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纯爱小说 同人纯爱 末世之异能倒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准备启程

末世之异能倒流 青稚欢 2033 2019.01.12 11:13

  “快走。”

  熟悉的声线清楚地传入陈述耳朵之中,他知道这时候听司悯怀的话离开这里,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因此他理了理心里的慌张,死守着对他而言极为重要的行李箱,脚丫子一撒,赶紧往远处跑去。

  他知道,即便是他留在这里,也只会成为司悯怀和温晏的负担。

  不过,或许是因为最大的怪已经被司悯怀温晏两人给引了去,因此陈述一路上并没有遇上什么难以解决的变异生物。

  当真不知道是不是该说他够幸运。

  陈述也是第一次来到沈阳,走在没有一人的道路,一脸茫然地看着四周,眉峰之间扭成了麻花,也不知道之后该往哪儿走。

  沈阳,生她孕她的城镇。

  他突然忆起他喜欢的姑娘,眉飞色舞地讲述着她的家乡有多美,那里的人有多淳朴。昔日的约定依旧记在脑海之中,就像是被烙印在骨髓间,再也没办法褪去。现在,他带着她如约来到了她的城市。

  一时间,陈述泪流满面,他低下头,用手狠狠地摸去他脸上的眼泪,然后吸了吸鼻子。

  现在并非是他发泄情绪的好时机,谁都不知道在会遇上什么发生什么,他的幸运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而他也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于是,陈述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感情,然后小心翼翼地向着记忆之中女孩所告诉他的街道走去。

  因变异生物盘踞于此的缘故,很多建筑物都已经毁得彻底,依稀还能够瞧出几个门牌号,不过幸好近几年来,沈阳的格局多大是没有变化过的,因此,他机智地拿出智能手机查询了一下。

  很快结果便出来了,虽然导航不能再用,但是大致的东南西北方向他还是分辨得出的,很快便找到了王玉坤所形容的,那个名为家的地方。

  陈述在门口站了许久,终是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

  于他而言,这个地方不仅仅指的是她的家,更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约定,那就好像是一把钥匙,在瞬间触发和她之间满满的回忆,只是他现在只能一个人站在这里,完成昔日的约定。

  陷入回忆的陈述阖了阖眸子,然后又缓慢地睁开,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后,这才鼓起勇气,抬手推开早就已经成了废弃建筑物的大门。

  那是一座很传统的房子,推门而入,入眼的正是一片空旷的院落,旁边有一处花坛,依旧覆盖着厚实的泥土,只是上头种着的花朵已经不堪骤染下降的温度,早就凋谢,徒留着些许枯黄的根叶。

  在往里走……

  陈述在提步之际瞬间止步,他低头缄默,随后沉沉地叹声,不,已经没必要再走进去了。

  接下来,陈述打开行李箱,将那具年轻女性的尸体——他所喜欢的姑娘抱出来,亲手埋入那一旁的花坛之中。

  叶落归根,他想她会开心的吧。

  深情的青年在花坛便伫立许久,他死死地盯着,仿佛像是要将这里每一丝每一毫都记在脑海中,镌刻在灵魂上,直到黄昏降临,天边的白云被染得通红后,这才挪开步子,一个转身离开了去。

  三人重聚已经是在太阳下山的时候了。

  当司悯怀和温晏再度遇上陈述的时候,他已经解决好了他的事情,在司悯怀二人看来,陈述就好像是放下了什么,其眉眼之间那抹堆积许久的郁色瞬间灰飞烟灭,面上也不再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显而易见,他是将他和他喜欢的人之间的事处理完毕。

  陈述见到司悯怀二人,对着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几个大步跨走到他们面前,在他们诧异的目光下,鞠躬一礼,其言语之中是最为真挚的感谢,“大恩不言谢,两位大哥,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只管说,这次如果没有你们,恐怕我就已经死在这里了。”

  陈述不是傻子,他知道司悯怀陪同他到沈阳一定还有他自己的理由,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一路上他不止一次受到他们的保护。

  如果不是因为有他们,不说路上困难重重,即便是到了沈阳,也难有活下去的可能。

  “既然你称咱们一声大哥,我们当然要好好地罩着你了。”

  司悯怀和温晏对视,随即摆出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伸手就将人扶了起来,“好了好了,如果以后需要,我们一定好好地差使你。”

  陈述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说正事。”司悯怀同温晏将附近的变异植物处理了干净之后,便和陈述一同寻了一处废弃的房子住了下来,“那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你也知道,我们的目标是北京。”

  “我不足三阶,即便是想去北京,怕也是不行的。”

  陈述无奈耸了耸肩,“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已经解决了我唯一的执念以后,以后就应该准备四处逛逛吧,也不知道她的家人还有没有存活下来的。”

  司悯怀想了想,又继续问道:“那么你之后具体想去哪儿。”

  “就江苏吧。”陈述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同司悯怀刚认识的时候说的目的地,便一锤定音,决定先去江苏看看。

  司悯怀点了点头,抬手摸了摸下巴。

  “我们会原路返回天津,再从天津北上北京,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捎你一程,毕竟这一带还是比较危险的。”

  司悯怀的视线停留在陈述的身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陈述的错觉,他总感觉在这道视线之中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嫌弃。

  ……身为变异者,能力低怪我喽。

  陈述无言,还是决定忽略司悯怀的视线,然后摆手便道:“当然不介意,何况我才应该说,如果不麻烦的话。”

  在沈阳休息了一晚上之后,太阳刚刚升起不久,温晏便开车带着司悯怀和陈述上了路。

  由于回去的路上变异生物减少,回去也只是用了和来程更短的时间,几人便顺利到达了天津。

  司悯怀将粮食赠送了陈述一小部分之后,就和陈述分道扬镳,紧接着,司悯怀和温晏终于踏上了去北京的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