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重击之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2章 兄弟阋墙

重击之王 东王一 2493 2020.01.04 14:00

  “早就让你爸送你妹你妈过来看病,就是不听,你也一样。不知道争什么饿气,不是一家人吗?我们这一大家子,还能凑不出钱?你爸你妈不说,你妹就平白耽搁了时间知道吗?”郑仁平不满地道。

  “嗯嗯。”

  郑汉不好意思说别的,嗯个不停。

  “这样,你马上让他们过来,这边我们安排,你不用管。对了,你不回来吗?在那边打上拳了吗?”郑仁平道。

  “二叔,我这边挺好的,壮壮你记得吗?我现在在她和我两个朋友开的拳馆里打拳,对我挺照顾的。这次打拳赢了,给我发了一大笔奖金。我明天就把钱转过来,给我妈他们瞧病。”郑汉道。

  “壮壮?你提起来有点印象。你说你打拳赢了,就你那实力也能打赢?”郑仁平疑惑地道。

  “二叔,我今天打的是仑披尼七十公斤第十六名,我打赢了。知道仑披尼吗,二叔?”郑汉有点得意地道。

  “当然知道,我们公安系统正打算引进泰拳的一些训练内容。这么说你的实力还真提升了不少啊,都能打仑披尼了?呵呵,看来你一时半会回不来了啊!”郑仁平道。

  “也不,年底之前说不定要回北京,打北京区的英雄赞歌的预选赛。”郑汉道。

  “哦,那你打出了一点名堂,就好好打,家里有什么事,就交给我们,别学你爸争穷气,瞎耽误功夫。”郑仁平道。

  再问候了一下叔爸叔婆后,郑汉挂了电话。

  这边继续宵夜,仑披尼拳场大门口,陈婉珍和陈显忠一脸晦气地走了出来。

  本来只是很简单的交易,给郑汉安排一个稍强的对手,但却没想到会因为五十注限注、和郑汉再度以弱胜强赢了拳赛,而出了问题,他只能自叹倒霉了。

  他刚随同大小姐陈婉珍回到老宅,就被仑披尼监督部的一通电话给叫了回来,让他狼狈不堪。

  这其实还是仑披尼看在陈家的面子上,不然直接上门抓人了。

  这次事件,仑披尼最后看在陈家的份上没有扩大化,但所有损失由陈家和波拿猜所属的拳馆负责,并且波拿猜的拳馆也被取消了仑披尼的赛事组织权。

  这损失就大了,波拿猜也不是吃素的,死咬陈显林,让陈家包揽所有损失,不然他就将陈家内讧的事情曝光。

  陈显林没办***披尼的损失也不知道怎么算的,高达一点二亿泰铢,显然这是黑了他一把,而波拿猜的拳馆损失同样巨大,向他索赔一亿泰铢,他扛不下,只好汇报给了陈婉珍。

  到了这个地步,陈婉珍也无力回天,只好出钱了事。

  仑披尼的钱给足,而另一方面给了一半,也算是摆平了狮子大开口的波拿猜。

  “这次,算是栽在了赵欣和林晴那两个丫头手上。”上了车,陈婉珍恨恨地道。

  点点头,陈显林不敢接话。

  要不是赵欣二女的四十注,光是陈显林的十注限注,区区一千万泰铢,未必会惊动仑披尼官方。

  “你看看挑的都是什么拳手?要是赢了,能有这么多问题吗?”陈婉珍脸黑地训斥道。

  陈显忠讪讪地道:“下次……”

  “还有下次?”陈婉珍没好气地道。

  “大小姐,那个郑汉的实力有些古怪,比上次开业赛强了很多,我有些估计不足。”

  陈显忠叹道。

  摇摇头,陈婉珍不再说话。

  按仑披尼的规矩,让一个排名十六的拳手和郑汉打,已经到极限了,仑披尼不会安排实力非常悬殊的一对拳手打,

  因为没有任何悬念的拳赛,不仅吸引不了拳迷,在赌拳方面,一边倒的赌注,就算赔率再小,都押在必赢的一方,也会让仑披尼亏钱。

  所以这事,实际也是怪不上陈显忠的。

  怪只怪,运气不好,遇到了两个乱花钱的富二代。

  “族长正和赵林两家谈判,要是成了,大小姐,能不能逼那两个丫头离开泰国?”

