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哈利波特之宿命的轨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说话的两个人(二)

哈利波特之宿命的轨迹 板栗周周 4441 2019.09.18 23:20

  经过短暂的休息时间,德拉科再次投入到魁地奇的训练当中,妮蒂亚也坐回到了米歇尔身旁继续观看训练。

  “最近的气温真的是越来越冷了。”米歇尔搓了搓双手,对着手心哈了一口热气,“我真是佩服这些魁地奇球员,无论怎样糟糕的天气都能坚持训练。”

  “今天天气已经算不错了,起码是个晴天,不像前段时间哈利他们训练时的天气,风雨交加的。”

  明明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开始起风了,气温变得反倒更加冷了些。妮蒂亚将长袍的领口拉了拉,以便抵挡寒风通过衣领往衣服里钻。

  “这个给你。”

  一个铜制暖手壶从妮蒂亚身后被递了过来,妮蒂亚回头,看到的是一脸笑嘻嘻的布雷斯。

  “这是刚才那个姑娘给你留下的吧!”妮蒂亚接过暖手壶,粉蓝色带有蕾丝花边的隔热套,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东西。“你这么给我了,不怕人家生气吗?”

  “她不会知道的。”布雷斯跳下台阶,在妮蒂亚身旁坐了下来。“不过暖手壶只有一个,你们俩得共着用了。”

  妮蒂亚将米歇尔的手拉过来放在暖手壶上,起先米歇尔还有些不太乐意,但终究是扭不过妮蒂亚也抗拒不了暖手壶带来的温暖。

  “她怎么就走了呢?”妮蒂亚向布雷斯询问道。

  “训练毕竟不如比赛来得精彩,更何况这场上又没有一个她所以关注的人,不是吗?”说完布雷斯朝妮蒂亚眨了眨眼。

  “难道你不就是那个她关注的人吗?”

  “我们可是保持着很纯洁的关系,不过是顺路一起来观看一下自己学院的球队训练罢了。”

  对于布雷斯的话米歇尔忍不住的轻哼出声,然后她又立马尴尬的咳了两声。妮蒂亚用力握了握米歇尔的手,希望她能对布雷斯说点什么,因为妮蒂亚觉得布雷斯既然已经主动过来了,就已经算是在让步了,可米歇尔依然倔强的将头转向另一边,不愿与他说话。

  妮蒂亚尴尬的对布雷斯笑了笑,而布雷斯则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那是什么情况?”米歇尔指着一侧的天空说道。

  就在刚才他们聊天的空隙,一名球员因为将一个游走球给击飞出了训练场的范围,于是就骑着飞天扫帚飞了出去捡球,可这会他正骑着飞天扫帚尖叫着在往回飞,在他的身后跟着一片黑压压的不知名物体。

  “他这是招惹了什么?正朝训练场这边来了。”妮蒂亚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训练场上的所有人都被他的尖叫声给吸引,停止了所有原本在进行的事情,好奇的观察着他的情况。

  “我觉得我们最好快点离开。”布雷斯提议道,那名球员离得越来越近了,他身后的那群黑压压的不明物体也在不断追赶着他的步伐。

  “不去帮帮他吗?”妮蒂亚有些惊讶的看着布雷斯,她已经做好了拿魔杖的准备了。

  “不行,数量太多了,去帮他恐怕自己也会难保。”

  布雷斯起身催促着妮蒂亚和米歇尔赶紧离开,但是已经有点晚了,那片不明生物接近的速度远比她们想象中的快,而且它们在飞入训练场后就立马四散开来,攻击目标变成了在场的所有人。

  “盔甲护身”

  妮蒂亚为三人都施加了一个铁甲咒。然后转头望空中看去,试图寻找德拉科的身影,就在她转头的瞬间,一只手从空中伸了过来,将她拉扯上了飞天扫帚。

  “德拉科!”妮蒂亚的第一反应认为拉自己的人应该是德拉科,可当她回过头时,才发现现在正将自己搂在怀里的人并非德拉科。

  “哇哦,很遗憾,我并非马尔福少爷。”伊斯特尔•卡罗略带嘲讽的口气说道。

  “你放开我!”妮蒂亚在发现在自己身边的人是伊斯特尔•卡罗的之后立马挣扎起来。

  “停下来,你再这样我们两个人可能都会掉下去。”伊斯特尔•卡罗恼怒的说道,同时将妮蒂亚搂得更紧了。

  “你要是害怕了就赶紧将我放下来。”妮蒂亚愤怒的说道。

  “我帮你了,你不说声谢谢,最少也对我表现得友好点不行吗?”伊斯特尔•卡罗已经带着妮蒂亚飞出了训练场。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妮蒂亚仍然在挣扎着。

  “不需要我的帮助,那你是想留在那里被那些狐媚子咬吗?”

