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形象设计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一种幸运

形象设计师 猫栖梧桐 2014 2019.07.03 12:00

  大家渐渐都散了,舒亚兰心里倒是对大伙觉得挺愧疚的,她心里很清楚,潘潘这哪里是为了给大家立什么军令状,这军令状不过是给她立的罢了,不过是连累了大伙都被扯了进来。

  舒亚兰看着自己的日记本,那上面有她对客户的详细记录,她在算计着手上顾客的购买能力和购买习惯,以及上次购买的时间间隔,思索着她们的衣橱是否有增添的必要。

  舒亚兰想的入神。

  “小师傅,其实你也不用发愁的,能完成最好,若是完不成,领导应该也不会真的给你降级吧?”

  舒亚兰这时才注意到娇娇还没有走,她抬起头,对娇娇笑了笑,“没关系的,就算是降级也无所谓,就是分配不到公司的A级客户了而已。”

  娇娇见舒亚兰笑的真切,似乎有些放心下来,“说的也是,其实你本来手上就有不少客户的,又能自己开发客户,就算没有公司为你提供客户源,也不会对你产生太大影响的。”

  如果说没有影响那肯定是假的,毕竟公司有专门的市场开发人员,他们的开发客户能力,肯定要高于舒亚兰这种整日陪客户购物的。

  舒亚兰只是不想将那些自己无法把控的担忧情绪传染给别人,更何况没到最后一天,她都没有说完不成的资格。

  不管潘潘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站在公司的角度来讲,如果她是领导,也会愿意看到有员工站出来做这样的挑战吧。

  “谢谢你,娇娇。”

  娇娇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我什么都没做,你干嘛说谢谢我啊?”

  “谢谢你关心我是否能完成任务啊!我会尽力的,尽力不让大伙对我失望。”

  “大伙心里都明白,你千万别给自己什么压力,这种事三分靠努力,我觉得还有七分看运气,之前潘潘也没出过那么高的业绩,这次也是碰到有钱的客户了,而且你哪个月的业绩也不算差啊,这两天是遇到什么特殊的原因了吧?”

  “有点小插曲而已。”

  娇娇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给舒亚兰,“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我先去忙了。”

  “好。”

  舒亚兰看着娇娇离开,自己也合上了日记本,看看时间,也离与陆振东约好的时间相差无几,好在她这里与中央商场很近,步行也不过十分钟的距离。

  舒亚兰到达中央商场的正门前,远远的就看见陆振东对她挥了挥手。

  和昨天的区别不大,陆振东依旧是一身笔挺的西装,一尘不染的黑色皮鞋,虽然西装换了颜色,却依旧是很有质感的面料,出自纯手工的定制款。

  舒亚兰走到陆振东的面前,“您来多久了?不好意思,让您等我。”

  “不过比你早来了五分钟而已,你不必抱歉,你并没有迟到,只是我早到了而已,况且,男士等女士是应该的,昨天耽搁你宝贵的时间,应该是我说抱歉才是。”

  简单的几句对话,舒亚兰觉得,陆振东这个人,还是蛮绅士的。

  两个人并肩进入商场,陆振东拿出手机,打开照片,“这个就是我堂妹,她穿S码的衣服。”

  “你堂妹很漂亮,S码,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码数。”

  陆振东看着照片,笑着摇摇头,“恐怕除了这长相,她就没什么靠谱的地方了。”

  “你好像很疼她。”

  “哪里看出来的?”

  “找我出来帮她买衣服啊!好像没有几个堂哥能做到这一点的吧。”

  陆振东的浅笑变成了几秒钟的沉默,随后语气中带着一份无奈,“我的出身并不好,父母早年外出务工,就将我扔在了叔叔家里抚养,从小到大,我的饮食起居都是由我叔叔婶婶照料的,和我堂妹,也便是属于一起长大,不是亲兄妹,却也没有什么差别了。

  说来可笑,我和我叔叔婶婶的感情,要好过我与我父母。”

  “我以为会扯出什么你被你叔叔婶婶虐待的故事呢,看来他们对你还不错。”

  陆振东侧头看舒亚兰,“你是小说看多了吗?”

  舒亚兰只是为了调节气氛,陆振东也买了账,两人心中都很清明,四目相对,一笑了之。

  哪个成功人士背后没点心酸的故事呢。

  “说到小说,你一直是染墨的书迷吗?还是看到他本人以后成为书迷的?”

  陆振东一只手放在裤子口袋里,目光看似不经意的瞥几眼橱窗里的新款服饰。

  “从他的第一部作品,我就很喜欢看他的书。”

  “他的书你都看过?”

  “都看过,唯独《迷罪》是昨天半夜才看完的。”

  陆振东的脚步停顿下来,舒亚兰随之站下,不解的看着陆振东上下打量自己的眼神。

  这样的状态也不过几秒,陆振东勾笑,“舒小姐别误会,其实我只是挺奇怪的,我一直以为像你这个年纪的女生,不会喜欢那些类似心灵鸡汤的文字,没想到一看,却是那么多本。”

  舒亚兰对陆振东的言行并没有介怀,“可能我的内心缺少安慰吧,所以我喜欢那些文字。”

  “怎么?你也有和我小时候相似的经历吗?”

  陆振东说这话时看似轻松玩笑,可舒亚兰却觉得陆振东其实心里挺介怀小时候的那段经历,并一直延续到现在。

  “那倒没有,我母亲是小学老师,我父亲是初中老师,从小,他们就喜欢将教学工作,从学校一直耕作到家里,而且他们被毒害的有点深,只喜欢抓我的成绩,对所谓的全方面培养不感兴趣,也并不认可,觉得那并不务实。

  其实就连我最后偷偷的改了志愿,把师范变成了服装设计这件事情,我父母到现在都对我有很大的成见,甚至那时候都不想给我交学费来着。”

  “那你现在后悔吗?”

  “我为什么要后悔呢?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用自己的兴趣爱好,挣钱养活自己,我觉得是一个人的幸运,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我这样幸运,不是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