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 神庙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404 2019.12.20 12:36

    另一旁。

  一地的尸体中,李花儿单手举着一名大汉。

  看着那雄壮的大汉就像只小鸡子一样被娇娇弱弱的李花儿掐着脖颈高高举起,这种反差还真是说不出的怪异。

  “你举着他不累的么?玩玩就得了,该走了啊,后边的活儿还多着呢。”周子珏随手弹飞烟蒂,轻轻皱了皱眉问道。

  “哦。”

  然后手中微微用力,咯嘣一声就扭断了那名大汉的脖颈,毫不在意的将尸体扔到了一旁后就径直来到周子珏的身后,像个小媳妇一样乖巧的站在了那里。

  苏建捡起地上的两块玉覆面,吹了吹灰后就塞进了背囊之中。

  “何必呢?”

  “鬼才知道他们是不是得了失心疯。”

  脚步声渐渐消失。

  那几名仍旧站在那里的人突然犹如推倒玉柱一般,全部倒地,鲜血缓缓的流淌了出来。

  ……

  一路无话。

  苏建仍旧小心翼翼的举着雪茄慢慢探索。

  王闯和李花儿仍旧专心致志的保持警戒。

  至于周子珏则是慢慢的跟在后边,双眼看着甬道墙壁上的岩画,严重的疑虑越来愈重。

  岩画的风格已经开始有了变化。

  从一开始的那种原始原始的狂野,到此处已经变成了古朴,庄重。

  如果说原本的岩画还属于古人随性所作的话,那么现在的岩画已经变成了古代神庙中那些彰显神明威严的专属画作。

  人物,景色,故事的内容在这里的岩画中已经描绘的相当细致。

  由原来用赭石矿粉来绘制火柴人,到现在已经开始用缤纷的色彩对所有的细节进行了详细的刻画。

  最明显的就是画中的祭司。

  早已经不再是前边岩画中那火红的一团人影了,而是居于高台之上,手握神杖,头顶高冠,穿上了对襟中开,大摆长袖,装饰极其华美的专用祭祀袍!

  只见那袍服花纹之繁琐,令人看上一眼就觉得威严感十足。

  令众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就是,也不知道当时的古人是怎么想的,那画中人的所佩戴的高冠,戒指,腰配,腰带都用打磨到极薄的翠玉片进行了装饰!

  更不用说其手中那根神杖了。

  完全就是用一种漆黑到极致的玉片精心打磨而成!

  萤石的光芒照上去,即便是在那朦胧的荧光中,画中大祭司充满了神性。

  “我去,这老梆子竟然死了还炫富,穿得如此花里胡哨,难道就不怕有人去刨了他的坟么?”王闯笑着说道。

  不过苏建却是一脸的凝重。

  因为他发现,在这名祭司身后的景象,他极其熟悉!

  “神庙!”

  这一声惊喝,让其余三人顿时就将目光锁定到了苏建手指的位置。

  那是一栋巨大无比的空间。

  由于岩画全部都采用了最传统的直视式绘制方式,所以受到条件所限,那空间墙壁上的图纹都描绘的不甚完整,但是那祭祀头部的后方所显示出来的图纹则是相当的清晰。

  那是一副星图!

  原本星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毕竟祭祀是和天神打交道的,那么不管怎么说都和天文离不开关系,画出一张星图不仅能让祭祀保持自己的神秘性,也能从另一方面抬高自己的身份。

  但是墙壁上绘制出特意标注出了有着长长尾巴的彗星的详细星图?

  苏建只见过一个地方有这样的设计布局。

  那就是古秦地遗址中的众神庙!

  可是?

  不是说刚才那条岔路已经表示出和古秦地遗址有所不同了吗,怎么这里也会有这样一座设计理念完全相同的神庙?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后,都有些迷茫了。

  整个遗迹到现在虽然不过是勘探了一小部分,但是透露出来的谜团可是一堆一堆的。甚至直到现在,苏建他们都还没有搞清楚,这个神女山遗迹和当初的那个古秦地遗址究竟是谁先建成!

  两者实在是太过于相似。

  但总不会是当初一下子就建了两个吧?

  只是再仔细推测的话就会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就目前来看的话,整个遗迹就已经大到了令人不能置信的地步。

  而在遥远的神话时代中,一个不过是几万人的群落就已经能够称得上是大型部族了。可这样的部族就算是全族上阵,天天不吃不喝,就算是全员累死的干也不可能开凿出如此庞大的遗迹来!

  这也能够理解。

  首先,整个遗迹是建立在神女山山腹之中的。

  而这神女山有多大?

  当地水文志中记载的很清楚,东西长三十二千米,南北宽十四千米。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举世闻名的骊山秦始皇陵大家都知道,它的规模有多大?

  始皇陵先不说,单单说骊山这个秦岭北麓的一条小山脉。不过是东西绵延二十五千米,南北宽七千米而已。

  而占地五十二平方公里的骊山陵在修建时又用了多少民力?

  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始皇初即位,穿治郦山,及并天下,天下徒送诣七十馀万人!”

  好吧,就算是身残志坚的太史公司马迁老爷子在那里可劲的吹牛逼,疯狂幻想始皇帝的雄伟霸气,狂拍马屁,那么我们划拉去三分之二的水份好了。

  可即便那样的话也有二十多万人!

  修建了多少年呢?

  从嬴政即位到秦二世胡亥登基两年,一共是用了三十九年时间。

  在新石器时期,有哪个部落能够有二十多万的闲散劳动力?

  真当是千年以后的封建社会么?

  理所当然的没有。

  所以,在夏末商初,生产力还极不发达,就连皇宫还都是茅草屋的时代,修建这样一座遗迹,真的可以说是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所以,同时修建两座这种事也就是想想而已。

  出现两座,必然是一先一后。

  现在需要知道的,就是谁抄谁的问题了。

  “根据古秦地遗址的经验来看,我们这条甬道还有百十米就到了尽头,那座神殿应该距离我们不远。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加快一点进度,毕竟我们在这条甬道耽误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还有那众神殿里边的守卫也是极难对付的存在。”

  “你说那帮子外六行的人现在怎么样了?我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会不会已经死了?”

  “不可能,那些人不可能这么无能。就算是他们的水平不够,但是那些守卫的战力虽然极高,可是它们只能在固定的范围内活动。所以,那帮子人可能死一两个,想要团灭在此根本就不可能!

  还有就是,刚才刘芳的儿子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虽然我和他们不熟,但是刘家的家风极严,为人也是小心谨慎,从来不和他人结怨。再说我和他们刘家不仅没有怨仇,而且在业务上的关系还不错,可是他为什么从一开始就直接对着我来?”

  王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不过在场的几人倒也并不太在意。

  在这个遗迹当中,尤其是牵扯到了玉覆面这种大凶之物,人死了也就死了。当初在古秦地遗址当中,那么多的顶尖好手,专业大拿死的连条狗都不如,死的无声无息,又有谁说可惜了?

  刘芳的儿子?

  就算是被人撺掇着当了枪使,可能有点冤,但横竖不过是多几个冤魂罢了,又能算的了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