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西阳沟纪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洪水无情人有情

西阳沟纪事 碧天云 3274 2019.08.13 17:32

  第四十四章洪水无情人有情

  昨日的雨虽然来得突然,并且一开始雨点如豆,但至少也算久旱逢干露,把整个地表清洗了一遍,路上那一层灰也基本湿透,而群山中的林木花草,算是一次性喝了个饱,使得整个大地焕然一新,早晨起来的空气都要清新一些,而此时的大雨却像是有备而来一般,储蓄了所有的力量,要把整个情绪发泻出来,所以在阴云密布下的天空几乎是倾盆而下。

  汪剑涵背着仪器,一头一脸全是水,一直向下流,而水鞋里已装满了水,走起来更是异常困难,十米内难见人影,此时的大水已经噬无忌惮的横冲直撞,水慢慢的已经快越过水鞋的位置,虽然汪剑涵站得还不是河中。

  向妮与小朱两人靠着一把测伞,边走边用测伞支着河底,走得很慢,但已基本一步一步的向浅水区迈进,已经离汪剑涵有些远了,汪剑涵只能看到一个大概背影,而那边已传来林工大喊声:“小汪,赶紧过来,要不然要发大水了。”

  汪剑涵的水鞋里已经灌满了水,基本上穿着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此时就连内裤里都已经是湿透的了,全身上下都在流水,没有办法,汪剑涵困难的一只一只的抬脚,把水鞋脱了,一只手提着一只,用胳膊抹了抹眼睛周围的水,仔细看了下此时的河道,河水已经初具洪水的雏形,水流速度很快,并且在通过石块时奔腾飞场,声势很是吓人,汪剑涵从来也没见过如此真实的洪水,心里着实有些急了。

  没有办法水已经越来越大,已经到了汪剑涵的腰部了,如果再不濄过这段深水区,汪剑涵很可能走不过这洪水,尽管汪剑涵自负水性很好,能游家乡抚仙湖一个来回,但在洪水面前,再好的水性都没有用,因为水中有大量的淤泥、黄土,还夹杂着砂石,枯枝,这让汪剑涵走起来更加困难。

  汪剑涵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把水鞋丢在水中,双手向前尽力的划开水,脚下也管不了是石头还是泥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全力往七号墩那边淌,因为那边虽然水可能会更深,但至少有些散落的大石块,那是前两天工人码的挡墙,虽然已经没有挡墙的样子,但至少水流要缓一些,到那个地方实在不行真的可以流那么几十米。

  此时水已经不再如一般流水,而此泛着波涛,汪剑涵最大限度的降低身子,这样重心要低一点,头也不去看前方,而是紧盯着眼前这一小块流域,这样能最大限度的保证眼睛不进水,保证身子是向前的,而且汪剑涵此时走的并不是最短的直线,而是顺着水有一个斜度,这样走得会更快些。

  衣服、裤子已经全部裹在身上,而脚上的袜子,汪剑涵好像连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因为一直在石头上走,下面的水已经非常冰冷,脚几乎已经麻木了,既感觉不到袜子的存在,也感觉不到痛,但是生存的意识还是指挥着脚一直向着走,好几次因为脚下未踩稳,汪剑涵在水里都险些跌倒,吓得汪剑涵冷汗直流,因为如若一量跌掉在水中,那么就很有可能瞬间被洪水吞噬,那这个西阳沟就会成为汪剑涵埋骨之地。

  汪剑涵不想这么年轻就直接跟这个世界说“再见”,在汪剑涵心里还有很多理想与抱负没有实现,并且还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人生的快乐还有很多没有偿过,如果就这样成为洪水下的冤魂,那确实太不值了。

  现在汪剑涵拼尽全力向着划着水,每一步都迈得异常艰难,而水不时涌起,劈头盖脸的打在汪剑涵头上,但汪剑涵还是保持着身体的稳定,纵然是向下退两步,也不能倒下,此时雨竟也下得小了些,而风则吹得更大,半边天空似乎能看到那一抹湛蓝,而水已经到了汪剑涵的胸部,看来上游的雨水已经汇集在一起,正向下游冲来,汪剑涵看着最后那十多米的距离,自信又回到了身体,一股冲劲从足底发出,双手使劲的在洪水面上划着,说得难堪点就如同一只落水的狗,而汪剑涵竟想起了一个成语“痛打落水狗”,想想自己此时的遭遇,跟这个成语确实很像,如果有人不是来施救,而是给予无情的打击,可想而知,不仅狼狈,而且可能小命不保,但汪剑涵却已经管不了狼狈与否,什么招式有用,就用什么招式,唯一的目的就是保命,就如同武侠小说里那些愣头青,乱拳打死老师傅一般。

  前面林工、涂安宜、还有向妮、小朱都站在浅水区看着汪剑涵,他们也紧张的得就如同整个阴云的天空一般,大家都大声喊着“快点,快点。”

