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 顾虑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123 2020.01.15 09:20

  好吧,什么尸源性生长激素双层萃取法的改良?

  这说的都是啥?

  苏建一点都不懂。

  他听不明白。

  不过根据王闯话里话外的意思中他听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科学家们通过某种科技手段在死人的大脑中提取到了某种激素。而这种激素好像还挺有用,不然的话,也不会正儿八经的发表什么论文。

  更何况,在严谨的科学杂志上,正大光明的提出对这种方法进行更深一层次的改良了。

  “这种什么什么生长激素是干啥玩意的?”苏建歪了歪头问道。

  “采用这种方法,尸体中被萃取出来的激素有很多种,大部分都是类似于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胰岛素这些东西。起作用嘛,说多了你也不懂,不过你可以理解为天然的兴奋剂或者某种初代的生化药剂式样版本。

  当然,现在这些都已经能够人工合成了,基本上你都用不上。至于生长激素嘛,这玩意的第一代产品就是由死人的脑垂体中取得的,主要的功能就是让人可以在停止发育后再次的长高一点。”王闯看了一眼苏建后,笑了笑说道。

  “吃人脑子就是为了长得更高一点?”苏建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别说的那么恶心好吗,什么叫吃人脑子?快一米九的你是体会不到矮小者们的痛苦的。举个例子,你我记得你是梅西的铁粉吧?他就用过这东西,不然的话,身患侏儒症的他别说进巴塞了,能不能踢球都还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梅西得过侏儒症这种事对于苏建来说不稀罕,要是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当什么铁粉?

  打生长激素针也略有耳闻。

  听说这东西还很贵,贵到连当年的俱乐部都不愿意承担。但是苏建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种玩意竟然是从死人脑子里提取的。

  “这种生长激素的确是有用,不过副作用也是相当的大。尤其是从尸体上得到的,被污染的第一代生长激素,使用这东西的人在十几年后基本上都被查出了克雅氏病。嗯,这个名词儿你可能没听说过,简单点来说就是人类疯牛病。

  1984年,美帝那边第一例克雅氏病患者死亡,据说死的时候极其痛苦。不过梅西的运气不错,他用的是改良过的,至于会不会有什么别的问题,医学界还没有定论。

  另外,不少文献中都有着明确的记载,说是全世界各个地方不同的食人族他们都有一个令人感到非常不解的谜团,那就是不管是在亚马逊雨林还是非洲中部最原始密林中的食人族都会认为吃掉部族中死掉的勇士或者长者,就将会获得对方的力量和智慧。

  怎么样?虽然一个是科技,一个是野蛮无比的原始部族,但是在获得力量这一方面的话,很多想法都是差不多的。所以我想恐怕那些古人因为某次意外通过吃掉神明尸体而获得了一种很是特殊的力量,于是……”程桓轻飘飘的接话道。

  对于王闯和程桓的说明,苏建表示完全明白。

  不就是为了获取某种力量而进行的一种疯狂赌博吗?

  这种做法,和当年他在古秦地遗址中获取毒血的想法何其一致?

  吃掉死去的神明,就能够获得力量。听着好像很容易,但是事实呢?这种靠吃尸体而获得力量的可能性,要么几率极小,要么就是副作用极大。

  很有可能成功率连百分之一都达不到。

  甚至即便是成功了,这个称得上是幸运儿的家伙也极有可能就是一种消耗品。其实只要想想就能明白,如果随随便便就能够成功,那么这个修建遗迹的部族恐怕早就凭借这种神秘的力量统治整个世界了。

  我们回忆下一先秦时期的历史就能够明白。

  这样牛逼的力量如果真的轻而易举就能够获得的话。那么鸣条之战,牧野之战这些灭国之战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所以,这些祭司为什么还将这种事情雕刻在白玉岩壁之上?

  其中的缘由只要一想就能够明白啊。

  还不是因为这些家伙极其稀罕?

  所以这帮子古人明知道这种事危险很大,猛士很有可能惨死,但仍旧还要这样做恐怕是想威慑。

  就像磨菇蛋一样。

  至于为什么那些已经获得神力的猛士在灭国之战没有出现?

  那恐怕只有鬼知道了。

  这些都是苏建的推论,王闯和程桓也都认同。

  不过道理虽然都能够想明白,可是三个人的脑子里都浮现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些神明亦或者神兽都打哪来的?

  为什么历史中从来都没有对这些存在有过丝毫的记载?

  原本以为那些神明恐怕就是那些我们熟知的上古大巫,亦或者传说中的人物。比如说夸娥氏也是巨人形象,另外在《山海经》中,那些大巫们个个长的都是奇形怪状,和岩画上的那些个神明的诡异程度有一比。

  但是在众神殿中的祭祀之墙上却描述的很清楚,那些什么相柳,共工,其实不过都是普通人。那所谓的相柳大蛇,所谓的焚天火神不过是他们手中的攻击手段而已。至于他们身份,想来不过是远古时期的古老贵族罢了。

  所以,会不会这些岩画都是糊弄人的?

  装神弄鬼,好借此来增加自身的神秘感,从而维持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这种事在历朝历代中并不罕见。

  比如说徐福,比如说许负,再比如说袁天罡。

  可是有这个必要吗?

  能够当上国之祭司的,从来都是最顶阶的贵族,直接说就是皇族子弟才能够担任。他们还有必要玩这些花里胡哨的玩意?

  苏建现在的心里有些乱,因为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总觉得那白玉玉覆面和这些倒霉的神明之间好像有着很大的共同性。都是那么的神秘,也都只有这里出现过。这玉覆面除了颜值不高,外加鬼气森森,还有那一身超强的怪力,敏捷无比的动作都完全超出了世人的想象。如果它的形象再伟光正一点的话,在古人的眼中和神明有着什么区别?

  别忘了,在通往众神殿的那段甬道中的岩画上描述的再清楚不过了。他们这些怪物的身份之高,可仅仅只比族中的大祭司低上那么一丝而已啊。

  希望只是瞎想的吧,不然的话,那可就真的有些麻烦了。

  苏建咬了咬牙,暗自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