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西阳沟纪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一段笑话

西阳沟纪事 碧天云 2267 2019.08.09 14:30

  第四十二章一段笑话

  一天一夜的大雨,把整个干燥的大地算是彻底浇了个透,汪剑涵的屋里也像是一块菜地,只是还未照到太阳,要不然怕是真的会长出杂草出来,但是太阳却起得很早,天空中已初露笑意,想着工地上那些未竟之事,汪剑涵也睡不着,屋内滴滴哒哒的水声,与清晨的太阳形成和谐的乐曲,汪剑涵站在屋子外面,看着那流云飞逝的天空,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昨天那顿饭吃得有如涂安宜的名字一样“安逸”,但酒却让人有些难受,自赫一鹤与冷进财走后,几个年轻人就着一锅排骨、土豆、白菜,才开始真正的高潮,在工地上每次小聚就如同过年一般,难得有酒有肉,大家又都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小伙子,三两小酒下肚,天南海北任我吹,也才是你方说完我登场,闲人闲事话枯肠。

  工地上实在没有什么新鲜的玩意可听,但工班里那些奇人异事和当地布农的一些生活习惯,确也让汪剑涵听了心痒痒,其中就有一件事让汪剑涵燃起很浓厚的兴趣。

  听闻这里的山沟里有很多天然的温泉,包括上午赶集看到的那个溶洞,还有汪剑涵屋前向下能看到的西阳沟,都有温泉流出,同时也就是当地老百姓洗澡的地方。而传闻说当地这些布衣族,在洗澡的时候那是像回归大自然一般,一衣不穿,全祼洗澡,并且男女共浴,这种习俗汪剑涵在书本上看过,有一些少数民族一直保留着比较传统的沐浴方式,还有独特的婚俗,但汪剑涵却一直没有真正见过,虽然有一睹盛况的心理,但又觉得自己的这些想法非常下作,但对一个年轻气盛的青年人来说,或许这才是最真识的想法。

  汪剑涵站在屋前一个人正幻想着那美景之时,不想林工的小调已在不远处传来,汪剑涵只能暂时收拢下作的想法,赶紧回到技术室。

  昨夜的大雨让大家对工地心有不安,于是林工安排汪剑涵先去把八号墩标高测一下,测好了就可以立模板了,再者林工与涂安宜都要去检查钢筋焊接的质量,所以五个人背着包又一起奔赴工地。

  下到便道,整个路面都积满了水,幸好几个都穿着水鞋,但也走得很慢,尤其汪剑涵,因为个子小,脚也小,而男式的水鞋,最小也都三十九码,比汪剑涵平时穿的码子要大一码,况且这水鞋一般码子都要大一些,而汪剑涵却也不愿意选择女式的水鞋,所以汪剑涵穿着水鞋走起来就特别难受,脚在水鞋里不前不后,走起来总是“扑通扑通”的响,竟让汪剑涵想起昨天涂安宜讲的笑话一样,好似中国男人娶了西方美女一般那种感觉,竟让汪剑涵不自觉得笑起来。

  林工见汪剑涵一脸捡到钱的表情,疑惑的问道:“小汪,昨天去赶集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现在都还在笑。”

  汪剑涵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想着也让大家乐乐就回道:“林工,赶集到是没有遇到好事,只是昨天听涂工讲一个笑话,昨天都没有理解,今天穿着这双大码的水鞋才明白,涂工讲的那可是至理名言。”

  “小涂,你还能讲出什么至理名言,说来大家听听!”林工一脸严肃的问道。

  那边涂安宜却已想不出昨天说过什么,瞅着汪剑涵说道:“小汪,不要瞎扯我身上,你要是想着人家姑娘,还要赖我了,快说出来给大家听听,一个人有什么好乐的!”

  汪剑涵本来不想讲,但却不知道怎么组织语句,只能按大概意思说道:“老涂讲说男人娶媳妇,就跟买鞋一个道理,要合脚,如果不合脚,就算娶个美国女人做老婆,也就跟我现在穿得这水鞋一样,大一码,怎么走路不舒服。”

  刚一讲完,大家都看着汪剑涵的鞋子,一个个扑哧的笑了起来,一边向妮脸一下就红得如个熟透的西红柿,用一种恶狠狠的眼神看了汪剑涵一眼,让汪剑涵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林工笑完看着汪剑涵不怀好意的说道:“小汪,有见得,看来你得先上车再买票才行了。”

  “我还早呢,还不懂这些道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汪剑涵难得谦虚的说道。

  “小汪,你还真是看不出来呀,这么坏!”向妮一脸鄙视的说道。

  汪剑涵听此一说只能自言自语的感叹的说道:“成年人的世界,就没有什么天真,没有什么坏不坏的,林工就是过来人,你说林工是吧!”

  汪剑涵实在不想让大家针对自己,只能往结过婚的林工身上推了。

  林工嘿嘿一笑说道:“对,对对,没什么这也是一门技术,没结婚的要好好学学。”

  技术主管讲起来总是那么有道理,话一说完大家只能闷着头笑了,而向妮则只能故意走得慢些,这种男女之间的话题永远是男人间聊天吹牛的主题,其它的只能算是铺垫,就好比吃饭一样,主菜永远是那回事,几个大男十句话至少要有七八句要跟女人有关,这个倒不是素质的问题,而是男人之间的共性,要是几个男人在一些不谈论女人,一定是不正常的。

  汪剑涵想,几个女人间聊天怕也是如此,但女人的闲话可能要比男人多些,比如衣服、裙子、鞋子、发型等等,这些占的比重会更多些,但汪剑涵对女人的了解还一直停留在书本上,所有的想法都还只是猜测而已。

  在这个工地上,其实男人间的话题还有一个就是牌技,打双扣,搓麻将,一旦说起来,怕也是说不完的,这两种闲聊的话题现在来说还不熟悉,但过不了多久,汪剑涵也会学习这两种技“技术”,毕竟汪剑涵是个爱学习的人。

  一小段路很快就到了,几个人很小心的趟过河水,站着河中间的大石头,几次跳跃才来到八号墩,河水至少也有六七十公分深,所以如果你直接在河中走,那么可能要冲至腰部,而整个八号墩到七号墩之间到五号墩都有水在流,只是五号墩那边大概也就三十多公分深,而刚在七号墩周边干砌的挡墙已被水冲得不成样子,如果要施工怕是还得等水停子再改河道才行了,但至少也直接印证了林工提出的方案才是防患于未然的长久之计。

  八号墩边上处处泥泞,说明昨夜之洪水也曾流过,以此高度整个西阳沟都已漫水,看大部分工人都在各桥墩中收拾着工具,材料等等,说明这次大雨确实给施工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汪剑涵微微一笑,看了看林工,而林工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以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