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苏建的冒险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 王闯

苏建的冒险生活 半包薯片 2407 2020.01.08 12:53

  六七死了,死得很惨。

  在古秦地遗址憋屈的像孙子,在这里好不容易勇猛了一次,然后就化为枯骨?

  好吧。

  这家伙也算是够倒霉的了。

  王闯轻轻的在那堆摆放的很整齐的骸骨前放了一支烟。

  默哀了一小会。

  这也就够了。

  毕竟逝者已逝,生者如斯。谈不上有什么特别难过的,因为对于死亡,他早就已经麻木了。干这一行的,本来就是在刀尖子上讨饭吃,拿着命在换钱。昨天还在一起喝酒,第二天人就没了的这种事实在是太常见。

  这种事儿见得多了之后,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什么是朋友就有了一个比较另类的解释。很简单,能够活下来一起喝第二顿酒的才能算。

  而能活多久?

  这和功夫的高低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因为这特么的就是命!

  命里有那你就算是拼命作死也能长命百岁,命里无第二天就嗝屁你也别抱怨。如果身边好友死一个就彻底的沉湎于那些悲痛之中的话,他们干这行的早就全部进精神病院了。

  所以能做的就是自己活着回去,平时上上香不至于断了香火就是。

  然后自己该吃吃该喝喝,替死去的人将日子过下去。

  这才是朋友要做的正事。

  苏建也已经平稳了心情,将六七的头盖骨和绿玉珠包好后收了起来。

  转身就打算回去寻找老周和李花儿他们。

  不过却看到王闯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的样子发起呆来。

  原本那一身很是昂贵的野外探险服此时就像是一件乞丐装。从众神殿到这里的距离虽然不算远,但是这遗迹之中的甬道复杂到堪比蛛网。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自己,不用想也知道吃了很多的苦。

  好吧,那些伤痕让苏建相信。

  王闯寻找自己的过程,绝对可以说是艰辛无比。

  肯定是一路厮杀过来的。

  别的不说,单单说衣服袖子上被腐蚀掉的那一块,很明显是那种发生变异的超大蜈蚣干的好事。

  这种蜈蚣速度极快。

  虽然单独一只的毒性不会置人于死地,但是那些玩意向来都是成群结队。没见过的人根本就像想不到,乌泱泱一片体型巨大的蜈蚣向你掩杀过来时那种感觉是怎么样的。

  苏建也不愿意回想,因为光想想就已经觉得骨头发麻。

  只是?

  苏建看着王闯袖子上被毒液腐蚀掉的那一大块,眼神开始有了变化。虽然那变异之后的蜈蚣速度真的是很快,不过和王闯全力奔逃的速度相比的话,还是有不少差距的。更不用说一大群蜈蚣挤成一团涌过来时,那速度就会更加的缓慢。

  而且蜈蚣可不是喷子,它还没进化出像能喷毒的黑曼巴那么强悍的功能来。

  所以。

  这样一来的话,王闯之所以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只会是因为其它的原因。

  当然苏建不否认王闯这一路走来有多艰辛。

  但是他这一身的伤,最少有一半以上是因为这混蛋嘴馋了才惹上的!

  伸出手,指了指王闯身上的背囊,又勾了勾。

  “尼玛,你小子属狗的啊,这你都能闻得出来?”

  “滚蛋吧,你丫的才长了个狗鼻子!要不是你嘴馋,怎么会搞成这么狼狈的样子?”

  ……

  烤好的蜈蚣肉鲜嫩多汁。

  虽然看起来算是一道黑暗料理,但如果放在三年前的古秦地遗址,这可是能够打破头的绝妙美食。

  不用考虑什么文武火,也不用什么特殊的烹饪方法。

  只要扔进火堆里几分钟就行。

  吃过的人都承认。

  当亲手剥开那油黑铮亮的外壳之后,冒着热气,并且鲜嫩爽滑的蜈蚣肉只需要撒上一点点的盐后,纵然是比起什么澳洲龙虾那也是不遑多让的绝顶美味。

  王闯和苏建,走在这寂静无比的甬道之中,人手一条半米长的大蜈蚣,一边走着,一边美滋滋的大肆朵颐。

  这画风,着实有些诡异。

  虽然吃着香甜,只是苏建和王闯却是并没有再相互聊一些没有营养的废话。

  彼此间都有着一个疑虑。

  那就是,周子珏的那颗绿玉珠。

  这玩意他是从什么地方搞到的?

  古秦地遗址?

  可是从来没有听他说起过。

  总不会是在这三年之内,他又独自一人去了那个鬼地方?

  可为什么?

  难不成真的是穷疯了么?

  老周有心事。

  苏建和王闯虽然看起来都是那种大咧咧的性子,凡事都不怎么操心。

  但是怎么可能真的这如此?

  大咧咧,粗心大意?

  拜托,这是在搏命啊,事关自己的身家性命,有谁会敢大意一点?好吧,如果真有这样的人,也是早就死在那个鬼地方了,甚至恐怕连骨头都快被那些变异小动物们当作零嘴给吃光了!

  “你说你遇上的那颗绿玉珠在什么地方?”

  “就在前边不远处的一个岔路上,同样的,这条岔路就像是我们不久前遇上的那条差不多。同样是狭窄无比,它的终点一样是一个小院子,除此之外就只有岩壁上刻着一个山鬼的头像。样子很狰狞,就像是当年械门的老王听说自己老婆怀了第三胎时的脸一样。嗯,大概有一平方米左右那么大,额头上的第三只眼中镶着一枚绿玉珠,不过都碎成渣了。”

  “我记得绿玉珠第一次出现应该是在,哦,抱歉,再一次的提到了月光祭台。”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娇弱,不过这是显而易见的。毕竟最少有几十号人都亲眼看到了这玩意的出现。只是……”

  “只是这玩意在两座遗迹中起到的作用好像并不一样吧?”

  “嗯,的确如此。一个是幻境杀阵的启发器,一个好像只是个装饰品。”

  苏建抬头看了一下王闯,笑了一下,再一次的低头剥起了蜈蚣壳。

  ……

  王闯说的没错。

  那个山鬼的脸真的很狰狞,就像是两年没回家的老王得知他媳妇怀上了第三胎时的脸一样狰狞可怕。甚至在荧光的照射下,那绿玉珠的残留映发出的光芒使的山鬼的脸和老王一样的绿。

  随手掰下一块蜈蚣壳,苏建轻轻的将山鬼额头第三只眼中的绿玉珠残骸给拨了出去。

  当然,他很小心。

  所以,当他看到一束白光射出之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他才不会像电影中那些明明身陷绝地还好奇心强的一逼的男猪一样,他知道自己没有什么主角光环。

  SO,小心一点总没错。

  天知道那道白光究竟是干什么的。

  是防御性武器还是机关引发器?

  他都不打算去尝试。

  因为在古秦地遗址之中,可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就因为抱着有机关之处必有宝藏这种瞎逼观点而死的不明不白。

  你怎么就知道古人没有恶作剧呢?

  使用好奇心来设套杀人,这可不是现代人才有的专利。

  “庞涓死于此树下”

  这个小故事在小学课本中都有,就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吧?

  “你准备怎么办?”王闯很随意的问道。

  苏建挠了挠头。

  转过身,看了王闯一眼后笑了。

  “怎么办?当然是做好标志,将这里发现的东西尽数上报喽。老黄已经帮我要来了足够盖养老院的资金,我又弄了颗玉骷髅,随手一卖都能够挣上个几十上百万,够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