  “狐媚子?”妮蒂亚停下了挣扎疑疑惑的问道。

  “对,狐媚子,又叫咬人仙子,别看它们单个个体那么小,但是被它们咬到了可不是好玩的,特别还是这么一大群出现的情况下。”

  妮蒂亚越过伊斯特尔•卡罗朝身后的训练场看去,里面都乱套了,几乎所有人都被一大群狐媚子围困住了,只有个别几个球员骑着飞天扫帚逃了出来,而在逃出来的人中妮蒂亚并没有看到德拉科的身影。

  “去海格那!”妮蒂亚对伊斯特尔•卡罗说道。

  “什么?”伊斯特尔•卡罗不明白妮蒂亚怎么突然不再挣扎,还命令起自己去找海格。

  “快点!”妮蒂亚不解释,只是催促道。

  “好吧!都听你的,我的大小姐。”伊斯特尔•卡罗有些无奈的掉转飞天扫帚的方向,朝着海格的小屋飞去。

  “海格!海格!”还不等伊斯特尔•卡罗的飞天扫帚完全落地,妮蒂亚已经从上面跳了下来,跑到海格小屋前用力的敲着门。

  “发生了什么?”听到妮蒂亚焦急的叫唤声,海格疑惑的打开了门。

  “狐媚子,大群狐媚子现在正在魁地奇训练场!”妮蒂亚向海格解释道,“你一定有对付它们的办法吧!”

  要说对付这些神奇动物的方法,整个学校里可能没有谁能比海格更清楚了。

  “该死,这群讨厌的小东西最近真是越来越多了,这都怪那些讨人厌的摄魂怪!”海格立马进屋在他的柜子里搜索起来。“啊哈!找到了。”

  海格拿出一个装有黑色喷雾药剂的背包,“这个,狐媚子灭剂,只需要喷上一点点就能让狐媚子整个瘫痪。”

  妮蒂亚迅速从海格手中拿过装有狐媚子灭剂的背包,将它斜挎在自己身上。

  “担心,这东西对人体也是有害的。”海格提醒道。

  “我会注意的。”妮蒂亚转头看向刚降落不久的伊斯特尔•卡罗。

  “怎么?又想让我带你回去吗?”伊斯特尔•卡罗轻佻得朝妮蒂亚笑着,他还在回味着刚才在飞天扫帚上将妮蒂亚搂入怀中的感觉。

  “用不着。”

  妮蒂亚一把将伊斯特尔•卡罗推开,然后骑上他的飞天扫帚飞快的朝训练场飞去。

  伊斯特尔•卡罗惊讶的看着妮蒂亚飞走,“她飞天扫帚技术原来这么好的?”

  妮蒂亚迅速的回到了训练场,她首先飞往米歇尔和布雷斯的位置,此时德拉科也已经跟他们两人聚集在一起了,他们正挥舞着魔杖攻击那些狐媚子,但是那些狐媚子的体型太小,数量又太多,咒语很难命中,就算是偶尔命中了几个,在那么庞大的数量面前也起不到丝毫作用。

  妮蒂亚拿出一瓶狐媚子灭剂,围绕着他们三人飞行一周,将狐媚子灭剂喷在了包围着他们的狐媚子身上,那些狐媚子立马就被喷剂麻痹,掉落在了地上。

  “妮蒂亚!你去哪了?”德拉科惊讶的看着骑在飞天扫帚上的妮蒂亚。

  “这个待会再说,先将这些狐媚子赶走。”

  说完,妮蒂亚便从包中拿出几瓶喷剂扔给了三人,然后自己又飞去帮助其他人被狐媚子围攻的人。

  经过一段时间后,狐媚子的围攻终于得到了解决,剩余的一些狐媚子在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时候就立马撤退了,海格在一切快要结束的时候牵着牙牙赶了过来。

  “摄魂怪让学校周边变得比其他地方更加寒冷,而这些麻烦的小东西特别热衷于聚集在寒冷的地方,我这一段时间都在想尽办法灭除它们,但是他们繁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海格将掉落的狐媚子都收集起来,“它们一次就可以产五百枚卵,只需要几周的功夫就会孵化。”

  “海格,我很想帮你收拾这些,但是德拉科他们都被狐媚子给咬了,我必须赶紧送他们去医院。”妮蒂亚看着这满地的狐媚子,海格要收拾起来可得花上不少的功夫。

  “噢,不用管我,你们赶紧去吧!”

