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 天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086 2019.12.13 15:24

  “照眼前这情况来看的话,这个姓程的运气好还是坏,还真的很难说啊。”苏建看着祭台北端的那面石壁感慨的说道。

  对于苏建的这声感慨,不仅李花儿深有同感,就连王闯和周子珏也同样感慨颇深。

  在那个山洞里。

  同样的空旷,同样的祭台,就连祭台上的纹路也都是一模一样。

  可唯独这石壁之上,缺少了一个东西。

  一个闪耀着荧光的光环。

  只留下了被撬下来时的斧凿痕迹。

  “真乃猛人也!”王闯撇了撇嘴说道。

  嗯,没错。

  敢凿下这个光环的人,绝对是猛人。

  猛到不怕死。

  猛到居然视那种诡异矿珀如无物的绝世猛人!

  “矿珀?”姓程的有些迷惑。

  “嗯,绿色的矿珀,包裹层是种不知名的物体,很像是琉璃。在被包裹的矿体是绿色的。整体被精心的打磨过,六棱柱体,长度均为32mm直径为12mm。看着很漂亮,晶莹剔透,散发着道道荧光,不用仔细雕琢,只要拿出去,在国际珠宝界中就能够称得上是绝世珍品。只不过那东西太恐怖,谁碰谁死罢了。”老黄耸了耸肩膀说道。

  “哦?这么危险?”

  “嗯,当初花门的供奉赵冬初,本身就是珠宝界中的大拿级人物。见猎心喜,不经意间碰触了一点,结果当场就化为了齑粉。”

  “是因为辐射吗?”

  “这个不清楚,但是后来苏建和李花儿都去做了全身的检查,并没有发现有辐射残留。而且那东西只要不接触就没有事,一碰就死。”

  “这个就先不管他了,你继续说,为什么这里会被称为祭天之地?”

  “很简单,祭台之上的裂纹就是个甲骨文中的人字。而人字上边再加一个圈?我想,程桓先生,你师从古文字专家王老,这个字儿总该不会认不得吧?”

  程桓点了点头。

  这个字他当然认得。

  一个甲骨文的人字顶上再加一个圈,这是个天字。虽然还有不少专家对此那个圆圈的含义表示有疑问,但是这个天字倒是都承认了。可是到现在为止,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出来了。古代的人,为什么会去祭祀‘天’这种空无一物的存在?

  祭祀天神,这很常见。

  不稀罕。

  毕竟全世界的天神加起来没有一万也有八九千,有祭祀太阳公公,月亮奶奶的,甚至有谣言说玛雅人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去祭祀星星的。反正具体的祭祀有很多,但是祭奉天空?

  到目前为止,好像就只有这一个。

  另一个问题。

  这个光环去了哪里?

  “抱歉,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清楚。”老黄平视着程桓的双眼,平淡无比的说道。

  说完后就不在看程桓,转身就推开帐篷的门离开了。

  “这个黄献肯定知道什么秘密,三哥,你和这些江湖人士客气什么,抓起来丢进牢里好好审问一番不就行了?坦白剂一打,什么问不出来?”程桓身边的那名侍卫阴沉沉的说道。

  “不行。前期的探索视频你也看了,死人死得太多了,单靠人命去堆根本就没有用!伤亡指标也早就用完了,再死人的话,就连你我都无法向那帮老头子们交代。

  谁都不知道霍东耀可是我们的人,苏建他们要是拒不合作的话,刘家的那位老爷子交给霍东耀的线索可就真的全断了!”程桓淡淡的说道。

  “所以,就连刘凤梧我们也不能下手吗?三哥,这件差事干的真特么的憋屈。”

  “你给我闭嘴!老刘家为了当年那件事死的就剩这么一根独苗苗,抓了他,你想让刘家老爷子发狂吗?仇埅,我警告你这件事急不得,你也别再给我乱插手!别忘了,你的那个弟弟最近可是和叶家走得很近啊。”

  “我的事不用你管!”那仇埅将手中的文件夹往桌子上一摔,怒气冲冲的推门而去。

  而程桓则是施施然的坐下,笑眯眯的看着老黄刚才遗忘在桌子上的手机,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来。

  老黄在自己的帐篷里静静的看着书,但是他手中的那本先秦诸子已经好久没有翻动过了。

  看着很自在,但实际上他很紧张。

  手汗甚至将书页都已经浸湿。

  他当然知道那个光环的重要性,也知道这个程桓的背后势力有多恐怖,但是他还这样做了。

  这是没办法的,毕竟人总要在某一个问题上做出选择。

  而老黄选择了和程桓成为敌人!

  “真是不聪明的选择啊。”程桓看着那部手机,暗暗笑道。

  ……

  这个所谓的祭天之地如果没了那个夺命光环,可就真的和普通的山洞没啥区别了。那帮子外六行的高手们在这里转了一圈后,看到并没有什么好捞的,倒也干脆,直接就向着更深处开始进发。

  对苏建他们则是连打个招呼的意思都没有。

  原因无他。

  人的名树的影。

  不管是老王还是周子珏,李花儿,他们这些人在这个圈子里的辈分太高,名气太大。贸贸然过去,没准三说两不说凭空就会低了一辈儿。

  混江湖,混的就是脸面。

  那几个所谓的大佬觉得向李花儿喊师叔实在是太丢人。

  于是干脆装瞎。

  眼不见为净!

  看着他们手中的短武器,苏建的脸颊都开始抽抽。

  和当年的自己是多么的相像?

  总以为可以凭借自己打熬多年的功夫,手中的利刃可以在这个地方闯出一番名号。但是现实却给了自己血淋淋的教训。

  柳叔柳婶死了。

  柳青大哥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连保命短刃都甘愿放弃。最后一家三口最后全部死在了那个儿鬼地方。

  在那个时候,苏建认为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

  哀大莫过于心死啊。

  “走吧,下边还有很长的一条甬道要走,有那些人帮忙趟雷,咱们还能省点劲。走的晚了,那些人可就白死了。”

  “嗯。”

  苏建再次抬头看了石壁上那个光环的痕迹,心中默默的揣测。

  当年究竟是谁将这个东西给取走了?

  这可是唯一的保命之地啊。

  就这么没了。

  那么探索的危险系数将会直线上升。

  还有就是,虽然这里和那个山洞的布局都一样,但是到这里已经开始出现了偏差,那么接下来会不会还有更多的变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