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重击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叔爷一家(求收求票票)

重击之王 东王一 2175 2019.11.15 14:00

  “郑汉,对不起!”

  除了林通,送他离开拳馆的还有林欣,此时一脸歉意地对他说道。

  “不过你放心,我现在马上就去辞职,不在这个破拳馆做事了。”林欣又笑嘻嘻地道。

  郑汉懒得理她,这个美女家里条件在北京城里都算是不错的,出来工作只是因为想打发时间,不为赚钱,辞不辞职的,对她是无所谓的。

  “老郑,以后有什么打算?”林通问道。

  “去泰国。”郑汉停了一下后道。

  他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已经计划好了,反正肘膝技法的后续内容不再刷新,那就去泰国打拳,在那里积攒一些积分,以便再次提升实力。

  “真要去泰国啊?我听说庄师兄在那里混得挺惨的,在外面要被人欺负的,你这脾气能受得了吗?”

  林通挺担心地道。

  郑汉摸了摸后脑勺,今天的情绪上来得的确有些过份,像他这种人,被人鄙视被人骂那是常事,也不知道今天怎么搞的。

  “放心,我会做好心理准备的。”

  拍拍林通的肩膀,郑汉说道。

  “郑汉,外面不好混,要不……”

  林欣这时眼睛子转了转,眼睛都笑眯了地道:“你跟了我吧?放心,我能养活你!”

  说完,她还拍了拍胸口,以示郑重。

  郑汉脸一黑,瞪了林欣一眼,掉头又走了。

  “唉,现在有点姿色的男人太难搞了!”

  望着郑汉的背影,林欣无奈地叹息道。

  “要不,您考虑考虑我?我只要三十万的彩礼钱,没郑汉那么贵。当然房是要搭一套的,要不然我们住哪?”

  林通一脸期望地对林欣说道。

  “滚!”

  ……

  离开了拳馆,快到傍晚时分,郑汉来到了三环一处叫百香苑的小区。

  他叔爷老俩口就住在这里,和他堂叔郑仁平一家三口住一起。

  郑仁平是叔爷家的老二,上面有老大郑仁华和老幺郑仁忠。

  在小区外面,郑汉花了一百来块钱买了一些水果,提着进了小区。

  “叔爷……”

  “哎呦,憨憨啊,你可好久没来看你叔爷了,真以为你叔爷稀罕你吗?”

  敲开了叔爷郑建军的家,开门的正是叔爷,一见是他,立即吹胡子瞪眼地道。

  “快让憨憨进来,你个死老头子堵着个门干什么?”

  后面听到老头子嚷嚷的叔婆吴宁不满地说道,一边扒开了叔爷,一手将他拉进了门。

  “叔婆!”

  郑汉放下手中的水果,恭敬地道。

  “也难怪你叔爷说你,自个家,你买什么东西?家里什么没有,这不费钱么?”吴宁皱着眉头道。

  “不是,叔婆,就是一点心意,您二老年纪大了,要注意身体啊!”郑汉笑道。

  他看了看叔爷,和爷爷郑建国很像,据说都随曾祖老爷子,看到了叔爷,他仿佛看到了已经走了三年的爷爷。

  “来,憨憨,快坐。”

  吴宁招呼郑汉坐下后,赶紧又去拿来了饮料和一些水果出来,郑建军也在一边挨着郑汉坐了下来。

  “叔婆,快坐吧,别忙活了。”

  郑汉见吴宁还准备去拿点什么出来,赶紧站起来扶着她坐在了沙发上。

  老两口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身体虽然不错,但他哪里好意思让他们为他忙活。

  “憨憨,你都快半年没过来了啊!”郑建军拍拍郑汉的手叹息道。

  他自己两个孙和一个孙女,却都是没有郑汉生得好。

  当初一见面,他还不觉得,或者人小看不出来,但随着郑汉越来越大,他就看出来了,郑汉的长相随了他妈。

  不是郑汉他妈,而是他和老大、郑汉爷爷的妈,也就是郑汉的曾祖母。

  老太太走得早,没享着福,这让他怎么不喜欢?

  可惜这个堂孙子不常来家里,让他有些失望。

  “叔爷,平叔还在班上?”郑汉问道。

  “找你平叔有事?”郑建军道。

  “我嘛,想去泰国,所以想找平叔问问看护照的事。”郑汉道。

  “憨憨你去泰国干什么?”

  一边的吴宁可不觉得郑汉是去旅游的,立即回道。

  “我在这边找不到打拳的机会,所以想去那边试试。”郑汉直接说道。

  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当年进入什刹海体校,就是叔爷让平叔出的面,不然他老爸哪有能力送他进体校?

  郑建军和吴宁对望了一眼,眼中都闪过一丝忧色。

  他们家老二郑平当年就是什刹海体校出来的,所以对郑汉的搏击天赋,通过郑平的了解,他们是知道的。

  总的来说,不是干搏击的料,这是郑平的说法。

  他们以前也劝过郑仁林,也就是郑汉他爸,乘早让郑汉转行,但郑仁是个死心眼,觉得已经练了那么些年,费了那么多的钱就浪费了吗?所以事情没通过。

  为了这事,郑建军真不待见郑仁林,觉得他耽搁了郑汉。

  郑仁林是个死硬气的人,虽然知道堂叔是一片好意,但既然不待见他,从那以后就往这边没怎么跑了,带着郑汉也少来。

  四年前郑仁林受伤离京的时候,郑汉决定留下来,这事又再提了一回。

  当时郑建军表示要负担郑汉的学费,只是郑汉不能再干搏击了,但这回郑汉没同意,他说练了八年的散打,不想就这么丢掉。

  郑建军当时气得够呛,骂了郑汉几句没出息的话,连带家里人也对郑汉数落了一大通。

  从那,郑汉就更少过来了。

  后面他在社会上混了两年,除了还上叔爷家的几万块钱以外,什么成绩也没有,也没有正常的训练,就更没脸过来了。

  也就这两年稍微好转了一点,他才过来了两回。

  总归来说,叔爷一家对他都好,他自己没脸过来。

  现在的话,他也觉得叔爷说的是对的,他真没有干搏击的天赋。

  但现在他有了系统,这一行是要真的走到底了。

  “哎,犟啊,跟你爷一个样。”郑建军怒其不争地道。

  当年他哥留在云南,他倒不是对嫂子有意见,纯粹是怨他哥,当初就不该在云南结婚的。

  他哥也就大他一岁多点,已经走了三年多了,走的时候才六十二,这要是在北京,能这么早就走吗?

  一世人两兄弟,当年上山下乡,他们一起去的云南,大哥没少顾他,可惜后来……

  后来他在北京情况好了起来,家里宽裕以后,也一直想把大哥一家接回北京,郑仁林和郑汉就是这么到的北京。

  可惜大嫂身体不好,没过来,后面第三年大嫂过了之后,身体也不怎么好的大哥就更不想动弹了。

  唉,郑建军叹息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