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重击之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7章 陈家

重击之王 东王一 2124 2019.12.23 14:00

  这时唐人街后面的陈家大宅里,刚回来的陈显林到了族长陈德丰的院里。

  刚进四合院,就碰到了陈婉仪。

  “咦,婉仪,去哪儿?”他问道。

  “哦,显林哥回来了?那个郑汉有没事?”陈婉仪问道。

  “没大事,有几处骨裂,他打得还真挺狠的。”陈显林道。

  闻言,陈婉仪心中松了一口气,说道:“我还真没想到,这个老同学实力挺强的。”

  “是啊,谁也没想到他能打赢。对了,婉仪,真要给他苏信一样的出场费?十万泰铢,会不会高了一点?这个价,整个泰国也没几个拳手,婉珍那边明显开高了,我们不用跟的。”

  陈显林问道。

  “显林哥,我不是因为他是我老同学才给这么高的出场费的,今天的拳赛对我很重要,妈妈让爸爸给掏他的私房钱了,就当是奖励吧。”

  陈婉仪轻声笑道。

  “真的?这才公平一点。大伯给了婉珍十亿泰铢,给你多少?”陈显林问道。

  两姐妹就拳场竞争一事在他看来本来就不公平,只说运营资金一项,双方虽然都是一亿泰铢,但陈婉珍大了足足五岁,出来工作都三年了,她的人脉资源远超陈婉仪,也有一部分个人积蓄,加上族长的资助,运营资金远超陈婉仪,要不然能买下那么大的拳场?

  “一样,十亿。看来我要给郑汉发一笔奖金了。”陈婉仪笑道。

  “太好了!”陈显林显得很高兴,也没反对陈婉仪要给郑汉发奖金。

  “你们俩在那得意什么?显林,我爸叫你进来。”这时陈婉珍的声音响起。

  “来了来了。”陈显林赶紧道。

  “你去吧,我去看看老祖宗。”陈婉仪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大伯,大伯母。”

  进入正屋,看到陈德丰和林含玉在座,陈显林赶紧问候道。

  “坐吧,显林。”林含玉招呼道。

  “叫你来呢,主要是问问婉仪的事。”看了一眼林含玉,陈德丰说道。

  刚掏了十亿出来,他有些不满自家老婆,这不是拆他的台吗?

  他是陈家改革派的头,对于陈家的发展,力主集团化、股份化、私有化。

  简单说,最终的结果就是要分家。

  可是老祖宗居然把自家二女儿给竖成了保守派的继承人,这就让他恼火了。

  今天更好,老婆逼着他给婉仪拿钱,这不是自己割自己肉吗?

  “大伯您说。”陈显林有些紧张地道。

  面对陈德丰,他不能不紧张。

  这个大伯,能力非常强,接手家族之后,二十年时间,整个家族资产暴涨百分之一千二百,十二倍于他接手之前。

  特别是九十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索罗斯携百亿美金狙击泰铢,尾随而至的国际游资数以万亿美元,泰国破产的豪门巨富不知道有多少,大伯母的娘家林家也在那一次破产,但陈家就靠着刚接手家族的大伯的眼光,不仅逃过了那一劫,还乘机捞到了大把的好处。

  这种能力与成绩,在家族中得到了巨大的认同,建立了极高的威望,甚至超过了长一辈、可与老祖宗比肩。

  而且他的性格与处事也非常强硬,在家族除了老祖宗之外,连大伯爷和几个叔爷都拿他没办法。

  其实在他看来,保守与改革之争,不出几年就会出结果了,因为老祖宗坚持不了多久了。

  只要老祖宗一走,陈德丰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如果保守派想赢,除非老祖宗走之前,陈婉仪能取代她父亲的地位。

  但那可能吗?

  所以事实上,陈家目前保守派的力量越来越弱了,要不然这次两姐妹开拳场,族长敢公然拿出十亿泰铢资助婉珍,却一个子都不给婉仪?

  “她那个什么老同学你看着一点,实在不行就让他离开泰国。”陈德丰面无表情地说道。

  “大伯,目前婉仪的拳馆新建,郑汉是拳馆最有潜力的拳手,要是让他离开,不如,直接让婉仪关了拳馆?”

  紧张是紧张,但陈显林还是很硬气地问道。

  虽然家族改革是大势所趋,但不意味不争,婉仪和婉珍的竞争决定不了大势,但谁胜出,同样决定着她们二人身后的小利益团体的直接利益。

  婉仪要是直接出局,他以后在家族中的地位也会成为边缘人物,这当然是他不可能接受的。

  “我是那意思吗?”陈德丰瞪了陈显林一眼。

  “你好意思吗?”林含玉小声说道。

  “和谁说话呢?”斜睨了自家老婆一眼,陈德丰不满地道。

  “显林,你先出去一下。”林含玉挥挥手,让陈显林出去了。

  “说吧。”

  屋里只剩两夫妻之后,陈德丰笑了笑道。

  林含玉先是瞪了陈德丰一眼后道:“两个丫头竞争竞争,也算是孝顺一下老祖宗,你先前拿钱给婉珍我还没说你呢,怎么现在想亲自下场吗?”

  陈德丰闻言也有点尴尬,他确实不在乎婉珍婉仪之间的什么竞争,家族产业集团化这是大势,只要老祖宗仙去,这个家族他说了算,什么保守派一扫而光,两个小辈的竞争在他看来只是玩闹而已。

  那什么先前拿钱给婉珍,也只是他更看好婉珍经商的能力,更看好她的继承人资格,而不是偏爱她。

  在他看来,婉仪的性格更适合相夫教子,不适合继承家族。

  让她们俩人竞争,也只是他想让婉仪明白,她并不适合接管家族。

  不过这几天婉珍的表现也不太好,先是合伙人撤资,失去了国内林家的人脉,这个是他最不满意的地方。

  然后因为中国泰拳队不再和拳场合作,也影响了婉珍的拳场发展。

  至于今天拳赛上的一些龌龊,他倒没那么看重,一点小事,用些人脉,再加上时间消化一下,很容易平息。

  但刚才他对陈显林说的话,也不是玩笑,因为相对什么姐妹竞争,他反而更在乎其中发生、或可能发生的一些私事。

  当年婉仪去北京是老祖宗安排的,离开是自己老婆处理的,他都没过问,因为他觉得没问题。

  但现在,婉仪的那个什么同学居然到了泰国,还进了婉仪的拳馆,这就有问题了。

  时间会淡化一切,但时间也会改变一切,所以不管有没可能,他都不会放任二人相处下去,因为他不可能接受一个打拳的穷小子成为他的女婿,一丝可能都没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