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 神明 (下)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462 2020.01.13 12:20

  苏建疯了。

  嗷嗷叫着转着圈说自己发财了。疯了一阵后直接就揪着程桓的衣领,一个劲的要他确认,自己的分红是不是高达5%!

  王闯则是跪在地上,看着那条甬道,整个人也有点懵逼。

  至于程桓,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三个人的神经不可谓不坚韧。尤其是苏建和王闯,那更是从死人堆里中爬出来的,什么样的大场面没见过。一直以来,他们都觉得自己的神经,早已经被无尽的尸山,血海,骨林这些令人疯狂的场景锻炼到犹如钢丝一般。

  但是今天才知道。

  自己只是对死亡麻木了而已。

  如果看到宛若山一般的财富,那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相比较苏建他们,程桓还是比较冷静的,毕竟出身大户人家,好东西见得多了。但即便如此,此时他的双腿也有些哆嗦。

  不得不说,此处密藏的布局和外边的迷宫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也是无尽的甬道,甬道边上雕刻着精美绝伦的岩画,头顶上有萤石。

  当然,如果这些东西的材质和外边都是用普通石头一样的话。

  那三个人自然也不会疯癫如此。

  这是个玉的世界。

  按说在古遗迹中,发现玉石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

  国人爱玉。

  这是老传统了。

  已经有八千年历史的兴隆洼文化遗址中就有大量玉器出土。这可是中国有史以来关于玉器最早的记录。

  再然后,红山文化遗址,良渚文化遗址,等等,各地出土的大量玉器更是数不胜数。但是那都是玉佩,玉琮,玉觽,玉礼器,丧葬玉这些东西罢了。说到底都是一些小玩意,和苏建他们今天看到的相比,就像是颗小豆子,完全的不值一提。

  当岩壁机关开启之后,映入他们三人眼帘的是,这里的整条甬道,全部用一米见方的玉石片铺满了。看清楚,不只是地面,而且是两边的岩壁甚至包括天花板上,全部都贴满了玉石片!

  玉石当地板砖?

  虽然听起来觉得有些浪的飞起,可现在社会中这样做的土豪不是没有。

  毕竟玉石也是分三六九等。

  顶级好玉收藏都来不及,自然是舍不得,那么弄点杂玉铺地倒也不算是什么难事。但,想必就算是最最顶级的富豪,比如说二马这两家,也不可能用最顶级的美玉来当作地板砖来铺地!

  这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

  而是谁敢用?

  程桓也是出身豪门。

  你问他敢不敢将这里的玉石偷偷拿出去几块当地板砖使?

  这样干的后果就是被他们家的老爷子活活打死!

  “妈蛋,那帮子古人是不是疯了,这样做怕不是挖掉了一整座玉山!这样糟践好东西,也不怕出了门就被雷给劈死?我说他们怎么不在乎那些强盗将那些礼器全部都给搬空。闹了半天,那些玩意不过是边角料制成的啊。”

  苏建摸着光滑的岩壁,一脸愤懑的说道。

  王闯没有反驳,因为苏建说的恐怕是事实。不挖掉一座玉山,绝对不可能找到这么多的顶级美玉!别的不说,单说这玉板的厚度。只要通过两边墙壁上那些精美的透雕岩画可以测出来。

  最少也有十公分以上!

  什么都别说了。

  就在这里随便挑一块玉板,只要拿出去就能换他们四个人这次探索的所有酬劳!

  “太夸张了,这些玉无论从色泽,手感,光照等角度上来判断,分明就是最顶级的羊脂玉。可是这种等级的玉石,就算是在昆仑山那边也很罕见,更不用说这么大体积的玉料更是举世难寻。只是?”程桓皱着眉头轻轻抚摸着岩壁,心中疑惑不解。

  “继续前进吧。”

  恍然了一会后,程桓就摆脱了那些疑虑。

  玉石的确是好东西,这些玉料弄出去的确是天文数字。但是比起他此行的最终的目标而言,却根本不足挂齿。

  “老板……”苏建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却被王闯一把拦住了。

  “这地方修成这样是有用意的。”王闯故意低声歪了歪头说道,只是这声音却恰好能让程桓听得到。

  “有机关?”

  “嗯,不过是传统的二相连式机关,也就是说只要我们不去动那些玉石板,勾连处就很安全。只是,我也只看出了一部分,后边还有什么不太好说。”

  苏建也不是傻子。

  刚才不过是一个穷逼被突如其来的财富差点晃瞎了眼而已。现在王闯提示了一下,瞬间就想明白了一切。

  这条玉石甬道的本身其实就是个机关。

  玉石就是它的武器。

  精美的玉料代表着财富。

  而面对财富,人类的抵抗可以说是犹如蛋壳般的脆弱。对于人类的这一弱点,不仅是现代人知道,古人同样也很清楚。

  而且别说象这种程度的滔天富贵了,为了一丁点鸡毛蒜皮的利益两兄弟反目成仇背后捅黑刀的事儿还少见吗?

  背叛。

  这种事苏建他们见得多了。

  在那古秦地遗迹中,在最后突围的那段地狱历程中,人性的阴暗面可以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子杀父,妻杀夫,兄弟相残,下起手来毫不留情,比对待自己的死敌更加的凶残,而这样做的最终目的仅仅就是自己能够比别人多那么一丝活下来的机会而已!

  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苏建就恢复了冷静。

  钱真的是好东西,但要有命去享用才行,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刚才脑子真的有些热的过头了。

  你苏建喊程桓干什么?

  难不成见钱眼开,想要临时讨价还价?谁不知道这可是这一行的大忌,到那时即便是程桓当场将其击毙,那传出去也是苏建活该。其时不仅苏建从此再难翻身,并且还会连累老黄,周子珏和李花儿。总之一句话,他们整个小队的名声在整个圈子里可就真的臭了,再难接到任何的雇佣!

  程桓转过身看了二人一眼后笑了笑,缓缓的松开了已经握住武器的手。

  他理解苏建刚才的举动。

  但是他不会支持。

  虽然苏建在他的计划中有着大用,但是一旦挑战他的权威,那么就会毫不客气的痛下杀手。

  甬道并没有很长。

  总的来说也只有三百多米。

  三个人静静的向前走着,整条甬道中除了脚步声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声音。

  心情都很压抑。

  他们都没有想到,当年修建这座遗迹的那些人,对待神明的态度竟然和自己推测的截然相反。

  当初推想,这里既然连人这种最高规格的祭品都用上了。

  那么这里的神明绝对是至高无上的。

  虽然夏末商初的时期,宗教还是原始的萨满教,崇尚的是天地自然,还没有谁能够凝聚神格坐到天神的宝座之上。不过出现自然神灵人形化,还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那些甬道中的那些岩画呈现出的内容却是另一种对神明的解读。

  你能想象那些神明竟然只是雇佣兵一样的存在吗?

  当你看到人类和各种传说中的鬼神勾肩搭背的在一起喝酒吃肉,在篝火边上快乐的舞蹈会怎么想?

  当你知道远古的人族对待那些死去的神明或者神兽的方法就是吃掉对方的尸体,而且还是生食的话,会不会有感到有些茫然?

  另外。

  他们都猜错了。

  一直都错了!

  那独山玉祭台并不是用来盛放人这种祭品的。

  正相反。

  上边摆放的是神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