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西阳沟纪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老中医的江湖经验

西阳沟纪事 碧天云 2946 2019.08.14 18:03

  第四十五章老中医的江湖经验

  汪剑涵回到宿舍几乎都已快虚脱了,冲个澡,把一身泥泞的衣服换下来,整个人看起来虽然精神了许多,但却是有苦不能言,本来就已经疲惫的身体还要坚持着让队领导逐一慰问,并且都还要装作一副没有事的样子,让各位领导宽心,毕竟对几位领导来说如果不是汪剑涵命大,那么他们的决定会间接的变成夺命的失误,而在一个国营企业来说,现在正是公司大发展之际,一个刚从校门毕业的学生,来你单位不到一月,就因领导决策失误而丧命,怕是多少脱不了干系,有的时候半辈子的辛苦努力就会化白费,所以在知道汪剑涵死里逃生后,几个领导体现出了最大的关怀,让汪剑涵倍感煎熬。

  吃过中午饭,趁无人之际汪剑涵终于有时间摸到隔壁医务室,找那个老中医看看一双红肿的脚,汪剑涵的脚一恢复知觉的第一感觉就是疼。

  老中医一脸不屑的看着汪剑涵的脚,用棉球用酒精边擦边翻看着,一边用一种调戏的口气说道:“小子,脚没啥事,只是有十多处破口,我看也不用包了,像你这么神勇的年轻人,过两天也就没事了。”边说边使劲用棉球按着各个创口。

  汪剑涵一阵阵疼痛,却又不好意思叫出声来,只能不停的吹着气,就好像疼的不是脚,而是面对一碗烫乎乎的面条,吃在嘴里实在受不了,不停的吹着气,试图让这嘴好过点,再说了刚老中医不是说没事吗,这老小子现在每个创口都使劲按着,怕是需要看看肉里面还有没有残渣,或许说是让那包治百创的酒精、碘酒再深入的浸入肉里,疗效会更好些,算起来也是好意,所以汪剑涵没敢叫出声来。

  而正在擦药的老中医边擦边说道:“咋个整,小汪,是不是有点烫嘴呀,烫就对了,不是你吃得了的粑粑,你不要抢着下嘴,出头的檐子先烂头,你真是个教不会的憨包。”

  汪剑涵看这个老中医说话一套一套的,也没敢回嘴,这老中医说话一般不直说,但你细想还是有些道理,自己或许事业心太重了点,知道跟别人的差距,所以干起活很是卖命。

  老中医擦完药水,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把十几个棉球用夹子夹着丢垃圾桶内,汪剑涵看那些棉球很多都沾着血,心想这当个老中医也不简单,要下得了手,要不然伤口里有淤泥或者残渣,那过几天必定化浓,那时汪剑涵的脚怕是要废了,而此时虽然脚底板依然有“滋滋”的疼痛感,却好像脚要轻松得多,也没有刚才那种揪心的痛了。

  汪剑涵心想真还是这老中医有用,比刚才队领导的慰问更有效,队领导慰问汪剑涵只是心里略感关怀,而老中医这几下,却是让汪剑涵心生感激,于是对着正在洗手的老中医说道:“谢谢你呀医生!”

  “谢谢什么谢,救死扶伤是本医务室本能,你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了,知道当年关二哥刮骨疗伤的故事吗,那才是真本事,要想做英雄就得经历这种痛。”老中医头都没回就说道。

  老中医所说的关二哥就是三国名将关羽,也就是许多关帝庙里的主神,许多人都会尊称“关二爷”或者“关老爷”,再有就是“关圣”等,反正这样直呼关二哥的人少之又少,在小说中就连张飞也只敢叫“二哥”,而刘备则亲切的叫“二弟”,能叫“关二哥”也就小说开头那些乡里邻居才会叫,所以汪剑涵有些奇怪这个老中医确实很独特。

  而三国演义里华陀为关羽刮骨疗伤的故事,那可以说是家喻户晓,更不说汪剑涵至少四大名著看了几遍,那是知道的,但老中医用这样的典故来提醒汪剑涵,有些让汪剑涵不好意思,或许老中医刚才觉得汪剑涵那吹嘴吹得太离谱,所以才语带讽刺,其实汪剑涵后来知道,这个老中医本就这个德行,看起来三十多岁,随时出口就像四五十岁,饱经风霜的一般,并且话里总是带刺,就好像不带点刺说不出口,或者说体现不出他的水平一样,而他最善长的就是一些歇后语、地方俗语,就好比汪剑涵十多岁读初中那时兴起的歇后语,如果不带个歇后语就好像真的水平要低一点,所以汪剑涵也略懂一些,比如说“猪鼻子上插葱,装象;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大姑娘生娃娃,头一次”。等等,不一而论。

