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哈利波特之宿命的轨迹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愿意

哈利波特之宿命的轨迹 板栗周周 3292 2019.10.13 11:31

  妮蒂亚回到公共休息室时,狂欢还在继续,可她无心去参与,因为她的心情变得比出去那会更加糟糕了。

  “怎么了?”哈利关切的问道。

  “没事。”妮蒂亚神情落寞的摇了摇头。

  “妮蒂亚!”哈利拉住了朝着寝室方向走去的妮蒂亚,“发生了什么?”

  “没有发生什么啊!”妮蒂亚有些意外哈利会拉住自己,“哦,对了!隐形衣给你。”

  妮蒂亚悄悄将隐形衣拿了出来递交给到哈利,然后转身朝女生寝室走去,刚回到寝室不久,米歇尔就跟了进来。

  “什么情况?你跟德拉科还没和好吗?”原本米歇尔在听到赫敏说妮蒂亚去找德拉科时,她还觉得这下两人应该是和好了,毕竟上午比赛时德拉科可是为了妮蒂亚放弃了比赛的。

  妮蒂亚沮丧的看向米歇尔,“我不知道……”

  妮蒂亚感觉心里慌张的厉害,她完全猜不透德拉科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应该是已经猜到自己身份了吧!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问自己,是已经彻底对此无所谓了吗?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上午为什么要那样的来接住自己呢?明明当时能明显的感受到他满满的关切之情。

  魁地奇训练的结束并没有让妮蒂亚的日子就此空闲下来,因为紧接着到来的就是考试了,公共休息室内变得异常安静,所有人都在为了考试而进行复习,就连平日里最为活跃的弗雷德和乔治都开始看书了,因为他们要参加O.W.L,这是作为巫师的一项重要考试。妮蒂亚该为这繁重的学业感到庆幸,因为这样她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胡思乱想了。

  而布雷斯这段时间一直感到很困惑,他能感觉到德拉科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生自己的气,可是自己却不知道是为什么,还有妮蒂亚,自己好几次热情的跟她打招呼,她却都慌张的跑走了,自己向米歇尔询问情况,她也同样搞不清楚状况。

  终于,考试周开始了,学生们开始像奔赴战场一般的在各个课程的教室内穿梭着,变形课、魔药课和古代如尼文课的考试妮蒂亚都通过的非常顺利,魔咒稍稍不太如人意,因为考的恰好是妮蒂亚那天没能去参加的快乐咒,草药学和魔法史马马虎虎过关,天文学和保护神奇动物课就简直是送分的课程了,毫无难度。

  所有考试中最为有意思的还是卢平教的黑魔法防御术课了,考场被设立在了室外,类似于障碍赛的户外考试,你必须先经过一片有格林迪洛的深水塘,穿过一系列满是红帽子的坑洞,然后在走过沼泽的时候不去理会欣克庞克发出的误导,最后是钻进一个旧箱子里跟一个博格特搏斗。

  这是妮蒂亚所知道的最棒的考试方式了,让学生在实践中充分的掌握了对抗这些生物的能力。

  哈利完成的非常棒,卢平给了他满分。轮到妮蒂亚的时候卢平提醒她不要太过勉强,最后一项博格特就算放弃也不会失去太多的分数。顺利通过前面几关之后,妮蒂亚在旧箱子前犹豫了,可最后她还是咬咬牙走了进去,但没过多长时间,她便失望的走了出来。

  “抱歉,我还是没办法完成。”妮蒂亚歉意的对卢平说道。

  “最少这次你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不是吗!这是个很好的进步。”卢平安慰完妮蒂亚后接着说道,“你稍后还有别的考试吗?”

  妮蒂亚摇了摇头,“这是我最后一门考试的课程了。”

  “那你能在一旁等我一下吗?我有事情需要跟你谈谈,是关于上次你给我的那个建议。”卢平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道。

  “好的。”妮蒂亚想,卢平应该是已经有所发现了,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实在太忙了,已经很长时间没去看过小天狼星的情况了。

  米歇尔和哈利几人都还有别的考试,所以在考完后就赶去了别的地方。妮蒂亚独自一人在考场附近的树林里转悠了一段时间,等到她再次回到考场附近的时候,发现一群斯莱特林的学生正围在那议论着什么。

  “发生了什么?”妮蒂亚走上前轻拍了一下布雷斯的肩膀,他正担忧的朝着考场内探头查看着。

  “妮蒂亚!你在这……”布雷斯有些意外妮蒂亚的出现,因为其他格兰芬多的学生都早已考完离开了,“是德拉科…他进去那个旧箱子里已经快二十分钟了,一直没有出来,也没有任何动静。”

  “博格特吗?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吗?”妮蒂亚担忧的看向考场,德拉科到底是看到了什么?

