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7 游玩OR死斗 (上)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383 2020.01.19 12:27

  现场的场景,嗯,怎么说呢?

  很是祥和。

  没有扭人头如薅白菜的白玉玉覆面,也没有能在身上下蛆的大王蜾蠃。当然,更没有美味的变异蜈蚣和只要略加烧烤就香酥可口的超大蜘蛛。有的只是当时让苏建王闯哥俩都快吓傻了的自然风光。

  这是幻境。

  没错。

  因为就算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两人刚刚还在山腹之中的洞窟内,怎么也不可能瞬间就飞到了风景秀丽的呼伦贝尔盟。

  他们很确定。

  这洞窟之内没有蓝胖子的随意门。

  当然,就算是广阔的内蒙古大草原之上,也没有眼前这种堪称绝美的景色。

  但是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一碧如洗的天空上,如丝一般的白云在不断的变换着形状。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野马如龙,无拘无束的奔跑。大地飞鹰,唳声惊空。

  一汪湖水,浩浩汤汤。微波澜澜,横无际涯。

  不知道有多少动物在湖边上嬉笑打闹。

  偶有微风袭来,清新无比的空气,再加上暖阳当空,使得人熏熏欲睡。

  实在是美妙无比啊。

  苏建和王闯两个人美滋滋的躺在草地之上。

  双手枕头,翘着二郎腿,一边欣赏着这如画美景,一边悠然自得的唠着嗑。

  此时已经距离大殿惊变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一开始时两人像没头的苍蝇乱撞,却发现他们好像已经被彻底的困在了这幻境之中。明明只是一个并不是很大的洞窟,但是在这幻境之中,却变得无边无际。

  既然一时间走不出去,两人倒也光棍,直截了当的躺在地上。趁着景色还没有什么变化,陶冶一下情操,舒缓一下紧绷的精神。

  反正就当作一番精神上的洗礼吧。

  现在很多人不都去那座高原之上洗涤灵魂吗?

  苏建这穷逼去不了,那么就在这里感悟一下。

  “闯哥,你说这幻境是怎么一回事?和我们以前遇上的那些根本就不一样,看起来就好像是要将我们困死在这里一般。”

  王闯打了个哈欠,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后笑了。

  “你管这个干什么?其实这个很好理解啊。你还记不记得我说的这里有机关这一回事儿了?一种可以同归于尽的机关啊,毕竟谁都不想死不是?所以,弄个幻境出来困住你,等到你最后没力气的时候吧,人家再派人出来捡现成的就是了。”

  嗯,王闯说的理直气壮。

  听这口气,知道的他现在也被困在这幻境之中,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幻境就是他造出来的。

  这种逗闷子的话,当作笑话听听也就罢了。

  当真?

  你多大了?

  好赖话听不出来是吧?

  “你就在这里瞎扯吧,别说你看不出这里边的怪异之处来。”苏建撇了撇嘴说道。

  他们当然看得出。

  这里的幻境真实程度远远的超出了他们以往所经历过的一切。

  不说太远的过去,单说刚刚苏建一个人在众神殿中看到的那种屠杀场景,猛一看还挺真,但是只要稍微注意一下的话就会发现,和我们常看的3D电影没有太大的差异。

  但是这里就不一样了。

  无论是和熏的风,还是天空上悬挂的暖阳。

  甚至地上的那些青草。

  呼吸到的那种湿润的空气。

  就像是真的一样!

  这地方不能待的时间过长,再呆下去的话,脑子都会发生紊乱,分不清什么才是真实什么才是幻境!

  两处遗迹中的那些个幻境虽然种类不同,但是有一点就是,它能够影响人类的大脑。

  这不理解。

  回想一下前几年那些在幻境中被刺激到发狂,忘情厮杀的人就能够想得通。玩弄大脑,是那些建造这些幻境的人的拿手好戏。所以,在这里弄出一个风景秀丽的幻境,看起来还挺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它们真的不一样!

  有着质的区别。

  简单点来说的话,一个是1.0,而这里的就是2.0!

  为什么在这里建一个这样的幻境?

  有些不符合情理。

  按道理,不是说苏建和王闯他俩矫情。而是像这样严密防护的地方,不更应该设计出可以使入侵者更加疯狂的超级幻境吗?集中可以使人狂乱的大杀器于此处,那样的话进来的人有多少死多少。

  可怎么会像现在。

  不仅没有丝毫的杀伤性,反而来了次精神上的SPA?

  苏建在那里一边闭着眼一边摸索着地面。而他的另一边王闯,则是已经打开了收纳盒,直勾勾的看着那枚青铜牌牌。

  苏建想的很简单。

  这里是幻境,而且是最真实的幻境。但是再厉害的幻境那也是通过人类眼睛,才能发挥作用。这个时候闭上眼虽然看着有些迟了点,但是不管怎么说也能够排除掉一大部分的干扰,使他的手更加的敏感。

  这样一来倒是很有可能触摸到原先的地板而不是那青青草原!

  至于王闯,脑海里不停的回想这程桓的那句话。

  ‘尽量不要用手去触摸那东西!’

  为什么?

  程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古秦地遗址和这里虽然有所区别,不过整体上的设计风格走的都很相似,可以说是一脉相传。所以除了极个别死亡陷阱中那些锋利的刀刃上会淬毒之外,好像还没有别的什么怪东西出现。

  东西他们差不多都见过,不管是珍贵的还是稀有的。甚至在危急的时候,墙上那些古代遗留下来的武器也是拿起来就朝着敌人抡上了,谁还有心思在乎那上边有没有什么生化毒素?

  拜托,这里是中国,遗迹中虽然大部分东西都是险恶异常。

  但毕竟不是古埃及。

  这里也没有什么图坦卡蒙的诅咒。

  几千年前的那些个古人们都很骄傲,设计的机关那都是凭本事杀人。再说诅咒这东西,都是在万般无奈之下才能干出来的事。就像小孩子们打架是常说的那样:‘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就是你爹。’

  除了恶心人一下之外,屁用没有。

  到最后敛财的时候吧,连根毛都不会放过,苏建他们不就连玉覆面这种恐怖的东西也是照拿不误?

  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所以,程桓的那句话就很有意思了。

  是威胁还是忠告?

  如果是威胁的话,他在顾忌谁?

  苏建?

  这不可能!

  忠告?

  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

  他绝对知道当自己和苏建进入着大殿之后会遇上什么,可是他完全可以什么都不说,静静的等着这青铜牌到手啊。

  可不管是忠告还是威胁,都说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碰到这青铜牌之后会有连程桓都会觉的很不好处理的事情发生!

  应该是忠告!

  王闯忽的一声站了起来,手坚定不移的向着青铜牌抓去。

  他在赌。

  不过不是单凭运气在赌命。而是在回想了那案几之上的陈列方式后才做出的抉择。

  回头看了一下苏建,笑了。

  没有这混小子说的那句话,还真不好做这个决定啊。

  这应该就是当年大祭司的专用物品,既然是专用品,那么像青铜牌这样的东西肯定是要挂在衣服上的,这样一来,如果触摸后就会有灾难发生?那大祭司的日子岂不是也太惨了点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