  天空中的云瞬间变幻,已经有小半块天空看得到阳光了,风也没有刚才那么大了,此时距林工他们也就十多米了,但水依然很深,但流速却没有刚才那么快了,汪剑涵停下来,用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汗水,长舒一口气,看着林工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说道:“不用担心,小的时候村里的小伙伴可是叫我‘浪里白条’,没事的,很快就可以上岸了。”

  “你这小子,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赶紧些过来。”林工也舒了一口气回道。

  而一边的向妮刚才还紧张的一脸哭像,却时竟也半笑着说道:“小汪,你赶紧的,如果不好走,就游过来。”

  说完抹了抹眼,看来刚才很紧张,眼泪一直含在眼里,但人一笑起来,就没有办法再控制眼中的泪了,所以有的时候这就叫“笑中带泪”。

  涂安宜见也就七八米了,也向汪剑涵这边靠拢,旁边几个工人也向汪剑涵这里慢慢的移动,想早点把汪剑涵拉上浅水区。

  汪剑涵看着心里也踏实了很多,对着大家喊道:“大家不要急都小心点,我慢慢的就上来了。”

  一步,两步,眼见汪剑涵已经快到浅水区了,只见上游一股很急的洪水向下急速冲来,上面有树根、树枝,还有很多杂草,看来是有些山坡已被冲跨,而随着这一股洪水,整个水面一下子涨了起来,汪剑涵只觉一股巨大的推力把身子向下带,而汪剑涵脚下的砂石也向下在动,脚下没站稳,一个大浪打来,汪剑涵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淹沫在洪水中,汪剑涵闭着气,在洪水中乱抓,试图抓到一个可靠的东西,头向上拼命仰,可刚仰出水面,又被浪淹没。

  大家在浅水区都乱喊着,而这个意外让大家心里一下紧张到了极点,但却毫无办法。

  正当汪剑涵试图像平时闷水一样游的时候,只觉得一只大手一把抓住汪剑涵的衣领,汪剑涵顺着那只手一直向着被拖拽,而汪剑涵竟然脚上能踩到实处了,赶紧向前走了几步,猛一抬起头来,头部竟可脱离洪水,汪剑涵大声的咳着,刚才被灌了几口水,嘴里都是泥沙,但那个人却并没有停下,拉着汪剑涵一起向岸边坡走去。

  走到差不多只有小腿那么深的时候才停了下来,汪剑涵抬头看了看眼着的人,竟然是起重班组的副班长夏高,也就是前几日在食堂为汪剑涵说话的人,汪剑涵此时鼻涕眼泪一把的,用双手抹了抹,理了理头上沾着泥巴的头发,对着夏高挤出一丝苦笑说道:“谢谢啦!”

  然后就只能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此时林工与其它人才跑到这边,其实刚才是顺着水拉的,所以与他们至少还有几十米远。

  林工跑来看着汪剑涵问道:“小汪,没事吧,太他娘惊险了。”

  汪剑涵直起腰用衣服抹了抹脸挤出一丝笑说道:“没事,只是呛了两口水,多亏这个夏班长,要不然现在怕是冲到那去了。”

  林工站在夏高边上用手拍了拍夏高对着他说道:“夏高,谢谢你呀,幸得你及时扑下去,要不然我们技术室就要损失一员大将了。”

  夏高嘿嘿一笑说道:“都是一个队的,林工不消客气,我这身材高些,也胖,能抗些水,没事,你们也赶紧回去吧。”

  林工这才发现汪剑涵此时已有些在发抖,但是大家衣服都又全湿了,这才让大家都回队部。汪剑涵脚下光着脚,也只能小心翼翼的走着,走了一段脚上沾了些泥巴,脚反而不疼了,夏高则自己回他的控制机房。

  后来听向妮讲,当看见汪剑涵一下被水淹没的时候,大家都一下子被吓呆了,只见最边上的夏高一个冲刺扑了过去,这才抓住了汪剑涵的衣领,如果晚一秒汪剑涵就会被洪水冲下去,所以汪剑涵算是命大的,这个真的算是一个幸运了。

  所以人有的时候就是如此,一路上汪剑涵想了很多,当在最关键的时候,就如同市井常说的一句话“仗义每多屠狗辈”。这半句是说在危难之时,往往是一些没读过书,知识文化水平不高的人会仗义相助,就如同水浒里很多能称得上豪杰的人,也往往是那些大字不识的粗人,因为这些粗人骨子里有那一股不怕死的劲,就算是在中国最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的也往往是些社会地位低下,而且想法不多的人,而正如同鲁讯先生所写,有些所谓的文化人,实际上都是些没有骨气之人,被鲁讯先生骂作不如戏子,在三十年代的时候就曾出现过如此一人,原本身就高位,但当与一个戏子被捕的时候,戏子选择就义,而那人却选择投降,成为一个笑话,所以汪剑涵自这次遇外后,看人的角度也改变了很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