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我们是不是不会分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羁绊

我们是不是不会分开 瑾云晨 3446 2020.10.06 14:43

  和上次一样,萧晴还是撑不太住,而且耀眼的光让他不得不闭着眼低着头。他单膝跪地,一手举过头顶为无界传送奇能,一手撑在地上,即便额头和后背已经渗出冷汗,身体微微颤抖,他也在咬牙坚持。就算这次召唤会消耗他更多精力,他也不想放弃,因为这是必须要做的事;就算这次依旧只能是他一人在进行召唤,他也不会放弃,因为他还有同伴支撑着他;就算这次会像上次一样瘫倒,他也不能放弃,因为他不想再像上次一样连累他身边的好友。

  三年前,“四人组”误闯一片密林,不小心损坏了密林深处的一个阵图,意外放出了一部分阵图封印的黑暗力量。也正是这股黑暗力量重新唤醒已经沉睡了几百年的神兵意识。神兵自身力量强大,凭借着奇能感应显现在各自主人面前并且指导他们重新补好阵图。他们四个虽然只认识了一年,却配合得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没过多久,他们就将分散出去的黑暗力量凝聚在一块再次封印。即使自身魂魄还未召唤出,神兵们也已经感受到他们四人的默契程度之高,跟几百年前他们对战练习一样,无需言语,内心自喻。即使没对话,心里也知道对方想法,这不由得让它们佩服。赞叹之余,它们也意识到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雨的封印阵效果已经大不如前,还是要把所有神兵之主找到,再把神兵之魂召唤出来,重建封印阵。

  因此,相认后不久,无界就开始指导萧晴如何召唤神兵之魂。无界虽然知道这样可能会极大消耗萧晴的精力,但是只要他们的神兵之魂越早召唤出来,那股黑暗力量就可以越早被牢牢封印。即便只有它们四把神兵,也足以加固封印,为找齐神兵之主争取时间。

  然而那一次召唤的结果证明了无界的判断是对的。就在脸庞跟他们一样的四个虚影刚刚出现,漂浮在卷轴上方时,萧晴就觉得天旋地转,叶墨,诚然和忆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径直瘫倒在地,不省人事。

  还好当时萧晴只是因为体力精力消耗过大昏睡过去,身体并无大碍,稍加休息就好。不过他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而他昏睡的这一段时间,曾在那之后的几天里让他自责不已。

  其实在他睡去没多久,神兵们就再次感受到那股黑暗力量的波动,它们觉得应该是封印阵又出了问题。那时已经被召唤出来的无界,魂引,至乐和御瞳赶紧把它们的想法告诉了叶墨,诚然和忆云。他们仨原本就聚在一起讨论关于如何找寻剩下神兵之主的事,听闻此事,竟同时站起想赶快前去查看。

  “那晴哥怎么办?”忆云问道。

  “无界,你留下照顾他行吗,毕竟......”叶墨看着跟萧晴长得一模一样的虚影,欲言又止。

  无界知道,神兵之魂只有在其主人意识清醒时与其融合才能发挥强大的封印之力。现在萧晴还在昏睡当中,它自己也没法帮到什么忙,叶墨这么安排也没错。

  “嗯,你们一定要快点回来。”无界回复道。

  说完,它便送他们离开,直到他们的影子消失在自己眼界,才回到萧晴房间里。

  无界是相信伙伴们一定会把分散出来的那部分黑暗力量重新封印,可它陪伴在萧晴床边的那一段时间里它总是坐立不安,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担心?它并不担心同伴遇险,它们当时感受到的波动并不是特别强烈,以同伴们的实力完全可以对付。可它总感觉自己肯定在忧虑一些事,只是它想不到有什么事可以犯愁的。而且,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难道......”无界突然想起自己现在的“魂魄”里还保留着前世萧晴的一小部分记忆。仔细想来,它现在的感觉也许和这有关。

  无界曾听说,接受转世之法后,受法之人似乎也会受到某种诅咒,之后的两三天内必定会死去,但是其身体会因为转世之法不会腐烂。它还记得自己前世主人记忆里悲伤的几个时刻,也是自己刻意隐瞒掉的那些记忆......

  前世,萧晴眼睁睁看着叶墨身中数箭却无可奈何最后让她血染谷底,无声身死;萧晴眼睁睁看着忆云脸色铁青地跪倒在地却不知所措最后让他吐血气绝,中毒而亡。叶墨保护萧晴,被人用鞭子甩下山谷还被箭矢穿喉穿心穿身体,连冰冷的身体都是千疮百孔;后来萧晴身中奇毒,忆云深入冰洞用自己的血浇灌解药奇花使其绽放,却在回来途中被毒藤割伤,大量失血再加上毒素侵染,已经是无力回天的境地,忆云仍然把奇花送入萧晴口中,只为救他。

  这两件事似乎是前世萧晴最为痛苦的记忆,难道自己现在的不安和这段记忆有关?