  医院里迅速的挤满了斯莱特林的学生,几乎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被狐媚子咬到了,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庞费雷夫人给他们分发解毒剂。

  “孩子,拿着,这是你的。”庞弗雷夫人从为数不多的几瓶解毒药剂中拿出一瓶递到米歇尔面前。

  “夫人,我并没有被咬,我不…”米歇尔准备拒绝,然后目光看向一旁布雷斯后又立马接过了庞弗雷夫人递来的解毒剂,将它送到了布雷斯的面前。“你赶紧先喝了吧!解毒剂的数量不够,妮蒂亚已经去斯内普教授那边拿了。”

  “谢谢。”布雷斯接过米歇尔递过来的解毒剂,一饮而尽。

  “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要不是你,我肯定也会被咬的。”米歇尔低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在被狐媚子围攻的时候布雷斯一直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她,所以她才没在被狐媚子的围攻中被咬。

  “我怎么可能让姑娘在我身边受伤呢!这可不是一个绅士该有的行为。”布雷斯嬉笑的说着。

  “还有…列车上的事情…很抱歉。”米歇尔终于鼓起勇气为自己打了布雷斯的事情而道歉,“我不该打你的…”

  “你居然为打了我而道歉!”布雷斯惊讶的看着米歇尔。

  “不然呢?我当时不该打你,所以我向你道歉…虽然早就该向你道歉了…”米歇尔不解的看向布雷斯,他为什么要惊讶?难道自己道歉不对吗?

  “你居然是为了打我而道歉……”布雷斯表现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我一直还在等着你为占了我便宜而来道歉呢!”

  “什么占便宜!我哪里有占你什么便宜啊!”米歇尔紧张的说道。

  “趁我不注意,一把抱住了我,难道不算是占便宜吗?我可还从没被任何姑娘这么抱过啊!”布雷斯一脸委屈巴巴的看着米歇尔,“你该负责的!”

  米歇尔这时才意识到布雷斯这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好啊!我会负责将你身边的其他姑娘都清理干净的。”

  “哇哦,你果然是想独占我。”布雷斯对着米歇尔挑了挑眉。

  “独占你个大头鬼。”米歇尔没好气的将头转向一旁,不再理会布雷斯。

  妮蒂亚抱着一堆解毒药剂跑进了医院,自己拿了两瓶后将其他的都递交到庞弗雷夫人手中。

  “快喝了吧!”妮蒂亚将一瓶药剂递给德拉科后,又准备将另外一瓶扔给布雷斯。

  “我已经喝过了,米歇尔给我的。”布雷斯笑着指了指米歇尔。

  妮蒂亚惊讶的看向米歇尔,而米歇尔则不好意思的低头回避妮蒂亚询问的眼神,妮蒂亚笑了笑,她知道这两人的矛盾一定是已经解决了。

  “你之前上哪去了?”德拉科盯着放在一旁的飞天扫帚,他记得妮蒂亚是根本没有购买自己的飞天扫帚的。他在摆脱狐媚子的围攻后就立马想去找妮蒂亚,可却发现妮蒂亚已经不在了,米歇尔和布雷斯也说不清她去了哪里,只说有人将她带上飞天扫帚走了,他们还都以为带走妮蒂亚的是他。

  “我…”

  妮蒂亚正准备向德拉科解释,这时医院的大门被人推开,伊斯特尔•卡罗走了进来,并且是朝着妮蒂亚的方向过来的。

  “你来干嘛!”德拉科面色不善的看着伊斯特尔•卡罗,他注意到伊斯特尔•卡罗并没有被狐媚子咬伤的痕迹。

  “别紧张,我只不过是来拿回自己的飞天扫帚的。”伊斯特尔•卡罗弯腰捡起被放在地上的飞天扫帚,然后转身朝医院门口走去,在准备出去时又突然转头朝妮蒂亚轻轻挑眉说道,“你该多吃点东西,稍微再胖一点抱起来会更舒服些。”

  伊斯特尔•卡罗说完就离开,德拉科在听了他的话后愤怒的想要起身去追上他,但是被妮蒂亚强行给阻拦了下来。

  “他不过是带着我飞了一段。”妮蒂亚向德拉科解释道,她希望德拉科不要为这事生气。

  “是吗!不过是飞了一段!那你告诉我他是怎么带着你在飞天扫帚上飞行的?”德拉科咬牙切齿的问道,其实通过伊斯特尔•卡罗刚才的话,妮蒂亚不用回答他也想象得到。

  妮蒂亚说不出口,她全程都是被伊斯特尔•卡罗搂在怀中的,虽然德拉科应该已经猜测到了,但是她依然无法开口去告诉德拉科这件事。

  “其实我不应该生气,”德拉科突然轻哼一声,“我能以什么身份去为这件事而生气呢!不是吗?”

  妮蒂亚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德拉科的话,她的沉默让德拉科心中变得更加难受,他多希望妮蒂亚能说点什么,可惜她并没有,仿佛是在默认自己所说的话一般,他将头转开不再去看妮蒂亚,然后起身头也不回的从医院走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