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9 清除(下)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223 2020.01.31 12:48

  程桓的枪法很好。

  这一点倒是没有出乎大家的预料。

  那种家族中出来的。

  那个不是从小就在靶场中泡大的?

  靠人不如靠己。

  “我家老太爷曾经在几年前对我说过,生命最危急的时刻,能够救自己的,只有自己的拳头和自己手中的枪。今天,这句话我送给诸位。”

  这句话是他们几个人在踏出白玉甬道的那一刻程桓说的。

  说的很正式。

  丝毫没有觉得这句话很土的意思。

  虽然这句话看着很一般,不管是苏建王闯或者李花儿他们的师傅也都说过类似的话。甚至在很多电视小说中都看到过,但是从程桓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不免让苏建他们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程桓,出身京都望族。

  他的起点对于很多人来是奋斗都几辈子都到达不了的终点。

  究竟经历过了什么?

  他家的老太爷竟然会对这样一名大少说出这样的话?

  苏建觉得不能理解。

  程桓在他的眼中,说白了就是一名望族旁支的纨绔子弟,继承家业没他们的份,也就是负责不让程家的香火断绝。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危险,再说就算是有危险能比得上像自己这样在生死线上讨生活的人?

  一出门就前呼后拥。时时刻刻都有几名彪形大汉准备用身体挡枪子。这还能有什么危险?

  程桓没有解释什么。

  他也不需要解释。

  对于他来说,苏建很重要,但是这样重要的人,最好还是单纯一点比较好。能够挥刀子杀人就够了,起码自保没有问题。另外,知道的太多对他没有一点好处,想得太多更是遗祸无穷。

  ……

  那一柄很是普通的手枪,虽然看起来有些旧,但壮壮的身形,死沉死沉的手感,一眼看过去就觉得莽的不行。

  手柄上的五角星则是表明了它的身份。

  大黑星。

  也就是常说的五四。

  虽然很出名,但这种枪现在已经很少见,毕竟安全系数不够高,所以早已经淘汰掉了,不过这绝对不能说它的威力不够。

  这程桓怎么拿了这样一柄枪?

  见状,王闯的眼中闪耀着玩味的光芒,李花儿也是若有所思。

  不过苏建却觉得无所谓。

  枪么。

  就是用来杀人的。

  只要自己用的顺手,一颗子弹就能干掉一名敌人,那么就管他是什么枪。

  很明显。

  程桓不仅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在他的手中,这柄枪就像是死神的镰刀。不管面对的是谁,哪怕曾经是他的手下,目光仍旧是冰冷无比,没有一丁点的怜悯。

  枪法精准的出奇。

  动作也是相当的麻利。

  苏建甚至觉得这个程桓的身手比起自己来也没有弱多少。

  不过也就是感慨一下而已。

  他很忙。

  忙着杀人。

  既然已经表过了忠心,那么就好好的展现自己的价值。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老板觉得这钱花的值,这样的话才能够得到长期的后续订单。

  柳叔当年说得好。

  只有这样的付出,才能够无愧于专业二字,这就是所谓的‘匠心’精神。

  苏建忘我的工作态度让程桓暗暗赞许。

  不愧是杀门大供奉的亲传弟子,对待工作的态度很认真。出手很是毒辣,手中的短刃犹如毒蛟翻腾,往往一道闪光划过,直接就收割掉了对方的性命。

  效率极高。

  值得赞许。

  相比较程桓的满意。

  周子珏却是心中像是被塞住了一般,堵的厉害。苏建这样拼命的厮杀,他当然明白究竟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被逼无奈?

  虽然王闯和李花儿都没有说为什么,但是他还是能够猜得出来。本来周子珏就已经打算死在这里了,因为只有他的死才能够使那些人放过青城山。

  至于仇埅?

  其实根本就不算事。

  错误的情报给了他错误的判断,那些凶猛的机械傀儡根本就不是他带的那些三脚猫能够破解得了的。所以,只要再等上那么一段时间,程桓就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独得这座遗迹中的所有功劳。

  但是程桓却带着苏建他们杀了过来。

  这说明了什么?

  还用猜吗?

  没错,这个世界上能够打动程桓的东西有很多,但那些东西同样是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无法拿得到的。唯独一样,这个秘密是当年他们几个人誓死遵守的。就是那棵树。也只有那棵令人无法理解的树才能够使的程桓做出如此的选择。

  看着苏建此时面无表情的在人群中厮杀。

  王闯和李花儿有些不敢看阴沉着脸的周子珏,只能低着头咬着牙奋力的厮杀着。

  他们心中有愧。

  的确,这次是他们做的不地道。

  他们这样的做法说白了就是牺牲苏建一个人,而保全了其他。

  他们都知道那棵树,但是当年那棵树有多恐怖,至今想起仍旧是让人不停的打哆嗦,不知道有多少次从噩梦中惊醒而汗流浃背。

  那棵树就是个心结。

  和它的恐怖相比,所谓的白玉玉覆面真的不值一提。

  那些怪物是直接杀人。

  而那棵树则是诛心。

  ……

  “程桓,你赢了。愿赌服输,照规矩,我的所有有资源以后任你调遣,做牛做马绝无怨言。”战至最后一人的仇埅将枪扔到了一边说道。

  说的很光棍。

  丝毫没有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危。

  不过。

  从他的话中也能够听出来一点。

  好像是这些个豪门子弟间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赢的人拥有一切输掉的人一无所有。并且平常不管怎么斗,但是不能下死手出人命。

  够狠。

  有了保命金牌,那阴招毒招自然是可劲了使。

  苏建也明白。

  这恐怕就是那些大族族长们为了让后代们保持狼性而设定的规则。

  李二不就说过嘛。

  养子如羊不如养子如狼!

  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那些地上的死尸恐怕就有些死不瞑目。

  他们临死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家老大会对自己痛下杀手!

  仇埅是很光棍,不过只要眼睛不瞎就能够看得出他心里有多么的不甘心。这也能够理解,当过大爷的人再跑去给人当孙子,那憋屈的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痛快!

  程桓笑得很灿烂,那笑容绝对是经过长久的训练,相信就算是敌人看了也会觉得如沐春风。

  只见他伸着手拍了拍仇埅的肩膀,感慨无比的说道:

  “老仇,咱俩做兄弟也这么多年了,都是知根知底的。我知道你不是那种甘为人下的人,你也知道我向来不喜欢那些不稳定的因素。所以呢……”

  听到这里,原本还愤懑不已的仇埅就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愕。

  他不相信程桓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你……”

  话没说完,程桓抬手就是一枪,直接命中了仇埅的眉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