿这种画风。

  至于为什么?我还说不清楚。我只知道现在的社科可是把裴李岗文化的绝对年代大体推定在距今8500年~ 7000年这个时间段。而我们从古秦地洞窟中到处都有的卷云纹,以及那几座祭祀之地中的青铜鼎里的铭文推出了夏末商初这个时间。可是这个时间差的也太多了,可是有好几千年啊!”

  王闯说的很专业,不过苏建却不觉得这有什么。

  在他看来,这些岩画,粗糙不说还难看到不行,什么来自远古时代的信息,什么苍凉古朴的厚重历史,都不过是后人臆想出来的噱头概念罢了。甚至还没有邻居刘奶奶的小孙子画的好看,不过都是一群火柴人在那里瞎蹦跶而已。

  那时候的人都不过是一群只会嗷嗷叫的野人罢了,每天光打猎找吃食都累得半死了,谁还有兴趣搞个屁的精神文明建设啊。

  画岩画?

  想来不过是穷极无聊中打发时间的举动而已。

  这说好听了叫艺术源于生活。

  说难听点的话就叫穷乐呵。

  没啥特殊的意义。

  就算是有几棵植物的画像,那又怎么了?

  总不能过分解读,像大文豪说的那样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吧?

  周子珏咽了几口吐沫,看着岩画的目光有些发愣。

  好一会后才低声说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壁画好像在讲述一件事?”

  “一个部族的发展史?如果这里是祭祀之地的话,那么出现这种长篇叙事性岩画还是很正常啊。”李花儿低声说道。

  周子珏摇了摇头,伸出手指指向了岩画中的一个人物。

举报

作者感言

半包薯片

半包薯片

抱歉,今天要陪孩子去逛游乐场,只有一章了。

2019-12-14 12: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