  “卢平教授已经进去了,应该……”

  还不等布雷斯说完,卢平便已领着德拉科走了出来,他的脸色很难看,妮蒂亚走上前想去询问情况,可还不等她开口,德拉科就突然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将她一把拥入了怀中。

  “德拉科,你怎么了?”妮蒂亚诧异的向德拉科询问着,她能感受到德拉科的心跳非常的快。

  “别动,让我抱抱你……”德拉科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在妮蒂亚耳旁轻声说道。然后将她搂得更紧了些。

  妮蒂亚没有再说话,她越过德拉科的肩头看向站着不远处的卢平,他意味深长的朝着妮蒂亚笑了笑。

  “我想或许你们该先去好好谈谈,可以稍微晚些时候再到我办公室来找我。”卢平对妮蒂亚和德拉科说道。

  德拉科将妮蒂亚松开,然后转头对着卢平说了声谢谢后,拉着一脸茫然的妮蒂亚快步从考试现场离开。

  “到底发生了什么?”到了四下无人的黑湖旁,妮蒂亚急切的向德拉科询问道,此时他的脸色已经缓和了许多了,“你的博格特变成了什么?”

  德拉科没有回答妮蒂亚的话,而是再次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我已经知道了,妮蒂亚,关于你的身世。汤姆·里德尔就是黑魔王,也就是你的生父,对吗!”

  “你……”在听到德拉科的话时,妮蒂亚的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那天晚上在奖品陈列室你就已经知道了是吗?”

  “是。”

  “可是你之后都没有来向我询问过这一切……”

  “因为我希望你能亲口将这一切都告诉我。”

  妮蒂亚将德拉科推开,有些委屈的看向德拉科,“你让我怎么说?告诉你我其实是伏地魔的女儿,而他又是导致我母亲去世的凶手,是我憎恨的对象,如果要跟我在一起,你不但会卷入各种麻烦,还会存在危险,这样的情况你还会愿意……”

  “我愿意!”不等妮蒂亚说完,德拉科便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妮蒂亚难以置信的看向德拉科。

  “我说我愿意!”德拉科再次坚定的说道。

  “你是笨蛋吗?”妮蒂亚眼眶开始湿润起来,“你知不知道这将会有多危险啊!”

  “有史以来最危险的黑巫师,他捏死我就如同捏死一只小蚂蚁,害怕?当然害怕,事实上我害怕了好长一段时间。”德拉科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那你还说愿意……”听到德拉科说自己害怕,妮蒂亚心中难过极了。

  “可我发现,相比起失去你,他也就变得没那么的可怕了!”德拉科深情的注视着妮蒂亚。

  “我以为…我以为你已经放弃了,已经不在乎了……”妮蒂亚再次惊讶的看着德拉科,泪水如同决堤般的汹涌而出。

  “怎么会呢!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德拉科伸手为妮蒂亚将泪水拭去。

  “因为…你…你护着阿斯托利亚…即便我将证据都摆在你面前了你都还护着她。”妮蒂亚委屈的说道。一想起阿斯托利亚心里就酸酸的。

  “我并不是在护着她,而是这件事情确实不是你所想的那个样子的,事情并不是她做的。”德拉科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那真相是什么样子?明明就在她的香水里发现了番红花的提取物的。”妮蒂亚不高兴的撅起了嘴。

  德拉科噗呲一下笑了出来,“妮蒂亚你这是在吃醋吗?”

  “我才不是吃醋呢…”妮蒂亚将头转向一旁。“我…我是就事论事,这件事情她的嫌疑最大。”

  “这件事情并不重要,之后我会向你解释,”德拉科抓住妮蒂亚的肩膀,将她转回来看向自己,“现在重要的事情是,妮蒂亚,我已经知道你的担心和顾虑了,我愿意跟你一起面对这一切,我的心意从来没改变过,那么你呢?”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妮蒂亚看着德拉科,心中的情绪及感动又担忧。

  “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德拉科伸手轻抚妮蒂亚的面颊,一点点的向她靠近,嗓音低沉的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就推开我,但是如果你没有这么做,那就再也别想从我身边逃开了。”德拉科俯身,慢慢的朝着妮蒂亚贴近。

  妮蒂亚紧张的心跳加速,在德拉科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准备接受这一切的降临,她的行为让德拉科欣喜不已,可就在两人的唇瓣即将贴合到一起的时候,一个非常不合时宜的呼喊声响了起来。

  “妮蒂亚!妮蒂亚!”米歇尔一边呼喊着妮蒂亚的名字,一边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布雷斯正跟在她的身后。

  妮蒂亚赶紧慌乱的跟德拉科分开,满脸已经羞得通红。

  米歇尔看着眼前的场景尴尬的停住了脚步,德拉科看向自己的眼神简直可怕的像是要吃人一般。

  “我就说现在过来不合适吧......”布雷斯也同样接收到了德拉科愤怒的眼神。

  “你们两个到底过来干嘛!”德拉科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我是想来告诉妮蒂亚......巴克比克的判决结果出来了......”意识到自己破坏了什么的米歇尔尴尬的小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