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末路仙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末路仙灵 三笙如尘 2396 2018.08.10 18:10

  张静初的眼睛此时已经布满了血丝,视线也已经变得模糊。刚才雾狼出剑时为什么会有停顿的情况便是因为张静初对雾狼使用了他这一双慧眼的结果,这是慧眼的一个能力,能够使人暂时的处于无意识的状态。当然这是对那些修为弱,意志力不强的人,若是对修为高,意志力强大的人施展那影响可说是微乎其微。而雾狼修为比张静初弱吗?意志力会不强吗?张静初的慧眼对雾狼没有太大作用,反而张静初遭到了反噬,不仅视线变得模糊,张静初此时灵魂也受到震荡,头疼欲裂。

  “不用逃了吧,你那两个朋友应该安全了。”张静初身后的雾狼不紧不慢的跟着,此时出言。

  “好吧,不逃了,我也逃不动了。”张静初停了下来,一下瘫坐在地上。

  不是不想逃了,只是前面没路了。在张静初眼前的是一高一矮连载一起的两座山峰,它们挡住了张静初的去路。而且张静初也逃不动了,瘫坐在地的张静初喘着粗气,面色苍白,脸上的肌肉不时的颤动着,他正忍受着灵魂伸出传来的痛苦,没有昏倒只是因为他还强撑着。

  “我不会杀你的。”雾狼在张静初身前停下。

  “你也杀不了我。你不是邪灵教的人?”虽然处境堪忧可张静初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就似在与一个朋友聊着天。

  “不是。”雾狼摇头,一只手将头上的黑袍拉下。

  雾狼听名字便是有些凶残狡诈的,而他一直拢在一身黑袍里,给人的感觉也是阴暗冰冷,可当雾狼拉下他的罩帽时,出现在张静初眼前的是一个干净白皙的少年,最显眼的是他那一头层参差不齐的短发。

  “为什么我杀不了你?没受伤的你也不过是我一剑的事。”似是觉得好笑,雾狼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围着张静初转了一圈,四下打量,似是要看出张静初说这话的自信来自哪里?

  “为什么会和我说这么多话?你应该不是个话多的人,而且我们还是敌人。”张静初强忍着痛苦,努力让自己嘴角也翘了翘,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雾狼那样笑的很特别,不自觉的他也想那样笑一下。

  “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的人,让我有兴趣的人。”雾狼思考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说道。

  “呃、、、”张静初的脸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

  见张静初没有接话,雾狼先是不解,然后他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雾狼,杀了他,我先去疗伤。”忽然山林里传来那个猎人的声音。

  张静初的脸色一变,那猎人没死意味着什么?

  雾狼的脸色也是一变,这出乎了他的意料,按他的猜测那猎人应该打不过阿生才是。不过这只是他的看法罢了,结果出来,一切都不重要了。

  雾狼的面色变得冰冷,重新将帽子拉起罩住了他的面庞,伸手握住了怀中的黑剑。

  “不是说不杀我吗?”张静初强撑着站了起来,脸上一片平静。

  阿生败了?是生是死?阿生是看着张静初长大的,在张静初眼里,那是长辈亲人,虽然担心,但此时都无济于事,雾狼此时对自己动了杀心,只有度过眼前的难关才能去找阿生。

  雾狼没有说话,举起了手中的黑剑,刺向了张静初的眉心。

  张静初一动不动,就是这样看着雾狼,看着黑剑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眼中本有的血丝此时却更加密集了,整双眼睛变得通红一片,双眼瞪得老大,仿佛下一刻两颗眼珠便会爆掉一样。

  黑剑最终停在了张静初眉间没有刺穿张静初的眉心,下一刻雾狼整个人倒在了张静初的脚下。

  两行血水自张静初的双眼流下,张静初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我说了,你杀不了我的。”没有胜利的喜悦,张静初此时也是油尽灯枯,整个身体都在刺痛,那是由灵魂上传递出来的痛楚,此时张静初完全凭一股意志在支撑着身体。

  颤巍巍的捡起了雾狼的黑剑柱在身前,此时的雾狼并没有死,只是双眼间没有焦距。张静初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雾狼,双手提着黑剑对着雾狼的头颅插了下去,剑起,一滴鲜血滑落。

  张静初摇摇晃晃的走去,只是此时的张静初意识渐渐的迷离,方向感全无,他就那样直楞楞的朝着那山壁走了过去。

  当张静初快要撞上山壁的时候,张静初怀中那萧云姗处得来的地图颤动了一下,那标记洞府的红点化作一点红光飞出,红光笼罩着张静初,接着张静初便消失在了原地。

  张静初消失后不久那与邪灵教的猎人战斗的阿生回到了那个小山村里,可此刻的小山村里出了那些村民的尸体之外那里还有有个活人。

  林静依三人和雾狼战斗的地方留下一滩滩血迹,鲜红耀眼。

  阿生此刻肩头正插着一只羽箭,箭尾已经被他折掉,身上也有几处伤口都还在流血。

  “啊!!!邪灵教!我林家,我林福生定要让你们在仙灵大陆上绝迹。”没有见到张静初几人,阿生不由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一声怒吼震的四周房屋一阵摇晃,惊起林中无数鸟雀。

  当然心中还有无数的懊悔,恨自己连一个修为比自己低的人都没有快速击杀,反而被引到了陷阱里困住,两行老泪自眼中流出。

  “啊,那个生伯,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我们还是赶紧去找静初吧。”此时黎锦听到阿生的怒吼又跑回了小山村,林静依几人都已经被他带到了远处一个山洞里。

  “你们没事?”见到黎锦,阿生那个激动,抓住黎锦的肩膀就是一阵摇晃。

  “你在不停下我就有事了。”黎锦被晃的翻了白眼。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阿生平复了心情,将黎锦放开。

  “我们的赶紧去找静初,我们几人不敌那个雾狼,最后是静初将他引走了,在不快点就晚了。”事情紧急,黎锦赶紧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跑快点!”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阿生赶紧奔了出去。

  黎锦在后,但很快便超过了阿生,阿生眼角抽了一下,这速度,真快。

  红光将张静初带到了洞府里,可张静初此时已经是处于无意识的状态,但还有一个念头支撑着身体向前走着,要去找到阿生和林静依他们。

  说是洞府,其实就是一个封闭的山洞,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中央摆放着一个比人还高的八卦炉,炉火早已不知熄灭多久。不远处的角落有一张石床,一个中年男子身穿一身素色衣袍盘坐在上,双手掐指放在膝上,似是在闭目行功。

  张静初凭空出现在洞府里,那石床上的人也没有睁开眼睛。

  而张静初依然颤颤巍巍的朝前走着,那八卦炉正好在他的前面。

  砰

  宛若没有看见,张静初直接撞在了那八卦炉上,身体不由退了两步,停顿了一瞬张静初又接着朝前走。

  砰

  又撞在了八卦炉上。

  “这该不是个傻子吧!”

  一个男子的声音在洞府中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