  汪剑涵细看老中医,个子一米七,头发不多却分了个三七,脸色黑中带红,显然是好酒之人,牙不关风,锈迹可见,贵州某地人,拇指生茧,并且看似洗不干净一般,麻坛老手;说话不看人,外强中干,不自信;喜欢讥讽人,不得志。

  汪剑涵看他洗完手,赶紧掏出香烟给发了一支,汪剑涵自己点上看着老中医说道:“医生,这个不消包了吧?”

  “包啥子,想发浓是吧,这天气不包了,回去休息两就好了。”老中医边点火边说道。

  汪剑涵直到干完这个工程都不清楚这个老中医的真名,只知道大家都叫他罗生门,至于是不是真名,汪剑涵也不去纠结,因为技术室本来就与这些后勤部门交集不多,再说如果要来医务室,那你知不知道真名已经没有意义了,求人那还不得尊重些,要不然有个小病什么的怕是药都拿不着。

  后来他听其它人说过,他其实也就是这般样子的,说话总是喜欢带刺,但却很得工人的喜欢,因为工人旦凡有个大小病痛,需要来他这里开病假证明,还有就是普通病症医务室都有药,都是免费的,所以他跟工人们是打成一片,并且在此地方,也讲老乡关系,一个县的、一个州的都会比较亲近点,就不要说一个镇或一个村的了。

  老中医边抽烟边深成的看着窗外说道:“小汪,以后学着点人家涂安宜,不要总像是个楞头青一般,这工地上的事不到通车那时,你是永远做不完的,今天做不完,明天再做,你这么拼命是一点好处都没有,你看工班那些大爷,那个不是撞钟的和尚,反正出一天工那么些许钱,再苦再累也不多给,听他们讲前两天在工地你又当众顶撞了领导,现在发洪水又差点被淹死,领导看你是工作上的情面,其实人家恨死你了,你知道不知道,如果只是发洪水,工地上你爱淹不淹,如果你这弄出点事,上面肯定会查,到时还不是查到他们,因为你让领导被批,你还会有什么好处,谁还会记得你是在赶工作才弄成这样的,不要一天憨出出的蛮干,要动动脑筋!”

  老中医似是自说自话般,但汪剑涵此时听了却是当头一棒,这个老中医不愧行走江湖多年,水还是深得很,讲这些确实是很有道理,虽然他用一股贵州土话讲来,听起来似乎有些阴阳怪气,但他所说却是句句在理,明面上汪剑涵是因为工作受困才险遭大祸,但却也让人家对前几天的决策有怀疑,这就让领导觉得更没面子了,所以汪剑涵想起三国时袁绍手下一个谋士,他在袁绍出征讨伐曹操之时极力反对,被着在监狱,他预测袁绍必大败而归,果不其然,但他却知自己命数已至,因为如袁绍大胜,则袁绍必会把他放了,再肯定自己处事因明,如大败那袁绍自会觉得更没面子,必杀他以泻心中之气,汪剑涵想着刚才老中医的话,确是如此。

  “谢谢医生,你说的十分有道理。”汪剑涵起身再次道谢。

  “自己能走回去吧,休息两天,反正也不会有人说你,就算有人问起,我也会说你需要养伤,不用怕,工程队就是这个鬼样子。”老中医依然没有回头看汪剑涵,对着窗子吐出一口烟说道。

  “好呀,我就先回去了。”汪剑涵嘿嘿一笑说道。

  “你先回去,等会我送点碘酒给你,你自己用棉球蘸着多擦擦就没事了。”老中医说完,汪剑涵已扶着墙小心的走到自己门口,只能回了声:“好的。”

  汪剑涵回到床上,小心的把两条腿一条一条抬上床,躺下身来,这才发现其实身上的酸疼不比脚上轻,只是刚才可能还是紧张的期间,没有特别的感觉,但是此时就如同连续踢了几场球赛一般,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感觉,那可是无法用语言形容。

  但这却也让汪剑涵没有力气去想其它事,躺了一会就睡着了,天上再次阴云密布,又下起了大雨,汪剑涵知道也干不了什么事,也就安心的可以睡一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