  无界望着窗外,金色的阳光洒满后花园,可以看见玻璃保温室里叶墨种的的花花草草和忆云种的一些草药,花朵娇艳欲滴,叶片苍翠茂盛。绿叶鲜花,生气盎然,甚是舒心。此番此景,竟然让它的不安消散了些。它又转过头看着萧晴,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它高兴,高兴找到这一世的主人高兴他只是因为体力不支而昏睡;它心疼,心疼萧晴前世的经历心疼他前世一人承受太多;它害怕,害怕他的好友再次消失害怕前世覆辙重蹈。

  无界盯着萧晴的脸,陷入回忆......

  “主人他们的经历,好让人心疼。”魂引哽咽道。

  “......既然我们知晓了他们这一世的经历,那下一世,我们就不要告诉他们这些痛苦回忆,就只告诉他们曾经的美好记忆,至于最后消亡的原因,就说是为封印而死,总之不要说出实情。”沉默之中无界的声音冒了出来。

  “......好!”神兵们异口同声。

  这是它们沉睡前,获得前世主人记忆后的一段对话。

  “前世的痛苦我无法替你承受但现在我可以,如果这一世你还痛苦,我替你分担。主人,前世你护我不损,这一世我守你不孤。”无界默念道。

  虽说听起来有些奇怪,但是这句话一直被无界拿来当做第一目标。确实,武器大多数是拿来护身的。普通武器没有意识,它们只能机械地保护任何得到它们的人。神兵们具有自主意识,即使不知道自己诞生的最初目的是什么,它们还是会护着自己认定的主人。也许是保护,又或者是守护,亦或是两者融合,它们也不是很清楚这个“护主”的“护”是什么意思,但它们知道“护”的意义是减少其主人的痛苦,这跟它们当时立下的约定某种意义上有着相通之处。

  “哎,不知道他们处理得怎么样了。”无界望着后花园,自言自语。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至少对于当时的无界是这样。三十几分钟像是半天一样长,就连同伴们的归来都像是久别重逢。

  “无界!我们回来了!”至乐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无界原本空洞的眼睛瞬间被至乐的声音填满了惊喜,它迫不及待地冲出萧晴房间。然而,门开后他看到的画面让它既惊喜又惊讶。

  魂引,至乐和御瞳的本体和魂魄都好好的,但叶墨,诚然和忆云他们三个要么肩膀缠着绷带,要么手掌裹着纱布,要么脸上贴着创可贴,总之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无界看着他们的伤口,隐约想起前世萧晴记忆里的一些片段。

  叶墨被甩下山谷前好像被鞭子打伤过肩膀,忆云在采药回来的路上踉踉跄跄时常摔倒;似乎就是在摔倒时脸碰到毒藤时中的毒......

  “你们怎么受伤了?”无界十分疑惑,就那点波动的黑暗力量不可能伤到他们,更何况还有至乐他们在那。

  “我们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正在破坏封印阵的人,就跟他们打斗了一番。他们其中一人一直冲我们甩鞭子阻碍我们行动,我就上去缠着那根鞭子,对方便用力一甩想把我甩掉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我就一直缠在那根鞭子上。当时诚然和至乐正在跟另外一个人打斗......”魂引解释道。

  “跟那个人打斗时,我还不清楚他的能力,但是他的能力好像是可以压制任何物品。他运起奇能时地上会出现一个暗红色的阵图,我用奇能幻化的箭到那阵图上方时就像被什么压制一样,全都被向下折断然后就消散了。然后我看到他手臂一挥,那阵图就顺势扩大我就赶紧退后然后召唤出笛子吹起曲子,阻止它扩张。”诚然倒了杯水,接着道:“我们三个是没被影响,但是魂引和那根鞭子就没有。它们在阵图部分是被压下去了,但是在阵图外的那一部分......”

  诚然看了一眼魂引,没有再说下去。叶墨转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虚影,只见魂引低着头抿着嘴,眼睛也没有平时那样有神。

  “阵图外的那一部分鞭子就因为惯性甩了起来,我没注意,不小心被碰到了肩膀。”叶墨把手放到魂引的手上,轻轻抚摸。

  “那鞭子甩得十分迅猛,要躲也是来不及的。”忆云想到当时被甩伤脸的场景,补充道。

  “可能破坏阵图是他们原来的目的,那人看我制止住了他的阵图就收手了,没有再打下去,之后他们就消失了。那两人都穿着夜行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就连打斗时都死死护着脸,看样子是怕别人看清他们的容貌。要不是没法近身,我还真想上去扯开他们的面罩。”诚然说道。

  “那你的手......”

  “这个啊,说起来有些好笑,我捡阵图里的乱石时被一块石头划伤了。”诚然说着说着不自觉地笑了。

  “!!!”无界震惊地看着笑得很轻松的诚然。

  如果没记错,至乐曾跟他说过前世诚然是在布置封印阵时被那股黑暗力量形成的尖刺穿掌后穿心而亡的。

  “......这样啊。”沉默了一会,无界回复道。

  “难道这和转世之法有关?那主人的酒精过敏应该和他前世死于醉酒有联系。”无界看了看坐在茶桌边的伙伴们,又转头看了看床上的萧晴,思考道。

  本章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