  陈显忠道。

  陈婉珍没接话,陈显忠也沉默下来。

  “大小姐,我看婉仪,她肯定和那个郑汉有问题,她在演戏。”过了很久,陈显忠突然道。

  “你确定?”陈婉珍幽幽地道。

  “要不然她能拿那么多钱给郑汉?也不见她给其他的拳手。”陈显忠道。

  “壮壮,别怪我,是你自己选择站在了爸爸和我的对立面。”黑暗中后座上,陈婉珍眼中闪过一片冷意、与决绝之意。

  二人一路自此无话,回到了陈宅。

  陈婉珍回家后,直接去见了她父亲陈德丰。

  “爸,我怀疑婉仪和那个郑汉有问题,她通过下注的方式给了郑汉一大笔钱,一千万泰铢。”陈婉珍说道。

  陈德丰眉头一皱,看着大女儿足足五秒钟,让后者额头都出汗了,才道:“你知道这话意味着什么吗?”

  “爸,我知道。”

  陈婉珍咬着牙,一脸冷峻地、毫不犹豫地答道。

  她当然清楚,如果妹妹真的做了,她就是家贼,要在几十年前,按陈家的规矩,可以直接浸猪笼了,放在现在也不轻松。

  可她也没说谎,她在现场的确听到了,壮壮给那个郑汉下了大注,陈显林的十个限注应该就是。

  要真是郑汉下的注,那也没什么。

  可那郑汉有钱下一千万泰铢的注吗?

  输了钱,他有钱还吗?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壮壮就没想着让郑汉还钱,这不就是以家财私通外人吗?

  今天在仑披尼的失利,刺激到了她,她觉得有必要对壮壮下点狠手了,要不然有赵欣那两个丫头在一边搅和,搞不好会坏她的大事。

  点点头,陈德丰挥挥手,让陈婉珍出去了。

  在后者出去之后,他叹息了一声。

  兄弟阋墙啊,终于开始了!

  他一向以强势为名,在他的手上,整个陈家抛弃了上百年的传统,但真到了要兄弟阋墙的时候,他还是免不了心生感叹。

  陈家的钱,可以亏掉,但不能用这种私通的手法转给外人,如果婉仪真的做了这种事情,他也保不住她,因为无论是改革派还是保守派,都会抛弃她。

  就连培养她的老祖宗,也同样会抛弃她。

  婉仪最好的结果,就是被幽禁,从此无法再接触陈家的任何事务。

  最坏的结果,就是被赶出陈家。

  婉珍这样做,就是想直接一棍子打死自己的妹妹。

  他也为老祖宗的手段心寒,当年老祖宗看到已经无法阻止他之后,转而给婉仪输灌孝义传家的传统理念,偏生婉仪又是那种性子,以至于今天终于到了彻底决绝的时候了。

  “哎!”

  陈德丰再叹一声。

  但他的心中,已经决定下来了,不管婉仪有没有这么做,结果都一样。

  因为自已看重的接班人、他的大女儿已经递给了他一把刀,可以砍死保守派看重的继承人的一把刀。

  所以哪怕砍的是自己的二女儿,这把刀他也得接,还得由他亲自砍。

  与赵林二家合作在即,能先清理了保守派,那是最好。

  他早就看不惯家族那些尸位素餐的族人了,能早一天与这些人划清界线,都是好的。

  到时候他就可以全力发展真正属于自己的事业,而不是像现在一样给那些尸位素餐的族人赚钱。

  他手中有大把的项目,但缺少资金,而赵林两家有大把的资金,但缺少项目,双方已经进行了第一轮三方会谈,意愿都不错,有非常好的合作前景,只要他解决了家族内部事务,就可以轻装上阵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